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变成猫后在恐怖游戏里开挂 作者:雾里看霾(下)

字体:[ ]

第60章 公爵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
  女佣有着白皙的皮肤,红润饱满的苹果肌,粉红的唇瓣,微微上翘的眼角,褐色的长发卷曲且富有光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
  “先生,您没事吧?”
  女佣慌忙俯身去捡掉落在地上的餐具碎片,女仆装的领口几乎遮不住她那有着雄厚资本的上半身。
  明明女佣从上到下都十分附和直男的审美,可直男之一的巩文却惊恐地盯着女佣,“你、你不是死了吗!”
  一旁的蔺昊虽然对巩文一惊一乍的行为非常不满意,可对于女佣的死而复生一事,他也挺惊奇的,只不过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这名女佣就是昨晚敲他们房间门,执意要送夜宵给他们吃的那位,人可是蔺昊亲手杀的,根本不存在认错的可能。
  那么,已经死掉的女佣又是为什么会再出现在他面前呢?
  “先生,”女佣起身,望向巩文的眼中充斥着不似伪装的怒火,“虽然您是公爵请来的尊贵客人,我只是一名地位卑贱的仆人,您不喜欢我,大可以打我骂我,为什么要诅咒我死呢?”
  闻言,在场所有佣人的仇恨情绪都被出声的女佣给调动起来了,他们纷纷扭头看向巩文,眼神逐渐变得不友好起来,责怪中还透着几丝怨毒。
  被注视的巩文顿时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的身体一个劲儿地哆嗦着,“真的!我没骗人!我们昨晚遭到了这名女佣的袭击,然后她就被和我同个房间的蔺神正当防卫杀掉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又会以人类状态出现但这里,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你说真的就是真的?”
  简单吃完早饭的韩决明正慢条斯理地用手帕擦拭着唇角,语气有些意味深长道:“除了和你一个房间的蔺昊外,还有人能够证明吗?”
  巩文想了想,摇了头,“没了。”
  韩决明讥讽一笑,朝候在一旁的管家看了眼,“管家你来说。”
  “是,公爵。”管家躬身朝韩决明行礼,随后一脸严肃地看着巩文,“昨晚,别墅内所有佣人一整晚时间都没有人离开过佣人房,这点所有佣人都可以作证。”
  闻言,一旁的佣人齐齐点头。
  “对!我们和安娜整晚都待在一起,她绝对没有出门,更不可能给你送夜宵!”
  “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安娜还好好活着呢,哪里像是死过一次了?想不到先生你这么喜欢无理取闹!”
  “他这么说一定是想趁机占安娜的便宜,毕竟安娜长得那么美。哼!我发现了,除了咱们家公爵,世界上就没有其他好男人了。”
  在座的各位男士都不约而同地有种躺枪的感觉,“……”
  “什、什么意思?”
  巩文双唇微微颤抖,显然被这件事打击得不轻,低垂着脑袋自言自语个不停,“可我昨晚真的见过她,她明明死了的!我发誓!”
  韩决明脸上仍挂着风轻云淡般的微笑,“客人,你是做噩梦了吧?昨晚古堡内什么都没有发生。”
  陶瀚义放下了盛满牛奶的杯子,一脸认真地望着正座的韩决明,“那尼古拉斯公爵,您对我们队伍中一名玩家被女佣杀死了的事情又作何解释?”
  “呀,死人了吗?”韩决明演技夸张地表现出了诧异之色,“不应该啊。说不定是那位客人太过调皮,正躲在哪个地方吃早饭呢?”
  众人:“……”
  这撇脚的谎言谁信啊!
  早餐过后,众人不欢而散。
  早餐一结束后,韩决明就说困了想回房间躺尸,还问黎时要不要一起去,黎时当然表示拒绝。
  而玩家们都被韩决明逼得有点儿恼怒,也不管来来往往的佣人了,直接离开大厅,在占地面积巨大的古堡内寻找起了宝藏的身影。
  他们也都发现了,白天的NPC比较无害一些,就算是全部加起来,也没有夜晚时间的一个NPC可怕,还是赶紧趁着天还没黑下来之前找找线索吧。
  黎时虽然也想找线索,但他没离开住宅,没往外头跑,毕竟眼下大魔王都跟玩家们撕破脸了,他还往玩家那边凑的话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栋住宅总共有四个楼层,一楼是大厅、餐厅、厨房和杂物间,二楼是客房,玩家们都住在那一层,三楼有黎时和韩决明的房间,四楼是书房。
  黎时打算先从一楼开始,一层层地往上找线索,他不像玩家们那样,非要找有关宝藏的线索,对于线索这玩意儿,甭管有用没用,反正他是来者不拒。
  大厅、餐厅并没有任何异常处,甚至就连厨房也没什么毛病,在佣人们勤劳双手的努力下,厨房被打扫得一尘不染,没有一点儿昨晚那种阴森恐怖的气氛。
  唯一能和昨晚对得上号的就是厨娘了,昨晚出现过的厨娘,在白天时对待黎时仍旧热情得要命,死活都要给他做下午茶。
  问题是他现在早饭才刚吃完啊!
  “看那边!”
  黎时一指窗口的位置,粗着嗓子叫道:“好大的苍蝇啊!太可怕了!”
  “啥?怎么可能!我都里里外外检查了好几遍,怎么会有苍蝇这种恶心的生物!”
  边说着,厨娘边回头,准备找到那只可恶的苍蝇,将对方消灭掉,以避免吓到他们柔弱的公爵夫人。
  趁着厨娘回头,暂时没办法顾上他的缘故,黎时赶紧脚底抹油开溜了。
  左看右看都没有发现苍蝇的存在,厨娘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一脸懊恼地望着黎时离去的背影,“夫人呐!您为什么就是不肯吃我做的饭呢!”
  当然是因为他怕吃到加了料的饭了!
  厨娘昨晚剁未知来源肉的行为,已经给黎时留下深深的阴影。
  窸窸窣窣——
  正打算拐弯通过楼梯上二楼,黎时忽然听见身旁的储物间好像有点儿动静。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