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穿成推理小说受害人 作者:鸣蓝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部推理小说,密室杀人、时刻变奏、意外制造、盲区谋杀……
  写完最后一个字,杨沅心满意足,抱着即将飞升的梦睡着了。
  醒来,他穿越了,穿成路人甲杨清水。
  为什么别人穿书改变命运走上人生巅峰,他每天在被弄死的边缘挣扎?
  为什么每一桩凶杀案都跟他有关系,不是受害人就是嫌疑人?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收看……
  啊呸,杨清水决定,为了活命,挑出全城最粗的大腿,抱紧!
  大腿本人——林知律作为小说配角,极其好运,逢凶化吉。
  但形象单薄性格片面,极端暴躁冲动型人设,不服就干。
  接近杨清水,他本质人格觉醒,开始对世界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他要和杨清水一起,“改变世界,改变自己,左边的说嘿,右边的说吼……”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悬疑推理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清水林知律 ┃ 配角:蒋在月 ┃ 其它:略略略
  一句话简介:你跑我追
  立意:在困境中迎接挑战,解决困难,找到希望
 
 
第1章 
  漫长的夜晚,冷风呼号。
  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市中心商业大街路人抬头,看向全城最高的信号塔时,发现塔吊上有人的身影。
  人影摇摇欲坠,好像下一秒就要荡下去,跟地面来个硬着陆。
  也许帮派寻仇,也许是走投无路要自杀。一周总要发生几次,看见的谁也不做声,报警等消防,这么高的信号塔,没有足够的设备上去,除了封了主干道让全城堵车,还不如别报。
  等吧,那人要是运气好,可以爬下来的,运气不好……也能下来。
  太冷了,路人暗骂一句,裹紧大衣继续走他的路。
  这一次跟平常上塔的其他人不一样,那人晃晃荡荡很久,始终没有掉下去,也没有爬下去的意思,等到好事者看腻了关心别的事,他的双脚依然没有离开原地。地面上怎么都不会看见,这人眼睛是闭着的,或者说,没有睁开过。
  当冷风吹得脸颊、耳根生疼时,杨沅终于梦里醒来。睁开眼睛,不得了,他还在梦里。
  撇去坐飞机,杨沅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完整的城市全貌,他站得太高,俯瞰了小半个城市,从脚下直到远处海港的灯塔尽收眼底。
  他不是刚睡下吗?刚吃完火锅回家,在十平方的卧室里,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没报名参加什么生存大冒险啊!
  风卷动大衣衣角,衣领翻动不断遮挡视线,嘴巴呼出的热气在镜片上凝结一片白雾,这些细节太真实,不是梦境。
  “啊!!!!!”
  呼天抢地,震耳欲聋。没人管他。
  嚎到嗓子实在受不了,那些疑惑的,愤怒的,惊恐的情绪暂且排空,杨沅冷静下来,开始往脚下看。
  他身处塔吊外延的工作台上,工作台的钢架算牢靠,但也就那样了,只有转身的空间,往外跨一步自由落体,往后退一步便会撞上钢筋塔吊。
  手往大衣口袋掏,只摸到皮夹,没有手机。
  杨沅咽下不存在的口水,心想或许已经有人察觉他的失踪,正在前往营救的路上,只要保持镇定等待就好了。
  想法出现的同时,脚下传来一丝微弱金属吱啊声。
  刚才还赞赏的工作台,连接塔吊的钢板如蒙感召般松脱,在狂风中不住转动,随即跌落。
  工作台霎时倾斜,一个踉跄将杨沅甩到另一端,他奋力抓住铁架才没有被惯性带走,然而上半身仍悬在半空。
  连站着等救援的机会都不给他……这样倾侧下去,另一端的钢板支撑不了多久,他和这天杀的工作台很快跟着下去。
  咬牙切齿地,杨沅弯下身子匍匐,一点一点爬到另一端,爬进塔吊内。
  塔吊就是直通地面的铁架子,连绵不断的V型钢管,靠地面一侧固定了铁网。铁网极窄,仅有双脚并立的宽度,一直延伸知视线尽头。
  杨沅攥着铁管颤巍巍站起来,不是他多害怕,风太大,把人刮得两头晃动,稍一不慎便会踩空摔下。每挪一步,他便腾出手往前抓紧前面的钢管,十秒一步缓慢下行。
  比起恐惧,杨沅此刻心里更多的愤怒,到底是谁把他弄上这儿,对他做了什么,催眠还是迷晕?多大的仇,大费周章跟他开这种“玩笑”?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的位置。即便在高处,这儿也冷得过分了,杨沅居住的城市在北回归线上,这才十月份,凝雨成冰的冷空气从何而来?
  走着,不可避免看见脚下的城市,霓虹光影、高楼林立,建筑群显示着大城市特色,但没一个跟他记忆中的地标对得上号,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地方。
  可这儿给他莫名的亲切感,总觉得来过,始终想不起来。
  行到吊臂尽头是回旋塔台,总算踩到点实在的水泥钢板,杨沅双手双脚撑着台基大口喘气,后背的热汗被冷风吹剩一股凉意,才感觉到后怕。
  这时,一张卡片从大衣领兜掉落,正正落在他眼前:凌余 私家侦探雪光街23号
  未等他反应过来,狂风扫过,名片被卷出平台,簌簌下跌。
  ……这张名片的惊吓度,比将他拎上塔吊然后一脚踹下还要大。
  凌余,是他写的侦探小说男主角。
  这个世界之所以陌生而熟悉,因为本来就存在他的大脑中。
  他在自己的小说里重生了?不对,他没死啊……还是,刚才他吃完火锅唱完歌,快快乐乐上床睡回笼觉,就死了?
  一头乱麻。他穿书了,不该激活个什么系统,或在哪儿醒来有个如同NPC般的角色给他介绍身世吗,怎会像这样挂在半空要死不活?
  名片名字是凌余,他穿成了书中主角?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