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海王他今天翻车了吗+番外 作者:发条奏(下)

字体:[ ]

第87章 终结
  如果不是头上顶着生日王冠, 看着那张止婴啼哭的脸,谁人也没办法把它和之前仙气飘飘的佟辞乐联系在一起。
  面对那张如果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腐尸般的脸, 加上系统失联,佟辞乐受到刺激过大,开始咆哮着打砸着四周的物品, 嗓子里冒出尖锐、高亢、扭曲的嚎叫, 刺激着所有人的耳膜,更不用提丑陋吓人的面容,现场所有人都被吓得尖叫哭喊,拼命想要逃离却又出不去,一时崩溃得号陶起来。
  即使有不愿相信,还以为是做秀的, 高清摄像头把佟辞乐面部每一寸都照得纤毫毕现, 他们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数不清多少人直接被吓傻。
  现场哭叫终于引来了佟辞乐的注意力,对上那双猩红的眼睛, 被困在会场粉丝们都快疯了, 有胆小的当时就瘫了。
  什么小仙男!这分明就是只腐尸!
  “呕!”原本众星们喜爱值都达到100上限, 现在系统失灵,也不约而同清醒过来。他们是被迷惑并未失忆,刚才离得最近看得最清楚, 醒神的第一时间, 就对上身边腐烂的面孔, 他们铁青着脸不断作呕,不断后退,乔允杉年龄最小, 他浑身冷汗像从河水里捞出来似的,嘴皮子抖得厉害。
  许杰他原本站在外圈,是唯一一个从后排往前扑的,他内心也怕得不行,拉着祁奕的手都在抖,“快,跟我来,我们躲到后面去。”
  祁奕勾着嘴角,拍拍他的头,“没事的。”
  许杰问:“不会有事?”
  “不会。”
  莫名得,许杰忽然就觉得自己被安抚下来,他压低声音,喘着粗气问:“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东西是佟辞乐?他怎么会变成这幅德性!?”
  “或许你可以亲自问问……”祁奕转过头,却忽然发现桌前空无一人。
  佟辞乐受到的冲击和刺激不比在场任何一个人小,在面对镜中真实自我的那一刻,他被毫不留情地瞬间打下地狱,惊恐、愤怒、焦躁……让他的大脑陷入一片混沌和暴戾,身边已经一片狼藉,没什么可以给他砸的了,他自然而然把目光调转到别的地方,视线一下对准正捂着肚子吐得打着嗝,吐得最夸张,形象全无的乔允杉。
  佟辞乐怒意滔天,五指骤然一收,音箱发出爆炸般刺耳的振响,所有人忍不住捂住耳朵,麦克话筒被生生捏成碎片,金属碎片从指缝里雪花般落下。
  粉丝&直播间网友:爸爸救命,有妖怪!
  但正当所有人惊骇万分,还没回过神,就见腐尸蓦地扭身朝他们直冲过来!
  神经极度紧绷、恐惧的人群顿然爆发出愈发凄烈的尖叫。
  乔允杉喉咙里还没吐干净,肩膀就被掰正,倏然被迫骇然对上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脸,一时间心脏都停跳了,嗓子眼里的呕吐物梗在那里上不去下不来,脸顿时涨成赤红色。
  佟辞乐的手死死钳住瑟瑟发抖想吐不敢吐的乔允杉,溃烂的嘴巴张开,腐臭的舌头舔过嶙峋的牙齿,“你说,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是谁!”
  这就像童话里王后问魔镜一样,有种莫名诙谐感,但在场没有一个人能笑得出来,乔允杉被张嘴扑天盖地腐烂的臭气熏了一脸,整个人都萎了,听见这句问话,他张了张口,喉结上下滚动,几乎是下意识往祁奕那里投去一眼。
  佟辞乐顿了顿,扭头望过来。
  许杰一凛,支棱着两条抖得软面条似的腿,母鸡护崽似地把青年挡在身后。
  但对上那么一张高度腐败溃烂的鬼脸,他汗毛都已经炸了开来,“我的妈妈呀!”
  佟辞乐扭过头,嚇嚇嚇嚇地笑起来,声音像是唿嗤唿嗤的破旧老风箱,他的笑比不笑还要丑陋骇人:“我知道了。”
  “你眼睛瞎了。”
  下一秒,他的腐烂的手指在众人惊惧的注视下毫不迟疑地刺入乔允杉的眼眶,搅了搅。
  乔允杉爆发出惨绝人寰的的嚎叫,“啊啊啊啊————”
  仿佛是一个信号,现场真正陷入一片无法控制的混乱。负责人、灯光师、音乐主控全瘫坐在地上,粉丝们哭爹喊娘,鼻涕眼泪稀里哗啦糊了满脸,疯狂地用手里应援牌砸着空气墙,而直播间那头无数人看着屏幕上那张溃烂的,爬满尸斑和褶皱的脸,吓得连关闭屏幕都忘了。
  应援牌与空气墙相撞发出的巨大声响吸引了佟辞乐的注意,他抛下呼吸微弱的乔允杉,视线移向“他的粉丝们”。
  此时,紧急集合的警察火急火燎冲到十一楼,防弹衣、安全盔、防爆盾,人人持枪全副武装,正准备冲入会场,却也被无法突破空气墙拦在了外面,隔着透明的墙和会场里惊惶失措的人群面对面。
  看见警察,到发现警察也进不来,现场人上一秒有多喜悦,下一秒就有多绝望。
  一名脖子上挂着证牌的女记者,先前还觉得能来近距离采访佟辞乐是祖坟上冒青烟,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她在绝望中扭过头,正好看见佟辞乐拖着腐烂的身体向他们走过来,边走喉咙口溢出腐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脚步又沉又重,撞上椅子椅脚拖拽出嘶拉嘶拉的刺耳划声,霎时控制不住尖叫起来,听见记者的叫喊,堵在出口的人群也回过头看见这一幕,换来又一波鬼哭狼嚎的惨叫。
  近距离接触才让他们更清晰意识到现下眼前不是梦,佟辞乐真的变成了一具活的腐尸,绝望和惊悚被催发到极致。
  眼见腐尸渐近,人群恐惧不安地惊叫着四散奔逃,混合着彼此粗重的喘息更加紧迫人心。
  但仓皇奔逃的有之,也不乏有少数吓瘫在地上,爬不起来的。
  佟辞乐视力下降得厉害,他拼命睁大眼,也分辨不出奔逃中的人脸,只能把视线定在呆滞瘫坐原地的几人,但这也让浓黄的水从暴突的布满血丝的眼珠里淌出来,显得更为恐怖。
  见佟辞乐朝他们走过来,瘫坐在地上的几人拼命想要爬起来,但他们腿软得厉害,根本站不起来,之前他们做梦想和佟辞乐近距离互动,但现在却恨不得自己没出生过。
  其中离得最近的还是个女中学生,身上套着一中校服,她曾是佟辞乐的狂热粉,天天在微博上留言“老公娶我”,这次被翻牌获得了入场席位简直乐疯了,怀着莫大期待来,现在落差就有多大,之前她为了和佟辞乐互动,许愿愿意折寿二十年,但现在她闻到佟辞乐身上散发出来的酸蚀的腐臭,吓得几乎灵魂出窍,鼻涕眼泪不自主淌下来,特意化的妆糊成一团她也感觉不到。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