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限定暧昧 作者:苏景闲(下)

字体:[ ]

第六十一章 
  只是唇角一个再浅不过的吻, 却让陆封寒整个人都像脱离了引力控制,连灵魂都跟着漂浮。
  可理智回笼,陆封寒又懊恼于半分钟前的冲动。
  他稍往后退, 睁开了眼睛。
  祈言陷在枕头里,眼中惺忪的睡意仍然浓重——很明显, 刚刚那一吻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
  松口气的同时, 陆封寒心口的位置又抽痛了一瞬。
  他缓缓将祈言的手拢在掌心里,带着薄茧的指腹划过祈言的手腕, 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抱歉,我不该这么做。”
  “因为我无法理解亲吻的含义吗?”祈言的音质本偏冷,因为睡意,冲淡了几分。他微微仰着头,脖颈线条分明, 双眼由下至上看着陆封寒,认真道,“你可以吻我, 我记忆里你吻过我
 
。”
  陆封寒清楚,因为情绪的缺失, 祈言失去了部分判定依据, 才会将记忆作为对照标准,判断“是”或者“否”, “允许”或是“拒绝”。
  他握着祈言的手, 捏了两下指节,嗓音变回平日的散漫带笑:“现在不行, 等你把丢失的情绪找回来了才可以,否则就是欺负你了。”
  祈言有些无法理解,但选择相信陆封寒的话。
  半闭着眼, 他的声音因为困意更显含糊。想了想,又没头没尾地跟陆封寒说了句:“我只允许你亲我。”
  说完,再撑不住,眼皮彻底阖上,睡了过去。
  陆封寒静静望着睡熟的人,许久后,轻手轻脚地躺上了床。
  灯光熄灭,星舰运行产生的白噪音连绵不绝。他按着习惯,在脑子里前后梳理,确定该处理的事情没有遗漏,这才准备睡一觉,养精蓄锐,醒了去端唐纳的老巢。
  在前线近十年,陆封寒早就养成了随时随地快速入睡的能力,不过还没等他睡着,就察觉祈言转过身,往他怀里钻。
  一时间,记忆中的画面重叠。
  陆封寒把人捞过来抱好,一起睡了。
  果然是小粘人精。
  补了五个小时的觉,陆封寒带着还有些迷糊的祈言去了指挥室。会议桌边只坐了三个人,又隔了几分钟,梅捷琳和维因才打着哈欠开门进来。
  杜尚见梅捷琳从坐下开始就一直在打哈欠:“你忙什么去了,萎靡得跟被掏空了一样。”
  梅捷琳精神不振:“别乱泼脏水,我可是好兔子,从不吃窝边草。”
  余光瞥见陆封寒撕开一包营养剂,喂到祈言嘴边,祈言瞌睡还没完全醒,头挨着陆封寒的肩膀,乖乖张嘴咬着,小口小口喝。
  见了这一幕的梅捷琳立刻被气得精神了——我为什么没有这么好的福气?都怪反叛军!
  等祈言喝完,起身坐到沙发里,陆封寒屈指敲了敲桌面,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好了,开会。”
  “此次行动,杜尚率突击队,以江陵号做前锋,龙夕云领飞廉号防守两翼,梅捷琳、维因,澶渊号与平宁号为中腹,我在定远号断后,埃里希留守指挥舰。”
  陆封寒话音落下的同时,破军在会议桌上方放出了舰群虚影。
  缩小版的星图中,大小如模型的舰群队列整肃,还用不同的颜色标明了补给舰、护卫舰等随从舰的位置。
  视线从在座几人身上一一掠过,陆封寒问:“有没有异议?”
  梅捷琳接话:“没有异议,不过我要求澶渊号在前,平宁号的设计人癖好奇怪,好好一艘星舰,给设计成了梯形,舰屁股特别大,跟在后面太阻碍视线了。”
  维因瞪眼:“怎么就阻碍视线了?平宁号挡你雷达探测了?还是说你一边全速前进,还准备看看周围黑不隆咚的风景?”
  在座的人纷纷喝水的喝水,抠指甲的抠指甲,给他们留足一分钟的时间斗嘴。
  不过跟往常差不多,斗嘴四十秒结束,结果依然是维因抱憾认输。
  “可以,澶渊号在前。”陆封寒制式衬衫的袖口上挽,手肘支在桌面,“五艘主力舰送唐纳归西,够给他面子了。”
  梅捷琳:“等他含笑九泉,还能跟他那些早死的兄弟们吹嘘吹嘘!”她笑容变淡,“林惇应该心情也不错,能先揍着人出点气了。”
  她口中的林惇是厄洛斯号的舰长,在大溃败中遭遇伏击后,再没有回来。
  太空战争,更不存在尸骨遗骸的说法。
  陆封寒又放出一份名单:“里面这些人,这次带出去,就别让他们回来了。”
  在座的人都明白,这份名单是由龙夕云最终敲定。名字在列的,或多或少都曾背叛过联盟,没一个干净。不过都是些边缘人物,没有军前处置的必要。
  等这场战事结束,报一个“失踪”备案,算是远征军惯例了。
  见都已经记清楚,陆封寒又道:“赢了这场仗,就在唐纳的地盘上,给去了的兄弟们一个交代。”
  在座几人脸色都有些沉。
  这时,指挥室的门从外面被打开,打破了一室气氛。
  技术部负责人洛伦兹最后一个到,没坐下参加会议的意思,只顶一对黑眼圈,端着杯热气腾腾的浓缩咖啡站在门口,说了句:“别跟得了狂躁症似的不管不顾往前冲,动力系统看顾着点
 
,要是一个坏得比一个多,技术部的人撂摊子不干,你们自己看着办。”
  威胁完,洛伦兹转身,白大褂下摆在空气里划了个旋。
  确定人走了,梅捷琳和杜尚对视,嘀咕:“我怎么呼吸发紧呢?洛伦兹太可怕了!”
  维因扎心:“因为每次都是你们两个冲得最野,战后的维修申报单最厚!”
  梅捷琳和杜尚动作统一地摸了摸鼻子,不搭腔了。
  七月十日下午四点,反叛军十一军团驻扎地。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