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可爱到头掉+番外 作者:故筝(下)

字体:[ ]

第45章 
  琰魔艰难地挤出声音:“我……不会……说……”
  能说出这么几句像模像样的普通话, 显然都已经是费了他很大的力气了,这要换个笨点儿的,顶多可能就只会说一个字:“吃。”
  荆酒酒:“……”
  啊这。
  白遇淮站起身:“我去吧。”
  琰魔望着他的目光闪了闪, 不过雪白的面孔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荆酒酒忍不住轻声问他:“你会笑吗?”
  简随帆:???
  我被抓着啊!
  你们怎么还聊上了啊!
  其他人倒是悄悄松了口气, 心说这位少爷还真不能小觑啊, 见了这种场面都不害怕!看着他, 他们一时都心安了不少!甚至恍惚间还真生出了, 这妖魔鬼怪也能商量商量的荒唐想法。
  简随帆人都傻了。
  你们倒是看看我啊!
  你们怎么个个反倒松了口气呢还?
  这头琰魔也似乎呆了一秒。
  “……不, 会。”
  太惨了。
  比做鬼还惨。
  连表情都做不了的。
  我做鬼, 好歹还能摆出点狰狞的表情呢。荆酒酒心下道。
  琰魔高高的个子站在那里,像是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 他俯首看了一眼荆酒酒的模样,抬起另一只手,戳了下荆酒酒的脸……
  荆酒酒不能当着这么多人吃鬼, 所以赶紧往后躲开了。
  琰魔看了看自己的手, 什么也没碰到。
  他又问了一遍, 当初问白遇淮一样的话:“你是……什么?”
  大家根本没把荆酒酒往非人的方向上想, 他们只傻傻地盯住了窗外。
  哦豁。
  他敢戳少年的脸, 白哥回过身来,脸都绿了。
  管他是鬼还是鬼差, 一会儿不会打起来吧?
  “你是什么?”这头荆酒酒反问。
  琰魔没有应答,但他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才缓缓丢开了简随帆。
  以他的身高,简随帆一落下去, 就觉得屁股摔青了。但满腔的怒吼,都堵在了喉咙里。简随帆骂也不敢骂,打又打不过, 只能自己忍了。
  这简直是他最黑暗的一天!
  荆酒酒抿了下唇,隐约猜到了一点点琰魔的心思。
  他曾经是幽冥之王,现在连收个供品都收得这么艰难……
  荆酒酒指了指篝火旁的一块空地:“你要坐吗?”
  琰魔:?
  如果他能做出表情的话,这会儿大概是茫然的。
  从来没有人,连鬼也一样,他们都不会邀请阎罗王到自己的府中坐下。
  琰魔顿了好一会儿,才迟缓地坐下了。
  荆酒酒:“哦,你的身体比例是很正常的。只是普通人的放大版而已。”
  琰魔:?
  其他人:?
  咋地,您邀请他坐下,就是为了看他裹着的衣服之下,两条腿究竟是怎么长的吗?
  这时候“嘭”的一声巨响。
  工厂大门被老头儿踉跄的步伐撞开,他口中嚷着:“不,不……”身体却又爬起来,朝着琰魔走了过去。
  白遇淮先是看向荆酒酒:“问到了。”然后才看向琰魔,一下就神色冷淡了:“这个人,给你了。”
  琰魔张了张嘴,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他,不吃……老……”
  您还挺挑食?
  大家缩了缩身子。
  我们年轻,不会是要吃我们吧?
  琰魔转过头,最后还是将目光落在了荆酒酒的身上。
  白遇淮就站在他的身后。
  琰魔坐着的身形像是一座山,而白遇淮则像是能移山吞日的巨兽,他的眸光冰冷,开口丝毫不客气:“你只配吃他。”
  一时间气氛紧绷,其余人忍不住微微战栗。
  那个老头儿还在朝着琰魔靠近,嘴里不合时宜地嘶声力竭喊道:“为什么是我?我在这里守了好多年!更多的人都跑了……为什么是我?”
  老头儿望着琰魔高大的身形,眼球惊恐地突出:“你找的供品不是我,不是我!你早就找到它了!它就在你的脚下!”
  “艹。”摄影师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这人还真有点没底线啊。”
  老头儿哪管那么多,只声嘶力竭地重复着最后一句话。
  然后他眼看着琰魔低下了头颅,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柴。
  老头儿:?
  印墨:“跟丁瀚冰的单线思维差不多,都以为脚下就真是脚下啊。”
  丁瀚冰:???
  琰魔抓着那根木柴,缓缓扭过了头:“你在……愚弄……神灵。”
  他话音落下时,地动山摇。
  将工厂团团围起来的白色身影口中发出呜噫的声音,那声音绵长悠远且冰冷森然,仿佛来自上古的幽冥。
  “你许愿,最宝贵的东西……”
  “我拿…了…眼睛。可那是,假的。”
  随着说话越多,琰魔的声音也渐渐变得越加流畅。
  “我拿走…你的居所。可那是,假的。”
  “我拿走腿,是假的。”
  “什么才是……真正的,你最,宝贵的,东西?”
  “你……这个人?”
  “不,不!是山,是地,是这里……这里!”老头儿惊恐地大喊。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