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可爱到头掉+番外 作者:故筝(上)

字体:[ ]

 书名:可爱到头掉
  作者:故筝
  文案影帝白遇淮参加了一档恐怖综艺,这期的主题是《惊魂古堡存活挑战》,地点选定在十多年前赫赫有名的睡美人城堡。
  去的第一天,他们就撞鬼了。
  鬼是个相当美丽的少年,少年流着两行血泪,朝白遇淮走来,……然后平地摔了一跤。
  白遇淮:……
  这是荆酒酒死了的第七年。
  死在他的父亲赠送给他的睡美人城堡里。
  他的另一个父亲已经迎娶了新的妻子,生了新的孩子,一家三口欢度时光。他却被困在这里,脱身不得。
  有一天,他得到了一个系统。
  系统告诉他:你要努力的扮鬼吓人,吓住一个人,力量就会变得强大一点,最终就能离开这座古堡。
  荆酒酒努力学着恐吓男人的第一天,摔了一跤。
  然后男人走过来把他抱了起来。
  荆酒酒:凸(艹皿艹 )做鬼的尊严没有啦!
  荆酒酒努力的第二天,打开了《贞子》,对照学习恐吓技巧。
  半小时后,
  荆酒酒一头扎进了白遇淮的怀里:草草草这个女鬼好吓人。(╥﹏╥)
  ……
  努力不成功的第十八天。
  荆酒酒骑在白遇淮的脖子上,成功离开了古堡。
  荆酒酒:???原来只要这样,我就能离开?ok,以后我要天天骑。
  从此后,粉丝们突然发现,爱豆多了个神秘的家养小朋友。
  荆家也发现,那个横死的孩子,好像回来报仇了。
  有特殊能力的冷面闷骚影帝攻X可可爱爱天生万人迷鬼魂受,攻宠受,鬼怪萌文,挺玛丽苏的。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荆酒酒,白遇淮 ┃ 配角:作者微博@故筝头上绿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走进古堡,看见了一个美丽少年
  立意:主角传递了天真而不愚笨,知世故而不世故的美好品德
  作品简评:
  荆家最优秀的孩子荆酒酒,七年前惨死在了睡美人古堡。七年后,影帝白遇淮因为录制节目误入这里,与荆酒酒相遇。成为地缚灵的荆酒酒为了离开古堡,不得不尝试恐吓白遇淮,却总是意外地将白遇淮可爱到。于是白遇淮违背天师原则,破坏了困囿荆酒酒数年的风水大阵,将怂怂又漂亮的小鬼养在家里,从此走上了治愈之路。作者行文流畅,用欢脱轻松的笔触,描绘出了一个明明充斥着鬼怪,却又可可爱爱的世界。不管是执着演戏的混沌,一遍遍找寻记忆的大明星,穷困潦倒只能吃窝窝头的小和尚,还有语言不通的憨憨邪神……配角们都各有特色。天然撩的主角受,和强大闷骚的主角攻,也在文中屡屡擦出了有趣的火花。
  ==================
 
 
第1章 
  这是荆酒酒死了的第七年。
  他死在父亲赠送给他的睡美人城堡里,死的那一年才刚满十八。
  现在,荆酒酒穿着八粒扣的咖啡色西服,蕾丝拉夫领将他的脖颈围起来,更衬得他脸小且白,像个摆放在高级橱窗里的精致小王子。
  有种不动声色的昳丽与秀美。
  他微微低着头,昏暗的灯光下,只能瞥见一点线条流畅且白皙的下巴。他掰着手指,一边数一边嘀咕:“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啊……”
  话音落下,背后的吊灯突然“嘭”的一声碎了。
  荆酒酒惊了一跳,赶紧抓起了桌上的餐刀:“谁?!”
  古堡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毛骨悚然的感觉一点点爬过了荆酒酒的背脊,十多秒过去了。
  荆酒酒突然放下手里的餐刀:“害,我不就是鬼吗?我怕什么?”
  又是十多秒过去了,那堆吊灯碎片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个巴掌大小的机器人从里面滚了出来,用冷冰冰的声音说:“你好,我是系统377。”
  这是什么东西?
  “你想要离开这座古堡吗?”
  想。
  当然想。
  上个月,有几个高中生来这里探险,他们议论起了睡美人堡,然后就提到了荆酒酒的另一个父亲。
  荆酒酒有两个父亲,一个在八年前失踪了,另一个则是荆氏集团的总裁,荆廷华。
  他听见他们议论说,荆廷华娶了新的妻子,生了新的孩子,孩子刚办了七岁生日宴。
  他死了……他们是不是都已经忘记他了?
  他想离开这里,他想去看看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那个孩子又长什么样子。
  那个小孩儿长得有他好看吗?
  不快乐的情绪重重砸在荆酒酒的心头,然后在这一刻,被面前这个会说话的小机器人驱散了。
  “你死的时候变成了这里的地缚灵,所以始终无法走出这道大门。从现在开始,你要努力的扮鬼吓人,每吓住一个人,你的力量就会变得强大一点,最终就能离开这座古堡。”
  “要吓人……吗?”荆酒酒想了想,充分运用了他那有限的恐怖片经验,抬手,扯了扯脸颊,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这样吗?”
  “……”
  377觉得自己好像找错人,啊不,找错鬼了。
  这座城市的另一头。
  经纪人僵着脖子坐在沙发上,干巴巴地说:“这不,就,没办法吗?欠了人情的事,您看这,这不得还吗?”
  “那是你欠的人情。”对面的年轻男人淡淡道。
  男人似乎刚从一个颁奖典礼下来,他穿着黑色燕尾服,胸章、袖章都一丝不苟地别着,头发向后梳起,露出了底下俊美的眉眼。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