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仲夏》作者:叶莺【CP完结+番外】

字体:[ ]

  仲夏
  作者:叶莺
  文案:
  对秋醒而言,初恋是青斜镇的梅雨季,是由芭蕉、颜料和夜雨构成的
  少不更事笑红尘,误红尘,竟入红尘
  成熟温柔影帝攻×插画师美人受
  (不涉及娱乐圈,就是平平淡淡谈恋爱)
 
 
第1章 青斜
  夜色深重,青斜镇又开始下雨。
  秋醒仰躺在竹席上,睡前握在手心的蒲扇在他熟睡时掉在了地上,屋里的窗户向外敞开着,风把那两块上了年头的红漆木窗吹得吱呀乱晃。
  青斜镇只有秋家种芭蕉树,据说是因为他们祖上有一位官至翰林学生的文臣喜欢雨夜题诗,便在窗边种了大片芭蕉树,应个“隔窗知夜雨”的闲情雅趣。
  秋醒并不能从中领悟到老祖宗的雅趣,他睡眠浅,容易惊醒,因此只觉得吵。
  桌案上的素描纸被砚台压住一角,杂乱的纸张猎猎作响。
  床榻上的人终于不耐烦,起身跪坐在残留他体温的竹席上,手支着桌案伸长胳膊去关窗,手臂收回来时皮肤上潮湿的一片。
  窗台上有一盒抽纸,被雨打的半湿不干,他胡乱抽出来几张擦干净手臂上的雨水,拾起来蒲扇重新栽进床铺里。
  雨还没停,白梅刚从镇里的杂货店买了花铲回来,单手收了雨伞挂在墙上。
  她把花铲放进装着玫瑰花种子的编织篮里,在院子里忙活了半天也没见秋醒下楼,正准备上楼喊他起床吃早饭,大门便被人推开了。
  来者脚步匆匆,白梅随意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掀开竹帘正对上宋二嫂那张红润的脸。
  “宋二嫂,”她不明所以的打量着女人难掩喜悦的脸庞,问道:“怎么这个时候来?早饭吃了吗”
  宋二嫂家离这里不近,也不知道是逢了什么喜事,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哎呦吃什么早饭啊,小妹你不知道,你们家隔壁新搬来个小伙子,模样精神得很,个子比咱们镇的大牛还高。”
  白梅闻言心下了然,她记得宋家有三个孩子,小女儿和儿子都成家了,只剩一个年纪最大的大女儿,宋二嫂这么兴奋,兴许是很中意隔壁新搬来的小伙子,急哄哄的想要把姑娘嫁出去。
  “二嫂子,”她从屋里掂出来把藤椅,示意宋二嫂坐下说,“小妹知道你着急,但是婚姻大事是将就不得的,你可知道隔壁那小伙子品性如何,叫什么,在哪里工作,可曾婚配。”
  宋二嫂干巴巴笑了笑,双手不自在地攥在一起,“还没来得及问,瞧我这脑子。”
  “什么都不知道也敢上赶着认女婿,”白梅有点无奈:“急着嫁姑娘也不是这么个办法。”
  “是是是,你说得对,我是该打听清楚的,就是……”
  “怎么?”白梅喝了口花茶,抬眼看向吞吞吐吐的宋二嫂。
  “唉,还不是我们家那个姑娘要面子,脸皮薄的跟张纸似的,硬是不让我去人家家里打听情况。”
  说到这里,宋二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说说她都这么大年纪了,连个对象都没找过,面子它能变成老公吗?”
  白梅见她越说越不像话,急忙开口打住:“好了好了,二嫂子你别着急。”
  “我能不急吗,”宋二嫂拍了下大腿,“咱们镇里没出嫁的姑娘可不止我们家这一个,你说这要是去晚了女婿没了可怎么办?”
  人家好端端一个小伙子,硬是被宋二嫂说的像是超市大抢购的单品。
  “行了二嫂子,”白梅叹了口气,“我也知道你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我们家秋秋去打听是吧。”
  “可不是嘛,”宋二嫂喜上眉梢,“这不是住得近,秋醒又是个男孩,打听着方便。”
  “只是这件事我答应了不算,你也知道秋秋这孩子的脾气,等他起床了我帮你问问他。”
  “好好好,”宋二嫂拉住她的手,“我知道秋秋一向听你的话,那我这就走了,回家带我们姑娘去买点衣服打扮打扮。”
  白梅目送着宋二嫂推开门离开,在心里默默叹气,再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她儿子了,逼着他去社交,怕是又要闹小脾气。
  她坐在藤椅上喝完了花茶,起身走进厨房端出准备好的饭菜,刚摆好筷子,楼上响起来光脚在地板上跑来跑去的咚咚声。
  没过一会,秋醒就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齐肩发下来了,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白色短袖,领子处甚至还沾了一点颜料,宽大的的黑色齐膝短裤,是从杂货店王叔那里拿的,透气吸汗,镇里老头子人手一件。
  白梅不只一次暗自庆幸,秋醒模样随了她而不是他爸,再怎么瞎胡打扮也不至于找不到对象。
  “白梅女士,跟你商量个事呗,”秋醒大喇喇往椅子上一靠,脸上难掩倦色。
  “商量什么,”白梅睨了一眼自家儿子,马上就反应过来,“你想都不要想,那是老祖宗留的规矩,芭蕉树在咱们家就没断过,也就你整天想着怎么把它们连根挖掉。”
  秋醒都抗议好些年了,早料到这种结果,心平气和地拿起一个八宝粽,细白的手指熟稔的解开绳结。
  白梅见他心情还算不错,主动夹了一筷子菜给他,“秋秋知不知道咱们家隔壁搬来了新邻居?”
  “宋婶那大嗓门,听不见也难,”秋醒埋头一口口咬着粽子。
  “阿妈尊重你的选择,你如果不想去,我会替你转告宋婶。”
  “也没说不去,”他抽了张湿巾擦干净手指,随意抓了几下头发拢好,褪下来手腕上的皮筋扎了三圈。
  白梅看着他扎好头发,露出白净耳垂上的红痣。秋醒的眉眼和她如出一辙,是不笑也含情的桃花眼,笑的时候,眼皮上淡淡的褶子小钩子一样上扬着,弧度秀美,更像是女孩子的长相。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