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 作者:南莓果果(下)

字体:[ ]

第50章 
  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晚上十点钟了。
  原本节目播出的时间就是在饭点前后,轮到嘉宾出场又要到节目中段,沈和秋上完台时间就不早了,再从场馆赶回家就更晚了。
  或许是场馆太过热闹了,别墅的夜色就显得格外安宁,远处的灯火绚烂,隐约有一点车鸣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厨房的灯光是温暖的暖橙色,沈和秋里发好的奶油映得像盖了一层淡淡的金。
  沈和秋低着头,看起来似乎在专注地往蛋糕胚上抹奶油,实际上却是在走神。
  他用余光偷偷觑着易晟,里涂抹的动作也就跟着慢下来。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易晟下厨时的模样了。
  只是易晟往常里总是西装革履,扮得。
  像这种进厨房后卷着袖子,围着一般是围在刘婶身上的淡粉色围裙的样子太少见,让人总是忍不住多看一眼。
  澄静的灯光易晟利落后撸的黑发都染上一点淡金色,他本是很薄情冷淡的容貌,即便确实俊美无匹,不笑的时候也让人望而生畏,只记得他过于冷厉的气势,而不记得他过于英挺的容貌。
  尤其是在之前睡眠不好的时候。
  也就只有在沈和秋的面前,易晟才会经常保持着笑容与温柔,即便此刻微蹙着眉处理蛋糕,也不见冷淡,反而只剩温和。
  沈和秋偷眼看了一会儿,还没过多久,就被偏头看过来的抓了个现行。
  “啾啾偷偷瞧我做什么呢?”易晟笑着问。
  沈和秋闹了个大红脸,他一下子移开了目光,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什么话来。
  他学不会说谎,被人戳穿后就只会窘迫地脸红,一句狡辩的话都说不出来。
  乖顺到让人总想再欺负一下。
  易晟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便伸出手,沈和秋窘迫慌张地胡乱抹奶油的右手攥在掌心,而后在沈和秋讶异地抬头时说:“涂奶油都不专心。”
  沈和秋顺着他的视线去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背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一小点奶油,估计是不小心溅上去的。
  他小小地“啊”了一声,刚想把抽回来,擦掉背上的奶油,却发现自己的被易晟牢牢地攥着,抽不出来。
  沈和秋困扰地瞅了易晟一眼,小声说:“易、易先生,奶油……”
  沈和秋很白,奶油落在他雪白的背上,都好像要逊色了不少。
  易晟盯着那抹在沈和秋背上颤颤巍巍的奶油,鼻间嗅到那点甜甜腻腻的香味。
  看起来挺好吃的。
  易晟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沈和秋漂亮剔透的杏眼睁得圆溜,他呆呆地看着易先生拽着他的,弯腰低头,温热的触感便从背上传来。
  易晟的唇落在沈和秋的背上,吻去那点奶油,动作轻缓。
  沈和秋只觉得那一小片沾了奶油的皮肤很痒,痒得仿佛要烧起来。
  酥酥麻麻的感觉从那里传遍了整只手臂,让沈和秋都不知道该怎么动弹,就那么任由易晟将他背上的奶油一点点亲掉了。
  易晟松开沈和秋的,唇角微提,是尝到甜头的弧度:“很甜。”
  他漆黑的眼瞳里透着一点微光,看得沈和秋胸口被闷闷地一撞,仿佛被亲的不是他的背,而是他的唇。
  沈和秋收回,抓着里抹奶油的小铲子,只知道本能地颤着舌头发出声音:“奶、奶油……”
  易先生怎么它吃掉了……?
  他错愕地扑朔两下眼睫,热度后知后觉地攀上脸颊,都快眼睫毛给蒸化了,整个人都成了一只嫩生生的粉桃子。
  易晟明知故问:“奶油怎么了?”
  沈和秋掐着指,胡乱摇了两下头。
  小动物的直觉让他不敢再答了,生怕被逗得更狠。
  易晟低笑一声,倒也没再继续为难人,毕竟要是把他的小夜莺逼得太紧,吓得飞走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点了点摆在桌台上的蛋糕胚,主动转移了话题:“是不会抹奶油吗?”
  沈和秋被给了台阶下,赶忙晕晕乎乎地顺着下来了,使劲点头。
  上一次帮忙做蛋糕的时候,除了最后的裱花外,他全程都没怎么参与。
  这算得上是第一次做蛋糕,本就不太稳得住手,方才又走了神,抹出来的样子坑坑洼洼,半点也不美观。
  易晟早有预料,他也没打算让沈和秋一个人东西都全弄好,要是他的小朋友都会了,那他站在这里不就没有用处了。
  “我来吧,啾啾去帮我拿一下冰箱里的草莓好吗?”
  沈和秋一口应下,跑去打开冰箱。
  冰箱里塞满了刘婶定时补充的时蔬和水果,还有一些用来做小甜品给沈和秋吃的原料,分门别类放得清清楚楚。
  那一盘子草莓被洗得干干净净摆在里头,硕大饱满、鲜红欲滴,看起来很好吃。
  沈和秋看得有一点馋。
  但想着待会这些草莓会放在蛋糕上做装饰,便暂时忍住了。
  易晟抹奶油的动作熟练,很快就蛋糕胚均匀地涂抹了一层厚厚的奶油,正在给蛋糕做最后的装饰。
  等沈和秋那盘草莓端过来,便顺拿了红几个放到上面点缀,然后撒了一小撮糖霜上去。
  奶白色的甜奶油与鲜红的草莓相互映衬,那一点细腻的糖霜像是落下的雪,看起来好吃极了。
  易晟蛋糕放到外面的餐桌上,转身又去拿待会要点上去的蜡烛,再来的时候,就看见小朋友趴在桌子旁边,安安静静地盯着蛋糕看,也不知道是不是馋了。
  易晟里的蜡烛插到蛋糕上,蜡烛是两个数字的形状,沈和秋过的是19周岁的生日,所以是一个1和一个9。
  他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蜡烛点燃了,然后关了灯。
  烛光在沈和秋的眼里倒映跳跃着,漂亮极了。
  “怎么光盯着看?”易晟见沈和秋还在认真地看着蛋糕,觉得他实在可爱,“想吃的话,待会唱完生日歌,许完愿,吹了蜡烛就能吃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