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 作者:南莓果果(上)

字体:[ ]

 《霸总每晚都要我哄入睡》作者:南莓果果
  文案
  【乖巧软糯小甜心美人受×斯文败类温柔霸总攻】
  从乐坛顶端跌下来,沈和秋只用了一个全国演唱会。
  他在演唱会的舞台上当众失声,之后就突然无法再唱歌谱曲,最多也只敢在夜晚独处时偷偷给自己唱歌。
  唱不出歌写不出曲的沈和秋被经纪公司彻底放弃,被迫和易家那位手段狠厉的家主易晟签下了协议,住进了易家的豪宅。
  来易家的第一个晚上,沈和秋穿着大号白衬衫,胆怯又懵懂地进了易晟的卧室。
  可那位和他签了协议的易先生却只对他说:“我只是想听你唱歌。”
  ————
  易晟有很严重的失眠问题,就医无数,却始终没有成效。
  直到他用协议捡回来一只胆小怕生的小夜莺。
  只有亲耳听见小夜莺的歌声,他才能睡个好觉。
  所以即便沈和秋已经没法在他人面前自然地唱歌,易晟也能够等,等沈和秋能够毫无顾忌地唱给他听。
  可等着等着——
  易晟发现,比起沈和秋的歌声,他更喜欢和需要的,是沈和秋。
  “今天……不用唱歌了吗?”沈和秋怯生生地揪着衣角。
  “嗯,不用。”
  易晟眼眸微沉,捏了捏沈和秋红透的耳垂,低声笑道:“今晚不睡觉,不听歌。”
  [本文排雷指南]
  1.前半部分娱乐圈元素不会很多,等受一步步解开心结之后才会变多一点,但总体不会很多
  2.【高亮】受有抑郁症以及其他的心理障碍,性子很软,比较会哭。不能唱歌是因为心理阴影,后面被攻治愈后就又能唱啦。啾啾只在夜晚一个人偷偷唱歌,所以是一只小夜莺。
  3.这是一个相互治愈的故事,攻受都有病。
  4.甜甜甜,1v1,He。逻辑停在八百米开外,你杠我就你对,谢谢。
  5. 灵感来源是安徒生的童话故事《夜莺》。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和秋(啾啾),易晟(shèng)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的专属夜莺
  立意:无论多么困难,请永远怀揣希望,向阳生长。
 
 
第1章 (修)
  这是一场盛大的全国演唱会,足以容纳十几万人。
  此时灯光昏暗之下,舞台上独留一缕光亮照着沈和秋。
  沈和秋微扬着头,坐在椅子上,手中攥着话筒,眼眸是闭着的。
  灯光下,他格外的白,眼睫轻颤着,那份脆弱易折的美放大了无数倍。
  前奏响起,轻缓平和的音乐,这是沈和秋的成名曲,是Autumn的成名曲,也是粉丝们最熟悉的一首曲子。
  十几万的听众坐在台下,他们屏声静气,全看向舞台中心那单薄的一人,等待着前奏的结束,等待着沈和秋的开口。
  万众瞩目。
  没有人知道沈和秋现在的喉咙火烧火燎地疼着,血腥味从喉底迅速涌上来,又被他吞下肚。
  他攥着话筒,用力到指节都仿佛要刺破皮肤。
  他清楚地知道他的嗓子出了问题。
  可音乐仍在继续,已经到了该唱歌的时候。
  放大的荧幕上,所有人都看着沈和秋张开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粉丝们开始变得嘈杂,他们以为话筒出现了问题。
  直到他们听见了从话筒里传出来的,沈和秋压抑痛苦的喘息声。
  伴奏骤停,所有人都知道了沈和秋的不对劲。
  他逐渐睁开眼,眼眸泛着痛色的水意。
  紧接着就是一片混乱。
  沈和秋被工作人员带下了台,在粉丝们愈大的嘈杂声中,工作人员声称出现了一点小意外。
  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晚,Autumn演唱会失声的相关微博热搜爆了一个又一个。
  粉丝们哀嚎一片,怒斥工作室给出声明。
  工作室反应迅速,但放出的声明里似是而非,毫无重点。
  后续也再未出面,任由舆论发酵,直到两三个月后热度慢慢地降下去。
  深夜,沈和秋独自在家。
  沈和秋自从被强迫换了新经纪人后,微博大号就完全不在他的管控之下。
  他现在要看微博的消息,就只能登陆自己私下新注册的小号。
  “有人来涛一下Autumn到底怎么了吗?啾啾出道两年来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只是身体不好的话也没必要休息这么久吧?秋分们都要心碎了。”
  “还有啥好涛的,无非就是江郎才尽了呗,u1s1,AUT之前的歌也就那样吧,也不知道为什么火得那么快,怕不是背后有金主捧,也就鸟粉被粉丝滤镜糊脸,硬吹实力吧。”
  “楼上闭麦。我家啾啾的实力是大众公认的好吗?之前刚红起来的时候就有人涛过他背景了,纯素人,没金主。”
  “上面那位好像是路秋的粉吧?bhys,你不会还不知道你家糊逼哥哥整天想着蹭‘小Autumn’的名号吧?”
  “但是AUT也太久没出现了吧,该不会公司要雪藏他吧?”
  “雪藏AUT也太想不开了……只要他还能唱,乐坛里可暂时还没有人能超越他,艺华娱乐也不至于把自己的摇钱树给折了吧?”
  沈和秋猛地关掉微博。
  他垂着眼,纤长的睫毛颤动着,连带着上面的泪珠也跟着颤抖,鼻尖因为哭过而微微红着。
  他几乎还能想起在舞台上的那一刻,听众们的视线像是聚光灯打在他的身上,他张大了嘴,想从喉底发出声音,可顺着话筒传出去的,只有他局促不安的呼吸声。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