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傅先生的虐爱情人 作者:左匣

字体:[ ]

 
  简介
  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将陈辰彻底打入了深渊。
  那场雨刺骨的寒,他浑身湿透,面色惨白的跪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僵硬着脸声音嘶哑:“到底是为什么?”
  他得到的,确是男人毫不留情的一脚,接着头上响起堪称情人间呢喃时温柔的声音:“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嗯?”
  后来朋友背负高利贷,母亲被公司辞退,父亲迫于压力不知所踪,陈辰怕了,他卑微的折下了曾经头颅,青春阳光不再,脸上只剩平静沉默,身体发颤的接受傅总的一切暴行。
  最后一场大火湮灭了整栋别墅,满地狼藉。
  陈辰双眼无神的看着昔日亲密无间的情人,他顶着被毁容的一张脸,眼里再也没了曾经的柔情与光亮,他彻底心如死水,只平静的问他:“傅先生,我没有什么能够给你折磨的了,您什么时候能够给我一个痛快?”
  荒谬的真相被揭开的一瞬间,傅先生慌了。他猩红着眼,目眦欲裂的跪在昔日的情人面前,抓着他的裤脚,卑微的祈求道:“求你了,让我照顾你”本文渣攻评分十级,先虐受再虐渣,但肯定会狠狠虐渣,换不换攻看我是否手下留情。
  欢迎观阅……
 
 
第一章 辰辰,傅先生的昔日恋人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辰辰?”,满脸冷漠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一手翻着厚厚一叠的资料,手指在一张图片上轻嗑。
  沉闷压抑的气氛令门口站着的面色惨白的少年浑身发抖,低头不敢看对面的男人。
  陈辰全身还在湿着,冷的身体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双膝挨地,爬行到男人的脚前,“我错了傅先生,请您惩罚我”。
  男人低头看着他,幽深的眼睛看不到底,手掌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男人总是惯用最轻柔的语气做着最令人颤抖的事。
  对于自己,男人不会手下留情。
  陈辰怕他,怕到骨子里。
  “我,我不是故意的,苏子叶他先把我推进水里,我下意识就拉了他一下,不是故……”
  男人挑眉,打断了他的话,拿着厚厚的材料一下下拍着他的脸,嗓音低沉,“不管怎样,苏子叶都是因为你掉进了水里,你还需要跟我讲理由吗?”
  左侧脸颊被抽的一片通红,陈辰不敢躲。
  对啊,陈辰低头沉默。傅煜城最宠着的情人掉在了水里,不管他是否有错,只要伤到他心尖子上的人分毫,哪里还需要什么理由呢。
  即使他自己也掉下水里,不会游泳,在水里徒劳的“噗通噗通”挣扎,最后周围人看够了戏,大发慈悲救他上来,才能九死一生的苟活在这。
  即使是苏子叶首先挑起的争端,但傅先生为了能哄情人高兴,把他推到水里逗一逗乐子,又有何不可呢。
  本就是卑贱的一条烂命啊。
  傅煜城像是得了趣,手上拍脸的动作没停,陈辰的脑袋来回摇晃,脸颊生疼,却还得送上去给他打。
  打了一会儿,左脸颊高高肿起,傅煜城丧失了耐心,抬脚将他踹到了一边。
  陈辰一整天都没有吃饭,一直在伺候他难缠的小情人,被毫不留情的一踹倒在地上,胸腔几乎变形,炸裂似的疼。
  “咳!”,他眼冒金星,细瘦的手指抓紧地毯,脸色一变突然转过身去干呕。
  身体是大不如从前了,长久的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饮食的不规律,让他两个月前迅速暴瘦。
  “别吐”,傅煜城嫌弃的皱了皱眉,“脏!”
  陈辰忍了忍,到底没忍住,一阵阵干呕涌了上来。但到底是连水都没喝一口,一点儿也吐不出来。
  “恶心死了”,傅煜城脸色变了变,又没忍住抬脚用力将他踹到了一边,“没听懂我的话是不是,忍着,不要发出那么恶心的声音”。
  “砰”的一声椅子被他带翻,头不可避免撞上了桌角。
  陈辰狼狈的趴在地上,抬手一摸,流血了。
  “啧”,傅煜城嫌恶的抬脚跨过他身上,像是躲着什么垃圾,“你去游泳池里站着吧,水深一米五,淹不死你”。
  “表现好了”,他大发慈悲的说,“我就不为难你身边的人”。
  陈辰躺在地上深喘着气,勉强撑着胳膊坐起来,瞪着傅煜城离去的方向,双眼发愣。
  明明两个月前不是这样的,那时他们还在亲密的拥抱,接吻,乃至极尽缠绵的在一张床上翻滚。
  下班后一起买菜,做饭,洗碗,温馨的不像样子。
  陈辰猛的捂脸,眼睛酸涩一片,但哭不出来。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到底错在了哪里。
  他撑起上半身往外走,头上的血顺着脸颊滴滴答答流了一路。
  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向他“呸”了声,“脏血留了一地,还得重新拖,这么没眼力见,怪不得傅总那样对你”。
  “你现在的样子,跟个乞丐一样”,她恶狠狠的说。
  类似的话陈辰耳朵都听麻了,他面目表情,只顾向游泳池走。
  并不是他不想反抗,而是傅煜城严格下的死规矩。整个傅园,任何一个人都比他来得高贵,都能肆无忌惮轻贱他,辱骂他。
  人分三六九等,但他不需要分,也没资格。而且一条不会看人颜色的狗,谁不想骂两句踩两下来解解闷呢。
  曾经受到过教训,也试图反抗过,却换来他朋友的工作差点不保,甚至背上了高额的高利贷。
  所以之后他老实了,也怕了。认认真真当一个被人唾弃在脚底下毫无尊严的人,打骂皆可,只要能解气。
  快到秋天天气转冷,陈辰顺着台阶下,一阵刺骨的冰凉包围了他,甚至快要撕开皮肤,快速渗透他的内脏。
  身体不受控制的一阵阵痉挛,陈辰浑身抽搐,看着抹到胸口的水,努力忽视身上的疼痛。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