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中)

字体:[ ]

 
第66章 洋房孤儿怨(三十二)虐弟弟……
  回归现实世界。
  盛钰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头昏脑涨, 他撑着身子从床上坐起,盯着手心的卡牌出神。
  最先开始发现不对劲的,应该是第一次出游戏以后,这张代表贪婪荣耀的卡牌依然牢牢镶嵌在他的手掌心, 偶尔还会散发余热。
  像个诅咒一般。
  坐在电脑前等电脑开机的十几秒时间, 他想了很多,有关左子橙最后那段话。
  第一反应是廖以玫男扮女装。
  当然了, 转念一想, 这个想法立即就被他自己给否定掉。也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感觉不可能,这个想法太猎奇了一点。
  第二反应, 就是廖以玫有问题。
  她不可能是神明夺取鬼王卡牌,因为根据胖子的言论,廖以玫在现实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她有家, 还有房子和工作, 一切的一切就是一个现代人该有的模样, 除非胖子也有问题。
  相较而言,第二种可能『性』更为真实。
  还有第三种可能,只不过盛钰不敢去细想那种可能,总觉得太过残忍。
  也许……未来懒惰会换人当。
  那么被替换下来的廖以玫, 十有八九死于非命, 才可以挪出这个空位。
  纠结的时候电脑已经打开,迅速搜索21层楼, 进入游戏的逃生论坛。盛钰的账号是对外公开的, 每天都有无数人来加他,在加好友信息里找了接近半个小时,才找到左子橙。
  【有关录像的事情, 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你要是还想知道那条信息,就加我的微信,咱们打语音电话说。】
  信息后面附带的是左子橙的微信号码。
  盛钰先是在论坛加上左子橙为好友,随即重新将手机开机。和上次一样,一打开微信就有许多条消息,大多在询问他的安全问题。
  盛钰索『性』直接发了一条朋友圈报平安,然后才搜索到左子橙的微信号。
  头像是一个卡通形象的橙子,微信名也着实有趣,叫‘汁肥肉嫩小橙子’。
  盛钰:“…………”
  忽然有点不想加这个人,要不加了好友,问清楚事情后就删掉他吧?
  但下个楼层他们很有可能又会一起爬楼,现在删掉,下个星期副本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面子上多多少少都会有点过不去。
  意识到自己居然真的很严肃的在思考这个问题,盛钰有些啼笑皆非。
  点击申请好友,左子橙那边好像一直在等待,他立即通过了申请,先一步发消息:我准备一下,等我五分钟。
  盛钰就退出了和左子橙的聊天界面,鬼使神差的,他手指向下滑动,找了好一阵才找到陈敬。上面还是那张21层楼的宣传海报,以及一句让人看着就心生寒意的:
  楼里大凶,不要进楼。
  很快,左子橙像是准备好了,寻了一个角落给盛钰打来语音电话。他背景音很嘈杂,像是在一个很多很多人的办公室。
  “男神,我时间比较紧张,手头还有许多事情,我就长话短说了啊。之前说小心廖以玫,你自己掂量一点吧,她肯定不对劲,下个副本没准我们又在一起,到时候我反正会提防她。”
  盛钰皱眉:“你是觉得她会背叛还是……?我想法和你不一样,有些人天生就有原则,廖以玫不像是那种包藏祸心的人。”
  “现在不像,这点我也承认,但你怎么知道未来她不会变呢。人心不可测,言尽于此,我也只是提醒,怎么想怎么做还是看你自己。”左子橙似乎真的很忙,电话外一直有声音在催促他。
  捂着电话说了句什么,他的声音重新清晰起来:“有一点你虽然没问,但我觉得不说清楚,那我肯定有很大疑点。就是时间线问题,我在你进入游戏之前就已经升上了第三层楼,傅佬其实比我快,不过可能我们当时都不熟悉爬楼需要水晶,进了本就瞎搞。越爬楼,楼层级数反倒越低,爬着爬着一直原地踏步。要不是这一点,咱不可能在第五层楼遇见。”
  盛钰嘴唇动了下,没讲话。
  其实这一点他之前就怀疑过。
  他是三周以前进入21层楼的,而翁不顺所在副本应该是第三层楼。那也就是说,在四周以前,左子橙就已经爬到了第三层楼。如此才能看见水镜景象,出副本后给他短信提醒。
  但有一点说不通。
  傅里邺是21层楼第一人,很长一段时间记录都是由他保持。如果左子橙说的都是事实,那么很有可能他和傅里邺起始爬楼速度相同,同一时间爬到了第三层楼。然后左子橙原地踏步,傅里邺往回爬了一层,才在第二层楼遇见自己。
  这样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盛钰自己为左子橙圆上了逻辑,他听这人讲的『乱』七八糟,也听不太懂,大概应该是这个意思。不想再纠结这一点,他开口询问说:“那你是怎么想到用陈敬的手机给我发消息的?”
  左子橙说:“我和他是在第一层楼认识的,当时他炫耀一样和很多人说,讲你俩以前是同学,他还有你微信号。我把这个事情记在心里了,后来第三层楼看见水镜内容,我没办法联系你,就想到了陈敬……对了,我还没告诉你吧,我的职业是网络安全顾问。我根据论坛好友信息,盗了他的手机号,破解微信,他都不标注微信名的,我也不知道哪个是你,就索『性』群发了消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汗颜道:“糟了,我忘记把号还回去,肯定耽误了他不少事……”
  “他已经去世了。”盛钰一口打断:“在你群发消息以前就死在了游戏里。”
  “……”
  过了几秒钟,左子橙像是有些唏嘘,说:“那我岂不是吓到了很多人。一个已经死掉的人,忽然给你发来消息,我的天,换了我我得吓死。”
  盛钰说:“而且他的手机长时间找不到,后来我经纪人帮我打听了一下。好像是上一周才找到,被人丢在了荒郊野岭。”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