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你可能从未爱过我 作者:短袜子钗钗

字体:[ ]

 
  文案
  曲岭惜长得很好看。
  好看分很多种,有人好看得很纯情,他就好看得很狐媚。
  狐媚的他,二十多年来,从未谈过恋爱,某天抽风,不顾亲人劝阻,背着包独自去旅行。
  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处,他差点缺氧致死,救他的是一个陌生男人。
  这男人身高一米九,站起来像座山,目光如炬且灼灼,认真看他的时候,曲岭惜只觉呼吸更加困难,只想苟延残喘地腻死在这片温柔底下。
  男人深情凝望,终于迎上了他心底的热烈:“我爱你。”
  曲岭惜天真地以为他们发展成了执手相握的恋人。
  却哪知道。这世间相似的花有很多种,长得相似的人也挺多,他只不过长了男人初恋情人的那张面孔。
  而他也才知道。这世间的好看分很多种,有人好看得纯情,有人好看的狐媚,他爱的男人却独独只爱那份纯情。
  ————————
  “你是不是从未爱过我?”
  “……是。”
  扫雷:狗血文,现代架空。
  黑丝妖艳贱~货受X心里有座白月光的渣攻
  矫情且狗血,后期虐攻,希望写得带感。
  喜欢的可以先收藏。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破镜重圆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岭惜,顾深┃配角:AB,A,AA,配角名都是假的┃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是不是从未爱过我?
  
  
第1章
  曲岭惜想不通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上了这辆车。
  站在最前方虚弱地扶着驾驶座东摇西晃的导游,嘻嘻哈哈笑成一片的同行游客,以及……五分钟前坐在他身边微笑着自我介绍的陌生男性,都很奇怪。
  男人看起来比曲岭西虚长几岁,三十岁出头却忙于应酬和交际,为了客户忍耐心性,将曾经在校园里叱咤风云的自己磨炼得圆滑世故。即便是旅行,身上还是一套典型的西装革履,发胶使得他的的头发一丝不苟地熨帖在头皮上。
  导游姑娘的脸色煞白,嘴唇竟有些发紫,情况看起来很不妙,但她还是兢兢业业地为所带的游客讲述着这座城市的各大景点。
  “来凉城,必走的景点有很多。兰木湖是C国最高的大型湖泊。兰木湖实际上是凉城语转译过来,原意为爱湖,不少情侣慕名而来……这是我们明天要去的景点。”
  坐在后排依偎在丈夫身边的女人轻嗤了一声,道:“明天、后天、大后天。说来说去,说了那么久,还是没说今天的行程。”
  “对啊,就是说啊。”
  旁边人纷纷附和。
  小姑娘初出茅庐,菜鸟导游,稿子都如法炮制背下来的,没想过被游客打断,脸唰地一下有白转红,嗫喏道:“今天先去民宿整顿。我在机场说过的……”当时太吵,很多人没听清。
  确实说过的。否则曲岭惜也不会听到这一旅行团的目的地,询问过后就临时决定加入其中。现在却是有点后悔,随便找辆车也比眼下要好些。
  他没有选择跟团、没做任何计划、昨天临时起意,不就是想经历一场独自背包旅行的浪漫吗?
  现在,完全是背道而驰。
  西装男摇着头无奈地笑,在曲岭惜耳边说:“这女孩子走了一条错误的职业规划路线。她不适合做导游。”
  无怪这男人会这么评价,他一坐在曲岭惜身边就做了自我介绍。他的工作就是替顾客找到合适他的工作,或者为企业找寻中意者,人称猎头。
  曲岭惜对这陌生男人的工作和来历全无兴趣,如今还能忍受对方的原因,只不过是他长了一副还算英俊的面孔,笑起来虽精准客套,但偶尔还能嗅出一丝优雅的气息。
  谁让曲岭惜是个不折不扣的颜狗呢。
  他眨了眨眼,仔细端详了西装男的脸,突然忍不住说道:“有没有人说你的眼睛生得挺好看。”
  西装男受宠若惊。
  从他厚着脸皮坐在美人身边以来,曲岭惜就没怎么认真理过他,不是来回无聊地折腾手机,就是出神地望着车窗外沿途的风景。
  他费尽口舌这么久,除了名字,没有得到任何一丝有用的信息,所以曲岭惜突然一句对他长相的夸赞,使得男人喜悦得可以插上翅膀,直接翱翔到凉城上空。
  西装男平日里的成熟稳重全然不见,他直勾勾地注视着曲岭西,说道:“……有倒是有,但夸我的人,哪能及……你的、万分之一。”
  曲岭西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倒是轻轻地笑了一下。
  这一笑,更是让西装男神魂颠倒。
  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
  如果有人说曲岭西从来没有谈过恋爱,那么大多数人是不会信的。长成这副模样的人,男男女女都前扑后拥,没谈过恋爱,谁信?
  可他就是没谈过。每次想和一个人正式尝试,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久而久之,他就单身了二十四年。来凉城旅游,是他送给自己的毕业礼物。
  单身太久又看情爱小说太多的他,有着一颗外表冷淡内里早已憋不住快喷涌而出的闷骚心脏。
  在飞机上,他就做了一个梦,梦见在凉城邂逅了一个男人。他们接吻、拥抱、做|爱。
  曲岭惜从瞌睡中清醒,他睁开眼。
  西装男笑道:“岭惜,你醒了?你睡得太沉了。目的地到了。”
  曲岭惜不太喜欢一个才认识不久的男人这么亲密地叫他的名字,也不喜欢他这么亲昵地跟他说话。
  他刚想开口提醒,碰上那对特别得他欢心的眼,什么话都憋了回去。
  民宿坐落在一个集市的中央地带,旅行团的住宿是团购的,曲岭西是昨晚在网上看眼缘随意订的一间,并不和他们一行人住在一起。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