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认栽[娱乐圈]+番外 作者:冉亦安

字体:[ ]

 
  文案:
  一次醉酒,项寻搭了一个床友,是个各方面都挺符合他审美的小朋友,后来才知道这小朋友是个大影帝。
  然后,他结束了这段关系。
  小朋友挺懂事,不哭不闹不上吊,和平终止床友协议,在他心里这段故事就是结束了,直到他接了一个真人秀的拍摄工作。
  他负责跟拍一个当红|歌手,拍了没两天,该歌手以摄影师比他帅为由要求换人。
  他请某小演员吃鸡排,该演员以鸡过敏为由退回。
  他跟一个当红作家聊人生,第二天,该作家公开表示他是个社恐,聊天超过十分钟会心梗。
  ……
  直到他负责跟拍了大影帝骆寒,这个世界终于正常了。
  项寻???
  某影帝:我懂事,我特别懂事,我特么注意你五年了才下手我多么懂事。
  表面人畜无害其实一肚子坏水心机攻 X 成熟野性超A受
  项寻:别爱我没结果,老子只走肾。
  骆寒:你看走一辈子行?
  披着娱乐圈外皮的恋爱日常小甜文,晚九点更新,欢迎入坑⊙▽⊙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寻,骆寒 ┃ 配角:全员助攻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上了他的套
  立意:始于理想忠于自己。
 
 
第01章 结束协议 他已经开始期待下次见面了。
  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项寻结束了他的春节档自驾行,刚下高速,窦导的电话就来了。这家伙正在筹备新节目开机,时刻担心摄影师浪丢了,每天都要以谈工作为名骚扰他,跟个查岗的小媳妇似的。
  “大导儿,今天什么指示啊?”项寻连开了几天的车,累上火了,嗓子堪比几辈子没抹油的破机器,哑得仿佛命不久矣。
  窦导一听顿时紧张无比,“你怎么这声儿啊,你不会又被埋在雪山里等死吧!”
  “念我点好吧你,我埋雪山里拿什么跟你通话,地府一卡通吗。”项寻打了个哈欠说,“你有事没事,我开车呢。”
  只要人没事,窦导就放心,嘿嘿笑了两声,“谁让你整天浪得不着家,我这不是担心我节目黄了吗——回来那正好过来吃饭吧,工作人员的局,另外通知你一下,节目提档了,后天正式开机。”
  节目原定开机时间还有半个多月,项寻本来打算回家狠狠休息几天,一听要连轴转,顿时感觉浑身疼。
  “说提档就提档,征求过劳动人民的意见吗你们?”项寻对压迫阶级嗤笑一声,表达了想竖中指的心情。
  “嗐,”窦导叹气,“还不是因为嘉宾东老师前几天拍戏摔断了腿,他们公司换了个比他还牛的大牛腕来替他,播出方爸爸乐完了,生怕过两天东老师好了他们再换回来,恨不得当场就开拍,咱现在是卖了身的小白菜,还能怎么地,干呗。”
  多牛的腕对项寻来说都一样,反正他都不认识,他只管拍,“得,早拍完早散伙,你地址发给我,我待会儿有点事,得晚一会儿,不用等我吃饭了。”
  “靠,你都这声儿了还赶场浪呢,跟谁啊这马不停蹄的。”窦导简直不能理解他哪来这么多精力,大过年的吃吃喝喝没事挨家里躺着不香吗?
  项寻:“跟上床对象,还有意见吗?”
  “没了!”窦导果断告辞,“您接着浪,您马不停蹄您马壮人强……”
  “操。”项寻笑骂着挂了电话。
  这头电话刚撂下,“马不停蹄”的对象就回了微信。
  小朋友:七点,密码没换。
  “小朋友”是他前床友,下午约好了去人家拿表,之前把表落在他家里了,这都散伙一个月了,一直也没抽出时间过去,趁着今天顺路去一趟。
  距离七点还有一个多小时,项寻决定插空看个摄影展。
  是一场有关同性题材的影展,极其小众,展出的地方也很小众,在一家摄影酒吧里。这酒吧其实算个工作室,有专业影棚,会定期开摄影展,偶尔也有导演制片什么的来挖摄影师,还有供影友们泡吧交流的酒吧区,项寻没事会过来喝两杯。
  酒吧开在一条不算宽敞的旧街里,两米高的猛禽开进来,像只野蛮入侵的怪物。
  车停在门口,项寻拎着外套从车上懒懒跳下,酷黑短靴修身牛仔,长腿瞩目,又飒又野,从车到人都十分惹眼。
  一进门便有认识他的人朝他吹口哨:“看看这谁来了,项帅!”
  项寻在摄影圈里算个大神,只要是影友聚集的地方,碰上熟人是常有的事。“项帅”是见过他的影友们瞎叫的,也有的人叫他“项叔”,前者是对他颜值的肯定,后者是对他在摄影圈里地位的肯定,总之就是肯定。
  地位有作品说话,但颜值就见仁见智了,那些没见过他的影友听人吹嘘他多么多么帅,多少有些不以为然,毕竟这年头帅是个泛指形容词,难免有客气的成分。
  可这会儿见了真人,却又觉得“帅”这个字并不足以形容他。
  他长相十分出挑,是那种浓墨重彩型的好看,以至于会让人觉得这张脸长在一男人身上有点“过分”。他五官立体精致,尤其是眉眼深邃,眼睛里似有浩瀚星辰,又似乎盛了一碗沉酒,不笑的时候有种迷人的神秘感。
  但他本人并不走美男路线,看起来很是亏待自己这张俊脸,非常的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皮肤晒成了麦色,一头过耳的自然卷疏于打理,显得有些不羁,看向谁的时候眉眼自然那么一弯,神秘感随之烟消云散,整个人十分随性。
  也或许就是这股随意劲,给他凭添了一些成熟男人的魅力,比单纯的好看更戳人。
  项寻跟眼熟的人打过招呼便径自上了二楼看展,怀着期待过来的,因为这种题材的展在国内不常见。然而刚转半圈他就没了兴趣,除了有几张能凑合入眼,大部分都很俗,超出意料的俗,拍摄的模特全靠卖肉博眼球。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