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暗河长明 作者:冷山就木(下)

字体:[ ]

第55章 
  “这样就不行了?你怎么这么不经弄啊。”陆溓宁的语气不太好,看着李琰睁着俩眼连话也不会说似的表情,又是一阵无名火起。
  他端着很冷漠的一张脸,展现着他的恶劣:“前面废了就废了,反正后面还能用。”李琰的身体感受应该不在他所关心的范畴里才对。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扣上衣服起身出去了。
  留下李琰一个人躺在主卧的大床上,至少陆溓宁出去得有十来分钟的时间,他才缓缓挪动了身体。
  他像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陆溓宁说的那些话,脸上的表情很是呆楞茫然。
  他慢慢曲起来腿,做出来了一个跪趴在床上的姿势,脑袋抵在床上,然后动作很是犹豫地伸出来手,往身下探去。
  但是还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他像是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难过和羞耻,那双眨也不眨的大眼睛很是突兀的流出来了泪水。
  他慢慢蜷缩起双腿,像是想要遮住那羞耻的部位,淌了一脸的泪,当真是委屈极了的模样。
  最开始只是很小声的抽泣声,渐渐地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哭得更狠了,想是压抑了许久实在是憋不住了,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脸都涨红了。
  觉得自己又蠢又可怜。
  陆溓宁头发有些凌乱,坐在沙发上,衬衫刚才弄得有些皱,一只胳膊撑在膝盖上,揉了揉眉心。
  他转头跟管家吩咐道:“熬好的粥给他送上去些,再弄两个清淡点的菜。”
  家里的菜早就在准备着了,陆溓宁话刚落地不到五分钟,管家就端着托盘上了楼,走到二楼的主卧门口,门没关紧,里面很压抑的哽咽声就传了出来。
  管家顿住了要抬起敲门的手。
  陆溓宁看着管家把饭又原封不动地端了回来,立马是眉心一拧就要发火:“他不愿意吃着!?”
  管家面无表情地回道:“在哭。”
  陆溓宁似乎也是有有些讶异,脸上神色微动:“他哭了?”
  “嗯。”管家回答。
  李琰如果不是在床上陆溓宁刻意折腾他,其他时刻是从来没有见过李琰的眼泪的。
  他看起来太不容易被伤害了,哪怕他做出来一副胆小害怕的样子,陆溓宁也从来没见过他为什么事情掉眼泪的样子。
  陆溓宁再上楼的时候轻轻推开门,李琰已经哭着睡着了,脸上还有些未干的泪痕,旁边的床单还湿了一片,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了,看起来哭了不短一会呢。
  他的两条腿蜷着露在外面,上面的睡衣扣子也扯开了几颗。
  陆溓宁垂着眼皮看了一会,找了条睡衣裤子给他套上,盖上一张薄毯子,把室内的温度又调高了两度才放轻了脚步退了出去。
  “不用叫醒他,等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送饭上去,昨天夜里也没睡好,这会儿可能困了。”陆溓宁到楼下这么跟管家吩咐道。
  李琰最近夜里总是睡不安稳,总动不动惊醒,不知道梦见什么。
  管家沉默着点点头。
  陆溓宁往身上穿着外套,这是要出门。
  人都快走到了门口,又突然停住,盯着管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这次做得有些过分?”
  管家很是答不对题地回了句:“这样关下去,怕是要关傻了。”
  陆溓宁没讲话,嘴唇微抿着,整理一下衣领,迈开长腿出了门。
  李琰一觉睡到半下午才醒,管家送饭上来,李琰精神很是萎靡,连床都没下,在那里半坐着扒拉着吃完了。
  陆溓宁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回来这么早。
  不过天刚一擦黑,七点来钟的时间他就回来了。
  他应该是在楼下用了餐,八点钟左右进屋里,看见李琰侧躺着故意背对着他,肩膀头瘦的在那支棱着,透过睡衣显露出来轮廓。
  李琰先是听到脚步声,然后陆溓宁坐到了床上,身后探了过来。
  几乎是那手刚碰到李琰的肩头,李琰就像是被电打了一样的弹开了,他反过身来,紧接着后缩,目光透着怯意还有警惕。
  陆溓宁若无其事地收回来手,视线落到李琰身上。
  “今天为什么哭?”陆溓宁头低了低,像是要把李琰的表情看得更仔细一些。
  李琰很显然是不喜欢跟陆溓宁讲话。
  陆溓宁看着他不配合,又开口嘲讽道:“不就是硬不起来了,怎么着?你不会到现在还做着能以后和omega在一起的梦吧?你觉得你需要用到前面吗?”
  李琰的眼圈突得又红了,他很快地垂下来眼皮,不再看陆溓宁。
  陆溓宁本来还想说两句,看他这样最后还是没说,吐出来一口气,语气稍微柔和了些:“叫我看看。”
  李琰不动。
  陆溓宁就直接伸手去拽他。
  李琰突然就情绪非常激动地抓住自己的睡裤,一脸惊恐地望着陆溓宁,嘴里叫着:“不行…真的不能再做了……,我用嘴…,我用嘴帮你行不行。”
  “我没说要做,我说让我看看…”
  李琰根本不听他这套说辞,只疯狂地后退,嘴里惊叫起来。
  床再大也总有边的,李琰动作一个不稳上半身直接跌下去,脑袋“砰”一声磕在了床头柜角上。
  陆溓宁只来得及拽住他,免得他整个人都摔下去。
  李琰被陆溓宁拽回来,眼前一黑一暗的,脑袋里像是被搅乱了,视线都是模糊的,后脑勺那块都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了。
  陆溓宁又在咬牙切齿说着什么,他又听不清了。
  他只看见陆溓宁靠近过来,然后一道黑影,像是他抬起了手。
  于是李琰飞快地抬起来双手抱住了脑袋。
  陆溓宁的动作顿在半空,他完全无法理解李琰为什么会有他一扬手就去抱住脑袋躲避的动作反射。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