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O被错认成A闹上热搜后爆红了 作者:两个西瓜(下)

字体:[ ]

  第36章 36
  当天晚上,由于种种原因,单枕没能成功和严陆钦打通电话。
  严陆钦下飞机时,单枕正好上飞机,直到单枕第二天早上下飞机,才接到严陆钦的电话。
  “严老师,你是要去化妆了吧?”单枕对严陆钦的拍摄通告表倒背如流,除非剧组临时改时间,否则他只要看一眼时间,就知道严陆钦是不是在拍戏。
  “嗯。”严陆钦正坐在车上,赶往拍摄现场。他闭了闭眼睛,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困意,然后问单枕:“才下飞机?”
  “对,已经坐车准备回公司了。”单枕乖巧地回答,心里却还是为了昨天的错过懊悔不已。如果昨天他不回老家,就能闻到糖了,不至于现在还饥肠辘辘的。
  他太可怜了!
  单枕抱着电话流口水。
  严陆钦问他:“回老家有什么事吗?”
  提到这个话题,单枕气就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和严陆钦抱怨,气鼓鼓道:“我遇到了一个大骗子!”
  “啊?骗子?”
  “是!是一个超级大骗子!他骗我说,他是我的梦中情人!你说我气不气?”
  严陆钦很是震惊:“用梦中情人的身份骗你?”
  单枕的梦中情人不就是他吗?也就是说,有人用他的身份骗单枕回的老家?难怪单枕不管不顾扔下公司急匆匆地就回老家了,竟然是为了他啊。
  严陆钦莫名地有些内疚,安抚单枕说:“嗯,以后谁再说是你的梦中情人,你不要再相信了,你真正的梦中情人是不会用这种套路骗你的。”
  他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骗单枕的,小傻瓜千万不要再上当了。
  “哦……”单枕有些莫名,好像提到“梦中情人”四个字时,严陆钦的语气变得更温柔了,那声音轻的像是羽毛飘过,有气无力的。难道严陆钦又生病了?或者是拍戏太累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单枕担心地想。
  “严老师,你还好吧?”单枕关心地问候了一下。
  严陆钦很是疑惑,不解为什么单枕要这么问,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我挺好的。”
  “严老师,你这次回公司是有什么事吗?”单枕随口一问,也没指望严陆钦会把自己的行程目的告诉他。
  被问到的严陆钦却瞬间浑身紧张,整个人都不好了,心虚的要命。不能告诉单枕他回来的真正目的,严陆钦很是坚决地想。于是,他顾左右而言他:“穆灿灿的真人秀剧本你看了吗?有什么想法?不满意可以和他直接提,他是我表弟,自己人,你不用担心。”
  “真人秀剧本我看了,穆灿灿提到了立人设问题,我拒绝了。”单枕把严陆钦当成自己要孝顺的爸爸,所以他毫无顾忌地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我不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真人秀被设置了固定人设,我演不好,到时候肯定会崩人设的。所以,我和穆灿灿说,想要顺其自然。反正那几个固定嘉宾里,我的咖位最低,应该也不会惹别人不满吧?”他顿了顿,小心翼翼地问严陆钦:“严老师,我这么做,会不会给穆灿灿添麻烦?”
  “管他做什么?”严陆钦眉头一皱,很是不悦,“你是我铭华娱乐的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个穆灿灿而已,不用顾忌他,他如果真敢有不满,让他来找我说。”
  虽然严陆钦给单枕吃了定心丸,但是单枕总觉得这个定心丸好像不是那么稳妥。要是严陆钦真这个语气替他去找穆灿灿,恐怕穆灿灿要被他得罪死了。单枕想到了可能的后果,不由地打了个寒颤,急忙安抚严陆钦:“严老师,你放心,我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会去和穆灿灿沟通的。”
  “为什么你叫穆灿灿全名,却叫我严老师?”严陆钦品了品单枕话里的称呼,忽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这两个称呼,生疏远近,一目了然,“严老师”显然是更加疏远的那个!
  单枕怔愣了一瞬,木讷地回答:“因为剧组里很多人都叫你严老师啊!”
  不仅仅是剧组,这个圈子里,和严陆钦关系不是那么亲密的人,大部分都称他为严老师。因为严陆钦成名太早,咖位很高,但是年纪又很小,也不好直接用哥哥弟弟前辈之类的称呼。
  “你现在还在剧组吗?你的戏还没有杀青吗?你为什么要和剧组里人一样,叫我严老师?”严陆钦语气瞬间就不好了,声音里明显带了怒意。
  单枕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毛了严陆钦,只得小心翼翼地回答:“不,我现在已经不再剧组了,我已经杀青了。”
  可是,我现在还在娱乐圈里混啊,我就算不和剧组里人一样称呼您为严老师,我也要和娱乐圈的其他艺人们一样称呼您啊!
  严陆钦隔着电话,板着脸道:“我不想听到‘严老师’这三个字,换个称呼。”
  “呃……”这下单枕有些为难了。他可以直接叫穆灿灿的名字,是因为穆灿灿几乎天天和他微信上插科打诨,两个人没大没小的早就混熟了,他们已经算是朋友了。
  可是,他和严陆钦之间的关系、或者说他们之间的地位……他总不能直接叫严陆钦的名字吧。
  他想了想,轻声喊了一句:“严哥?”
  严陆钦很是不满:“你是小羊吗?他叫我严哥,你也叫我严哥?”
  单枕想了想,小羊是严陆钦的助理,称呼严陆钦为“严哥”是因为他们关系亲密,他的确不能越界叫严陆钦“严哥”,不太妥。
  电话另一头的严陆钦语气酸溜溜的,心里想的是:嘁,上次在小木屋生病时,你可不是用“严哥”这么个疏离的称呼叫我的!“严哥”这两个字,太敷衍了,和小羊助理有什么区别?
  单枕又想了想,灵光一闪,冒出来一句:“轩哥哥?”
  严陆钦:“……”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