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楚天以南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上)

字体:[ ]

 《楚天以南》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文案:
  社会学院唐蘅老师,上课时风度翩翩,挂人时心狠手辣。据传言,同僚们为他介绍的女朋友,能从拱北口岸排到大三巴牌坊。
  对此,唐蘅老师只有三个字:最近忙。
  目测要为学术奉献余生。
  谁能想到六年前的唐蘅是个人傻钱多大少爷,被渣男骗身骗心不说,兜里的五十二块八毛钱现金都被一并卷走。
  俗称:白给。
  六年间,老同学问起:李月驰怎么样了?唐蘅说:他死了。
  相亲对象试探:你以前谈过恋爱吗?唐蘅说:谈过一个,死了。
  六年后,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前服刑人员李月驰低声问:听说你宣布我死了?唐老师?
  唐蘅:……
  李月驰:那你为我守寡了没?
  唐蘅:闭嘴。
  于是李月驰低头,吻住了他的嘴。
  —————————————
  山村穷小子x有钱大少爷
  破镜重圆,攻骗过受,有苦衷,无炮灰,HE。
  通知见微博@大风吹过去了,感谢评论/海星/打赏。
  *文中部分地点有原型,人物无原型,请勿上升现实。
  *可以骂人物,不要骂作者。
  *欢迎到网易云收听《楚天以南》专属歌单:https://y.music.163.com/mplaylist?id=5171150790&updTime=1596998255770#?thirdfrom=
 
 
第1章 说谎是要遭报应的
  大巴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四月初的铜仁飘起小雨,天色已经暗了。
  唐蘅阖着眼,车厢内光线黯淡,因此并没有人留意到他的神色。他的眉头拧起来,薄唇抿成一条线,唇角向下压——如果不是耐力过人,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能吐出来。
  晕车了。他一直有晕车的毛病,这次出门走得急,忘了带晕车贴。更要命的是一个小时前在铜仁市区吃的那顿自助。酒店厨师可能把他们当作饿死鬼投胎,鸡鸭牛羊鱼样样都有,唯独没有一盘青菜一碗白粥。唐蘅将就着吃了几口炒牛肉,正想趁学生还没吃完,下楼抽根烟清醒清醒,扶贫办的人就过来了。
  徐主任拿出领导的派头,说自己戒酒多年,以茶代酒吧。卢玥是女人,自然也没人劝酒。故而最后喝酒的任务就落到他和孙继豪头上,对方人多,这个处长那个秘书的,一个个轮流来敬酒。即便每次唐蘅只是沾一沾唇,最后到底喝了三杯有余。白的。
  “这酒真不错,”孙继豪还有些意犹未尽,“师弟,你还行吗?”
  “我没事。”唐蘅说。
  他们吃完晚饭便立即上了大巴,陪同的工作人员说,石江县城距离铜仁市区还有近三个小时的车程。唐蘅感到不妙,连忙含了颗薄荷糖,然而不到半小时,那股眩晕感还是来势汹汹地涌了上来。有晕车经验的人都知道,上车前一定不能吃得太饱或太杂,因为晕起车来本就容易反胃。
  所以此时,唐蘅的感觉就是有两只手伸进他身体里,一只搅拌他的脑子,一只搅拌他的胃。而孙继豪还在旁边和前座的学生商量论文,摘要重写一下,这里换一个人引用,他不合适,你引用唐老师今年刚发的那篇,关于江西省扶贫的……不不,不是唐蘅老师,是唐国木老师。
  唐蘅想说你们能不能消停一会。但是开不了口,怕一张嘴就吐出来。
  平日里他很少出学校,每次出门也都记着贴晕车贴。这次实在是仓促,下午还在给学生上课,晚上徐主任的电话就打过来:“小唐啊,你收拾一下,明天跟我们出差。”
  唐蘅没反应过来:“什么?”
  “事出紧急,”徐主任长叹一声,“本来是王山和我们去嘛,这家伙,就今天中午,哮喘住院了!”
  唐蘅:“……”
  “你来顶替王山的位置,我们明天早上六点二十出发,在教师公寓大门口集合,待会小孙把注意事项发给你。”
  “等等,徐主任,”唐蘅一片空白,“我还有课,而且下周五要去香港开会——”
  “你的课找人代一下嘛,或者请个假,回来再补,”徐主任顿了顿,“这个项目很重要,我们去年已经做过一次了,这次回来,系里打算申请国家立项的,好机会啊小唐。”
  徐主任这样发话了,唐蘅便不好再推脱。只是当时他尚且想不到,此行目的地竟然是铜仁石江县。中国大陆有2851个县级行政区,而他们去的偏偏是石江县——这是什么见了鬼的运气?
  孙继豪和女生讨论完论文,又聊起哪家茶餐厅好吃,唐蘅有点烦躁地望向窗外,暮色沉沉,荧光绿的指示牌一闪而过,上面写着:石江,124KM
  他不知道124公里要开多久,也许快到了,但沿途的风景总是暗色的山峰和裸露的石块,恍惚给他一种永远到不了目的地的感觉。孙继豪扭过头来问:“你是不是晚上没吃饱啊?我看你就吃了几口……到了石江咱们再出去吃点。”
  不待唐蘅回答,他继续说:“石江那边的米粉很出名,羊肉粉,你吃过没有?听说都是山羊肉啊,和我们平时吃的不一样。”
  唐蘅本就反胃,听他这么说,更觉得头昏脑涨。
  “再说吧。”唐蘅低声道。
  “真的,你一定要尝尝,我们去年在贵阳待那几天,我和卢玥每天早上去吃羊肉粉……”
  孙继豪是社会学院里最爱吃也最会吃的,一张脸吃得又白又圆仿若面团,虽然才三十五岁,已经显出几分弥勒佛的慈态了。
  唐蘅没接他的话,只是问:“还有多久能到?”
  “一个来小时吧。”
  “好。”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