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下乡综艺后我开始洗白了 作者:星期十(中)

字体:[ ]

 第30章 西域随想
  《蕉窗夜雨》第一二遍重在抒情,  采用自由的4/4拍慢板。
  林菀双手飞快并行,右手尤其强调中指技法。
  “勾”、“托”与“大撮”、“托”的指法交替多变,左手同时灵活切换运用“揉”、“滑”技法。
  手法灵动精美,  营造夜晚宁静之感。
  第三遍林菀速度加快,  毫不突兀转入2/4拍节奏。
  浑厚浓重、铿锵有力,  勾指与旋律结合,带来有雷声阵阵的紧张之感。
  第四遍林菀使用连续扫弦“加花”技法,完美描绘夜雨绵绵之感。
  李鹰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十指紧紧抓住评委席上的幕布,眼珠子如铁钩锁在林菀身上。
  最后一遍旋律在高音区飞速跳跃,林菀熟悉地使用中指勾指的技法来起板,先勾后托的八度大跳令全场沸腾欢呼,继而发展为板后音。
  等不及主持人让评委打分,李鹰等不及大吼:“十分!十分!!”
  不论是技法还是节拍都处于顶尖水平,  国内还有如此出色的古筝弹奏者吗?
  他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
  林菀的年纪还不到二十,便能弹奏难度极高的《蕉窗夜雨》,  这是古筝界的希望!
  李鹰冷静过后,  还是改成九分,  若不是分数不能给小数点,  他也许会给9.9。
  不能让孩子过于骄傲,九分意思意思就差不多了。
  谢深冷漠地给了八分,杨尔依旧给出九分,  范薇则同样给出九分,霍北宇给出八分。
  身为钢琴家评委,  是绝对不可能让民乐演奏者出风头的。
  林菀的最终个人积分,  8.6。
  出乎意料,  震惊全场。
  A组一出手就是两个8.6,碾压性高积分让胜利组几乎毫无悬念!
  a组过后是b组,压力最大的一组。
  看到8.6徐星辙险些昏过去,他忙扶住桌面:“我-操了,这还比个屁啊。”
  越寒叹息:“乐观一点,你应该庆幸,我们不是B组。”
  就算自身实力再好,在遇到前组人员爆发性发挥时,难免会受到影响。
  哪怕他们原本水平中上,但在观众评委看过顶尖的表演后,中上只会降为次等品。
  观众评委会觉得索然无味。
  徐星辙捂着脸:“希望B组表现差一点,这样我们就能撑到决赛。”
  徐星辙的目标是苟到决赛,和A组抢获胜资格?做梦。
  人家A组俩大神坐镇,他C组一个业余选手一个瑜伽选手,比个屁。
  比赛谁瑜伽做得好?
  那越寒还真可能赢。
  徐星辙如陈昭上身不断碎碎念,疯狂诅咒B组窜稀腿疼乐器爆.炸,听得越寒眼皮直跳。
  越寒觉得,徐星辙不去当做法大师都可惜。
  因为B组真的有一个选手因为窜稀中途弃演,另一选手乐器故障,大提琴拉得跟送人出殡似的。
  在耳膜受损的情况下,评委一致委婉地给出6分及格分。
  在只有一个选手得分下,等于B组只有六分,还不够人家A组一人积分。
  如此看来,C组只要正常演奏完,俩人混个及格分,妥妥地进入决赛。
  到此,比赛似乎已经毫无悬念。
  有的观众催促直接进入决赛好了,反正A组必胜,不如让他们提早观看A组表演,这可是一场视觉与听觉的双重盛宴。
  不仅是观众这么想,评委组也这么想。
  刚才那位大提琴选手属实将他们震撼到了,他们从没听过这么刺耳的演奏,也不明白为何会有选手连乐器都不检查好就上台比赛。
  总之,这样的糟糕体验他们不想经历第二次。
  可c组,还有一位是以无才无艺出名的选手。
  所有评委都不看好越寒,除了范薇。
  b组黯然回到b区,接下来,轮到c组。
  队伍自行决定出场顺序,评委组刚刚经过惨无人道的感官折磨,在前者的对比下,此刻随便弹点乐曲都是天籁之音。
  徐星辙当然不愿意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徐星辙选取钢琴四级曲子《八音盒》,以徐星辙的业余水平来说很不错了。
  尤其是在评委组刚刚遭受魔音洗礼,他们恨不得给徐星辙的《八音盒》打个十分。
  节奏高而亮,声音短促明亮,虽然有犯错,总体还凑合。
  李鹰意思地给了七分,谢深依旧给出八分,杨尔纯属看热闹给了八分,范薇出于私心给出八分,霍北宇看在钢琴的面上给了八分。
  节目组的意思是,给分别给六分以下,不然太难看了。
  那就是7.8。
  光他一人积分就比B组高,这比赛真没继续下去的意义。
  尤其是下面一位,是那个谁。
  要不是现场观看不能拉进度条,他们一定要直接拉到A组决赛表演时分。
  徐星辙心情大好,露出暖男人设标志性笑容,鞠躬退场。
  回到C区,他大发慈悲安慰:“我们进军决赛稳了,你就随便拉拉弹弹,古筝能不能弹小星星?要不你来个小星星吧。”
  越寒看了徐星辙一眼,决定不和他说话。
  “接下来有请C组,也就是最后一位选手——越寒!”
  有点尴尬的是,越寒出场竟只有零星碎碎掌声。
  这样的局面对艺人来说是很尴尬的,前面徐星辙出来,他的粉丝恨不得跳上台的疯狂。哪怕是B组选手上台,他们也意思性地鼓鼓掌。
  可越寒上场,真的一点声儿都没。
  其实是有的,但很少,所以显得格外安静。
  【您真的不选择钢琴吗?】
  越寒坐在古筝前,回答:“我以为这三天的练习,你已经看到我的决心。”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