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 作者:言朝暮(中)

字体:[ ]

第30章 
  乌雀山大桥成为了初春第一件大喜事。
  新闻采访接踵而至, 旅客无论早晚,只要通行这座举世无双的大桥,都能见到熟悉的话筒和摄像机。
  白天, 行驶的车辆,观景的人群使乌雀山大桥热热闹闹。
  夜晚, 灯光亮在银色的盘旋大桥上, 又是另一番绝美景象。
  几乎没有来过乌雀山大桥的人不被它惊艳。
  甚至无数人隔着网络屏幕,都会被它的视频惊吓得语无伦次。
  一座盘山跃谷的大桥, 车子开过去就好像过了龙门似的,记忆终生。
  国家设计院桥梁分院集体考察的队伍,沿着乌雀山大桥栏杆外的预设检修通道,一点一点沿着乌雀山,从山脚,走向山顶。
  这座他们亲眼见证立项、调研、停滞、重启的大桥, 终于矗立在云雾之中。
  他们眺望着它气势磅礴的身躯,心里升起的激情感慨,都透着梦幻般的圆满。
  “我这么看着乌雀山大桥, 好像忽然就理解了藏族为什么喜欢长跪去拉萨朝拜了。心里面有这辈子都想达成的念想,一旦达成了, 就死而无憾了。”
  “哎你这个比喻不吉利,应该是达成了这个念想,生死无所畏惧, 灵魂也能得到安息。”
  “是不是离西藏近,你们一个个都唯心主义了?又灵魂又安息。”话多的谢宇,伸手给他们两人一人一下,“要我说,应该是——”
  “没有我们造不出的桥!我们是不可战胜的!”
  谢宇明明快四十的人了, 大声喊出这句话,较劲认真得像小孩子。
  律风安静的跟在队伍里,和同事们一起笑出声来。
  他们谁都知道,死而无憾,灵魂安息背后的意思。
  却没有一个人敢在队伍里说一句:吴华同志生前记挂的大桥终于建好了,也算是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考察的队伍透着春节延续下来的热闹喜气。
  每一个人都能从建好的桥身上,讲出设计的细节和攻克的难题。
  虽然他们的本行是跟线条结构打交道,但是谈到桥梁用材、实验过程一点儿也不比做工程的差。
  然而,当他们攀上顶峰,乌雀山大桥的宏伟桥塔近在咫尺,所有人都只能发出相同的声音——
  哇!
  “哇!这桥真的好大好壮观!”
  “哇塞我算是理解为什么网上好多视频背景音都是啊啊啊哇哇哇了!”
  “我也想哇!我还想过去喊:喂,你好吗!”
  欢声笑语在队伍里扩散。
  刚刚还身娇体弱回忆起惨烈乌雀山爬上之旅的钟珂,带着小姐妹就后方超车,冲到乌雀山大桥旁边的观景台,张开双臂拥抱触手可及的云雾。
  没人还能认真客观地做桥梁分析,就连吴院都扯着律风说:“走,你是最了解大桥的人,你给我选个最好的角度,我要照相。”
  严肃正经的吴院都这么不正经了,其他平时跳脱惯了的同事,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满腔激动克制不住,纷纷用行动表明公事靠后,先拍照再考察。
  没有什么事情,比宣告亲朋好友自己正在乌雀山大桥上更重要。
  律风完全理解他们的心情。
  他和殷以乔驱车驶上大桥的时候,连他一贯处变不惊的师兄,都无法掩饰自己对桥的惊讶。
  他一直为乌雀山大桥感到自豪,当他带着殷以乔来到这里的瞬间,这座桥又成为了他们共同的骄傲。
  律风想起殷以乔那时候的赞美,嘴角微微上扬。
  他帮吴院和同事们合影,神情柔和得简直不像平时那个无情的加班狂魔。
  大家沉浸在见到乌雀山大桥的喜悦之中,美滋滋的想:害,就算是亲自设计大桥、亲眼看到大桥建起来的律工,也无法逃脱登桥的魅力!
  桥梁院的队伍,从观景台走到桥下。
  乌雀山大桥腹部供于检修的通道,容纳了所有人仔细地学习观摩。
  那些画在图纸上的线条,变为了支撑大桥的钢筋铁骨。
  他们说话交流的时候,头顶车辆通过带起的震动,渐渐与回声融为一体,形成了奇妙的合奏。
  等到大家现场考察结束回到大巴车,律风却跟吴院申请单独回去,明天开会再集合。
  吴院探头看了看律风来时乘坐的越野,问道:“在车上等你的是不是殷建筑师啊?”
  “啊。”律风愣了愣,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他春节陪我过来,不放心,一直就没回去。”
  他话一出,全车的耳朵都竖了起来,眼神好奇又诧异地投向停靠在巴士附近的陌生越野。
  在乌雀山大桥地震那天,律风赶赴现场的视频、照片铺天盖地。
  身边的殷以乔自然也被他们记在了心上。
  这位名声在外,年少有为的建筑师,居然一点儿也没有传说中的冷漠傲慢不近人情。
  还会站在乌雀山大桥的篝火前,端起酒带着队伍一起唱我和我的祖国。
  国院都看过那段视频,低沉醇厚的声音,唱出的颂歌仿佛是英国华侨对祖国最深的热爱,立刻就拉满了所有人的好感度。
  英俊优雅,爱国友善,换到非诚勿扰舞台上,他就算来一张小红帽搬砖图,也绝对能够虏获全部嘉宾芳心,不会再现0/24的人间惨剧。
  现在,殷以乔更让人肃然起敬了。
  律风跟吴院聊着师兄陪他来检查乌雀山大桥,还说了高总工带队检测的时候,他帮忙守车看工具。
  听得一车的同事落下热泪。
  什么叫社会主义师兄弟啊,这么一位随随便便设计项目过亿的大建筑师,竟然屈尊纡贵冰天雪地给师弟保驾护航,甘愿留守原地,不去窥探大桥秘密。
  简直感天动地!
  律风得了吴院的同意正要走,冯主任赶紧喊道:“律风你待会带你师兄一起来吃饭啊!”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