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 作者:言朝暮(上)

字体:[ ]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作者:言朝暮
  文案:
  “金瓦红墙的故宫固然惊艳,万里连绵的长城确实辉煌……但很遗憾,属于中国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建筑的艺术在西方。”
  ——世界建筑交流会上,金发碧眼的建筑师骄傲道。
  律风关掉电视,铺开图纸。
  庞杂的数字,有力的线条,精妙的角度……在千堆废纸里,凝固无声的艺术,才华使土石成花。
  不久后——
  云贵高原,世界最高云端大桥穿河越岭
  绝境天坑,世界最深地心隧道横贯长夜
  浩瀚海峡,世界最长跨海铁路巍然耸立
  ……
  举世震惊的是,所有这些神话般的建筑竟然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
  全球关注的公开访谈会上,神秘的东方建筑师走上讲台,闪光灯照亮他年轻的眉眼。
  “我只想告诉诸位——”
  “过去、现在、未来,艺术在东方的大地上永不凋零。”
  “最好的建筑,在中国。”
  1.土木兴国,建筑兴邦
  2.基建狂魔,是指中国
  3.架空虚构无逻辑,主角是个造桥的,cp是个建筑师,设计双雄,一起为社会主义现代化熬夜打灰。(打灰:浇筑混凝土)
  -
  【说一下可能大家关心的事情,今天因为上夹子所以出现了很多抗议和反感的声音。
  其实文案里写了“云贵高原”“穿云大桥”是我一开始想文案的时候,想到北盘江大桥随便写上去的,一直没改。
  因为没有改的必要,正如大家见到的,乌雀山大桥参考了干海子大桥、曲水湾大桥被外国高价刁难的故事参考了港珠澳大桥。
  它们不是现实之中存在的任何桥梁,但它们身上有所有现实桥梁的影子。
  这本小说后期的桥梁、桥隧、建筑肯定都会大量参考现实之中存在的奇迹。
  它们凝聚了无数中国人的心血,铸就了“基建狂魔”熠熠生辉的躯体,也是我想写这篇文的初衷。
  律风是一个代名词,是一个化身,他是千千万万桥梁工程师、设计师的一员,和值得敬畏的集体一起,展现中国人应有的勇气、魄力和血性。
  正如院长所说:厉害的设计师能够设计出令人惊讶的桥梁,只有强大的国家,才能创造出世界的奇迹。
  虽千万人,吾往矣。】
  本文将于10.1国庆入v,谢谢各位的支持,社会主义斗士,要为祖国母亲爆更庆生!
  新版本2020.5.29
  感谢博士鼎力相助!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爽文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律风,殷以乔 ┃ 配角:《世界一级保护学渣》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最好的建筑在中国
  立意:主角留学归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社会主义基建事业添砖加瓦,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铺路架桥。
  vip强推奖章:世界建筑交流会上,西方建筑师不屑于中国现代建筑成就,而律风留学归来,加入国家设计院,铺开图纸,用庞杂的数字,有力的线条,精妙的角度在千堆废纸里,凝固出属于中国桥梁的艺术,设计出举世无双的桥梁、桥隧,与国家设计院、工程建设集团一起,建造出一座座震惊西方、世界瞩目的超级桥梁。本文讲述主角留学归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桥梁设计师的视角,讲述中国现代桥梁工程奇迹,从跨越山谷的盘山桥,到深入海底的过海隧道,描绘了“基建狂魔”称呼背后一群爱国工程师,不懈努力战胜自然,开山架桥为国奋斗的热血画面,歌颂了现代中国桥梁建设者爱国兴国,默默奉献的伟大精神。
  ==================
 
 
第1章 
  今澄市一到五六月,开始潮热湿闷。
  律风坐在轻晃的小船上看了看天,有些阴霾,似乎要下雨。
  越江在这阴沉的天气里,翻腾着湍急的流水,随着船夫控制的马达,搅动出一滩白浪。
  船身猛然一摆,律风笔尖一滑。
  歪了。
  略微歪斜的黑色短线,打破了素描画该有的平衡。
  他皱眉停笔,船体越加摇晃,盯着越江出神。
  熟悉的青石崖岸口近在眼前。
  再等上一个月,这里就会建起蓝色塑板房,竖起施工用的安全警示牌。
  再过半年,一座由他设计的桥梁,能够跨越江面,贯通两岸,将孤零零的村落与现代化都市连接起来,彻底解决越江区的交通问题,改善整片区域老旧落后的面貌。
  想到这里,律风心情轻松许多,重新下笔,随心所欲地延展那条歪斜的黑色短线。
  几笔过去,白纸上出现一座座连片的仿古式楼栋,正如开发商腾龙集团许诺的那样,取代越江现有的破败矮楼。
  他笔下描绘着未来越江楼栋的景象,手机就震动起来。
  林一齐,他所在全心建筑设计公司的小老板。
  也是他多年同学。
  电话终于接通,林一齐急得要死,“风哥你在哪儿?我马上来接你!”
  “我在越江。”律风瞥了速写本上尚未画完的房屋,“有事快说,没事我挂了。”
  “别挂别挂,大事!”林一齐几近尖叫,完全了解律风的脾气,“腾龙集团这次的研讨会,你一定要参加!”
  沉闷的空气吹拂过一丝江风。
  律风抬手拂过额发,烦恼回道:“你们不是说,这次的腾龙集团得罪不起,怕我一时冲动又怼了甲方,所以别去吗?陈老师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比我更靠谱……”
  “哥!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林一齐要哭了,如果他在律风面前得跪下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