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勉强结婚 作者:隔岸观火

字体:[ ]

  《勉强结婚》作者:隔岸观火
  文案:
  被按头和前班主任结婚了!年上AO
  表面成熟稳重实则温柔宠人攻×表面叛逆不羁实则可爱奶狗受
  高中教师×地下乐团主唱,AO配。
  梁奉锦×岑今夏
  -
  岑今夏的叛逆期从十六岁持续到二十二岁,喝酒打架烫头搞地下乐团,磕磕绊绊读完大学,一毕业就在家里人的逼迫下装成一个温柔乖巧的小O去跟人相亲。
  没想到相亲对象居然是他高中时代那个不苟言笑的班主任,梁奉锦。
  岑今夏浑身上下写满拒绝,当场就想逃走。
  双方家长却觉得两人很适合,于是他们被按头结婚了。
  他以为强扭的瓜不会甜,却在梁奉锦不露声色的温柔里,回想起四年前那个雨天里的悸动。
  原来那是他心中悄悄萌芽的喜欢。
  -
  【婚恋文,结婚在第12章 。不虐,应该算甜的(?】
  【排雷:攻离异带崽(非亲生);受曾经被人渣渣过(身体上),略恐A。】
  tips:不建议极端攻受控和各类洁癖阅读,婉拒写作指导,弃文不必告知
  微博@写作低手5A
  ============
 
 
第1章 相亲相到班主任
  “岑今夏,你赶紧把你那耳环耳钉什么的都给我摘了!”李玉虹眉头紧皱,嘴皮一掀,声音格外尖锐。
  “有什么好摘的啊?这年头omega戴耳钉不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吗!”岑今夏被她吵得头大,烦躁地回嘴。
  李玉虹的脸立刻就黑了:“岑今夏,你要翻天是不是!赶紧摘了!”
  “……行吧。”岑今夏懒洋洋地趴在自家亲妈的梳妆台前,不情不愿地摘下左耳上整整一排的耳钉,顿时觉得耳朵上空空荡荡的,让人十分不爽。
  李玉虹凑过去捏着他的耳朵看了看,越发来气:“一个耳朵上五个洞,这还叫耳朵吗!怪不得越来越不听话了,敢情是打耳洞打得耳朵不好使了!”
  岑今夏真的很烦李玉虹这种每句话都仿佛自带感叹号的语气,但昨晚他在酒吧嗨了一个通宵,现在又困又累,实在是没有跟她吵架的兴致,便由着她骂了。
  “你趴着干什么,起来换衣服了!”李玉虹又道。
  岑今夏依旧趴着不想动弹,困唧唧地说:“我穿现在这身不就好了,换什么啊……”
  李玉虹翻了个白眼:“你见过哪个omega去相亲是穿皮衣和破洞牛仔裤的?”
  岑今夏扯着嘴角一笑,理直气壮地说:“我啊,我可以争做omega穿皮衣相亲第一人。”
  “我看你就是想跟我对着干吧臭小子!”李玉虹看了眼手机锁屏上的时间,伸手去拽他胳膊,“约的十一点见面,现在都十点了你还没换衣服,你是不是在故意拖时间?”
  这话说对了,他还真是在拖时间。被戳穿了心思的岑今夏咂了下嘴。
  李玉虹揪着儿子嫩白的脸蛋,笑里藏刀:“你就别动歪心思了,今天这个亲非相不可,不可能让你逃掉的。”
  岑今夏痛苦地抓了几把头发,控诉道:“拜托老妈,我才二十三啊!有必要大学一毕业就结婚吗!”
  “有必要,非常有必要。”李玉虹严肃地说,“现在出了校园没有老师管着你了,就得让你的未来丈夫管着你,省得你整天上蹿下跳不务正业。”
  “行了别叨叨了,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直接换吧。”
  岑今夏屈服于李玉虹的淫威,最终还是把皮衣和口子开得足有一个巴掌大的破洞牛仔裤换掉了。
  此刻他站在穿衣镜前打量着自己:杏色衬衣,白色毛衣开衫,一个洞都没有的浅色牛仔裤,白色板鞋。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略长的黑发盖住了打满洞的左耳。
  好无趣,真的好无趣。
  这样无趣的装束让岑今夏觉得自己和满大街随处可见的温柔可人款Omega没有任何的分别。
  李玉虹却对他这一身很满意,甚至看上去非常感动:“我终于有个正常的儿子了!”她假装用手背搽去眼角并不存在的泪。
  岑今夏没兴趣看李玉虹的表演,把手机耳机等等必备物品塞进了衣兜里,然后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嘟嘟囔囔地抱怨着:“……迟早得被你折磨得猝死。”
  李玉虹握着岑今夏的肩膀推着他走,一直把人推到小区停车场,囫囵塞进车后座里,自己座上了驾驶位。
  岑今夏困入膏肓,伸出手胡乱地摸了几把摸到开关摁下,把靠背放倒,像具死尸一样横在宽敞的后座上,没几秒钟就睡去了。
  坐在前面的李玉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狠狠踩下油门发动汽车。
  这次相亲的地点是李玉虹决定的,她托朋友帮忙搞到了D市的一家老牌米其林的位置,既出钱又出力,无非是想让这次相亲能有个好的结果。
  不过他们家离这家米其林餐厅有点远,开车过去至少要四十分钟,而现在距离约好的十一点,只剩下不到三十分钟了。
  李玉虹生怕岑今夏迟到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开着车一路暴冲。
  这车开得极其不稳,害得岑今夏在后座里跌来撞去,饱受摧残。
  岑今夏被弄醒了,痛苦地捂着脸嚎叫:“你是D市藤原拓海吗!”
  李玉虹骂道:“你闭嘴!别耽误老娘发挥!”
  十点五十九分,两人险险抵达餐厅门外。
  岑今夏揉着眼睛从车上下来,一边用手打理略显凌乱的头发,一边抬头看向餐厅的招牌——initiale。
  这是英文吗?
  岑今夏从高中到大学都是混过去的,英语烂得一塌糊涂。
  “老妈,这词啥意思啊?”他望着那串花体字母,随口问道。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