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ABO鲜花美人 作者:关风月

字体:[ ]

  《ABO鲜花美人》作者:关风月
  文案:
  完美婚姻只是一场无爱的骗局。
  【徐三少成名的香水作品名为“鲜花美人”,浓烈、经典,永不过时。
  他从没想到,自己的婚姻也会像塑料花一般,完美得虚假。】
  .
  温文尔雅笑面虎x美貌骄纵小少爷,狗血怡情,8.21开始隔日更,保证HE。
 
 
第1章 
  盛夏,八月,楚江城万里无云,连蝉也被晒得销声匿迹。
  徐朗月瞒着哥哥,驾车出城,去找自己刚刚归国的“未婚夫”。
  徐三少一直开到城中有名的会员制高尔夫球场,此处占地颇广,名义上是球场,球童却个个都是堪堪过了十八的俊男美女,不仅盘靓条顺,小意温存,连信息素等级都是A级,做的是什么生意不问可知。
  徐朗月第一次来,此地连泊车的侍应生都眉目英朗,身材高挑,笑吟吟引着他停了车,却没有请他出示身为会员的证明。
  徐朗月对别人的信息素极之敏感,哥哥徐长明笑话弟弟是“好灵敏的小狗鼻子”,侍应生一接近,他便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水芙蓉气息,很温和宁神,应该是被刻意挑选来迎客的beta,能降低新客人的警戒心,营造宾至如归的幻觉,又不至于抢了那些omega球童的风头。
  徐朗月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扶着车门,皱眉向后退去,出于调香师的职业病,反射性开始思考,这是哪种水香调,该怎么调和、应用……也只有靠着这样的思考,他才能忍耐其他人的信息素带给他的冲击感。
  侍应生看出他的不适,只得收回戴着白手套的手,站在一侧等着他。
  徐朗月忍住泛到喉头的恶心——他这几个月都待在实验室,闻合成的香料和信息素还好,忽然闻到真人的味道,真是受不了,偏偏他这个怪病还说不出口,什么样的人会晕别人的信息素?这一定会落得个性冷淡的下场。
  徐朗月摸索着衣兜里的喷雾,对准自己喷了几下,这是他自调的香,名字就叫做“无色”,能压得住大多数人信息素的味道,让他的嗅觉暂时得到安宁。
  小少爷虽然怪癖多,但到底家教还在,勉强深吸了一口气,手软脚软地站起身来,对侍应生道了句抱歉,又忍不住在心底暗骂自己:“要见那个混账王八蛋哪天不行?就该在自家主场迎战,这样怒急攻心跑过来,还没找到人就先慌了阵脚,真是出师不吉,可恨、可恨!”
  从小到大,一遇到温鸿玉他就要吃大亏、走背字,到如今又要被迫嫁给人家,却是不习惯也得习惯了。
  “不用客气,您是来找人的吧?请这边走。”侍应生很是温柔地看着他,视线落在他脖颈间的项圈上,竟有几分暧昧、几分怜惜。这年头很少有omega会戴着项圈出门了,除非是腺体非常敏感的类型,才必须时刻保护起来。
  徐朗月整了整衣袖,抬头对侍应生笑了一下,对方瞬间恍神,看他的眼神更加不对了,徐朗月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天真而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人的?哦,我今天来得急,拿的是我哥的会员卡,你们应该能通融一下吧?”
  侍应生讲话的声音分外磁性,靠向他的距离也近了一点:“没问题,我不会检查您的会员资格的。”
  徐朗月听得古怪,不禁皱起眉头,徐三少爷从小养得娇,又因为鼻子过于敏感,闻到不喜欢的味道会生大病,所以很少出门交际,以至于城中名利场上的人物都认不出他来——若不是徐家现在的情况危在旦夕,徐长明是断断不会疏忽了对宝贝弟弟的保护,放他一个人乱跑到这些不干不净的地方的。
  然而徐三少爷有时是一根筋了点,却不是傻,立刻就明白过来,如警惕的小猫一般,竖起雪白的尾巴,炸着毛拉开了自己和高大侍应生的距离:“我不是——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哥是亲哥,不是干哥哥!我也不是上门送货的!”
  原来对方不看他的会员卡,是以为他被金主包养,叫了局子。这种送货上门的金丝雀想必不在少数,球场里的员工顺手勾搭一两个也是常事。
  徐朗月说罢,含着几分愠怒,丢下满脸尴尬的侍应生,甩袖而去,也不顾自己会不会迷路。
  结果他绕着球场走了快半个小时,才找到温鸿玉。
  温鸿玉和一群狐朋狗友们攒了个局,众人正坐在观景露台上,看身材高挑妖娆的男女侍者弓下腰去示范如何发球,裙子和裤腰都拉得略低,正是满目夏日好风光,穿得清凉,看得眼热。
  徐朗月却只穿白衬衫牛仔裤,牛仔裤是他从上学时穿到现在的,原来读生物化学,熬夜做实验时试剂溅到裤脚,烧出的一小块苍白如今还在,他有时活得精致无比,有时又充满理工科宅男的随性,这条裤子他穿着最舒服,那险些烧到他脚上的实验也启发他做出了毕生最得意的一瓶香水,这往事带给他勇气,所以今天他一定要穿——
  来见仇敌,不穿战铠怎么行?
  徐三少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等会儿怎么开口,缓缓踏在了草坪边上,牛仔裤泛白的边缘被他穿上身,倒成了刻意磨出的鹅卵石,有种天然的风流。
  待观景露台上的人群看清他时,连夏日徐舒的暖风都窒了一窒,球童们也忘了挥杆,所有视线都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了他身上。
  徐朗月的名字得自《古朗月行》:“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他人如其名,真是当空湛湛一轮月,眼睛里含着一汪星辉似的那么有情,明明不算太高,又较为纤瘦,乍看只是面皮白净些,可再看一眼,便令人只觉心头清凉,忘却了身在八月。
  ——原来“美”本身,就是一种可怕的力量。
  小少爷本人倒没意识到身边的反常,他心里装着事,有三分惧七分怒,踢踢踏踏顺着回旋梯走上了露台,若非强撑着不想在温鸿玉面前示弱,早就该忧愁得低头看地,抬也不肯抬起来了。
  他上了露台,四下逡巡,好几年没见,也不知道温鸿玉长的是个什么人模狗样,只得皱起好看的眉头,直接发问道:“我来找温鸿玉,请问有人看到他了吗?”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