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捡到了一只A 作者:一枚纽扣(下)

字体:[ ]

  
 
 
第30章 
  唐宙知道易感期的Alpha对Omega来说很危险, 但他也知道易感期的Alpha有多渴望一个Omega在身边。
  谢时新帮了他那么多次,唐宙没理由现在甩手而去。
  “我留下来……”
  唐宙最后的陪你二字还没有说出口,整个人就被扛了起来。
  几步之后, 唐宙被谢时新仍在了他的大床上。
  唐宙在床上弹了一下,谢时新就下来了。
  “唐宙, ”谢时新抱着他,喊他的名字:“你是唐宙吗?”
  唐宙:“我是。”
  谢时新:“多说一点话, 让我确认是你。”
  唐宙觉得谢时新很莫名其妙,但他的脑子不足以让他多思考,谢时新的信息素也让他头晕脑胀,此刻他的信息素也在往外飘。
  唐宙问:“说什么?”
  谢时新低下头, 生生咬掉唐宙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回答我的问题。”谢时新说。
  唐宙:“嗯。”
  谢时新继续咬掉第二颗。
  “你喜欢的口味。”
  “桃子。”
  谢时新继续第三颗。
  “我喜欢吃什么?”
  “海鲜, ”唐宙说完又补了句:“可是你,已经,不喜欢吃了。”
  谢时新笑了一下,继续往下。
  而他的问题。
  谢时新:“上次做的时候, 我让你喊我什么?”
  唐宙疑惑:“什么?”
  谢时新不怀好意:“你知道的, 说。”
  唐宙这才说:“老公。”
  谢时新继续。
  “你亲你哪里的时候,你喊得最大声?”
  “蝴蝶骨。”
  谢时新咬开唐宙的背带,语调似乎也变了, 不像在门口那么艰难。
  “谁体力特别差?才两次就不行了?”
  “我。”
  谢时新笑声很闷, 他把唐宙两只手的手腕都握在手里,放在他的脑袋上。
  “确认是我了吗?”唐宙声音很软,很无力。
  谢时新眼角带笑,却说:“没有。”
  唐宙委屈了:“你怎么这么古怪?”
  “还差一点,”谢时新把手伸下去:“让我认认这个。”
  唐宙缩了一下。
  空气里,金丝楠木和红豆也煮在了一起。
  这种混合气味唐宙很熟悉, 所以更加刺激唐宙的神经,让他的细胞产生许多冲动。
  谢时新的相认,认了非常久,他也非常有耐心。
  唐宙躺在床上半阖着眼,身上一半是浅黄色的灯光,一半是谢时新的影子。
  穿了衬衫的唐宙,给谢时新一种很新的感觉。
  他早上就发现了。
  现在衬衫坏了,更加让谢时新兴奋。
  “我们唐唐从小就白,皮肤还特别好。”赵渺的话突然出现在谢时新的脑子里。
  谢时新边认小唐宙,边观察他。
  是很白,皮肤也很好,很光滑。
  只是现在,白皙的肌肤下,透着粉粉的红色。
  小逗号此刻紧紧闭着,脸上也展示出了只有这种时候才有的表情。
  他的手紧紧抱着谢时新的肩膀,指甲几乎要陷进谢时新的肉里,这大概是他唯一用力的地方。
  第一波相认结束,唐宙直接瘫倒在床上。
  他双手无力地放着,大概见谢时新状态好了些,问:“你还难受吗?”
  谢时新:“不难受了。”
  唐宙小声抱怨:“你就是这样让我陪你的吗?”
  谢时新靠过去:“还没完。”
  唐宙:“你不是已经不难受了。”
  谢时新用新长的胡渣刮唐宙的脸蛋:“还需要一管新的抑制剂,才能彻底好。”
  唐宙被弄的好痒:“什么抑制剂。”
  谢时新:“你。”
  接下来才是谢时新真正的战场。
  抑制剂散发着他迷人的红豆味,谢时新好像自己被煮进了一碗红豆汤里,红豆浓郁的香,红豆粘稠的触感,不断将他包围。
  他一次一次地游到汤底,一次一次感受红豆汤滚烫的热度。
  这次的谢时新和往常的都不一样,唐宙能明显感受到。
  或许是因为谢时新易感期的缘故,唐宙比以往要更加敏感,也更加渴望得到谢时新的全部。
  最后糊里糊涂的,他突然对谢时新说:“我想要你标记我。”
  谢时新明显顿了一下:“什么?”
  唐宙:“标记我谢时新,我要成结标记。”
  唐宙的要求对谢时新来说是巨大的诱惑。
  在Alpha的易感期,一个Omega对Alpha这么说话,已经足以让Alpha丧失理智,更别说这个人是唐宙。
  不过谢时新还是强忍着生理需求,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忘了你会过敏吗?”谢时新低着嗓子问唐宙。
  唐宙摇头:“成结标记不一样,成结标记不会过敏,上次就没有过敏。”
  谢时新:“你别骗我。”
  “没骗你,那次,为了药效,我没有给自己打抗过敏的药,结果你不是看到了,我什么事都没有,我没有过敏。”唐宙努力解释。
  谢时新看着唐宙的眼睛思考了一会儿。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