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双Alpha怎么了 作者:雪压眉

字体:[ ]

  《双Alpha怎么了》作者:雪压眉
  文案:
  双A都市奇幻文
  温润深沉内敛深情攻vs冷淡沉静强大武力满点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幻想空间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愿,桐斜 ┃ 配角:┃ 其它:无
  一句话简介:双Alpha的绝美爱情!
  立意:你是我的情有独钟
  ————————————————————————
 
 
第一章 冷檀。
  桐斜在路边把盛愿捡回家的时候,还不知道盛愿就是他失散多年的男朋友。
  .
  十一月二十三日,小雪。
  桐斜穿着风衣走在漫天飞絮的路上,右耳挂着一根耳机,手里捧着一杯温热的巧克力奶茶,不急不缓地步行回家。
  一辆赶着投胎的破烂面包车连冲带撞地从他身旁“嗖”的一声极速漂移了过去,轮胎毫不客气扫起一片纷纷扬扬的沙尘。
  桐斜的脚步一顿,锃亮带雪的黑色皮鞋上落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飞灰,他低头扫了一眼,扔了手里的奶茶杯子,心平气和地继续往前走。
  面包车在他身前不远处停了下来,几个人高马大的Alpha接连从车里跳下,交谈说话的声音传到桐斜的耳边:——
  “老板收到的消息说人就在这附近,哥儿几个分头找!”
  “放心,盛愿这次肯定跑不了!”
  “我去东边看看!”
  桐斜没兴趣插手他们的事,旁若无人地沿着路边向前走,慢悠悠溜达过两个胡同,忽然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Alpha信息素气味,以及淡淡的血腥气。
  桐斜四下扫了一眼,在地上发现了几滴还没有干涸的血点,墙壁上有一道新鲜明显的刻痕,是兵刃打斗留下的痕迹。
  受伤的应该就是外面那几个Alpha要找的人。
  桐斜顺着沿途的血迹走过去,转过巷口往里一望,先看到的是一双黑色的皮鞋,落在地上的腿很长,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男人坐在地上,脖颈下垂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男人的额角、脸庞、耳根都是鲜血,唯独侧脖颈有一片皮肤异常的干净苍白,那Alpha被一把雪亮长刀死死钉在墙上,刀尖从腹部刺入、穿出胸膛,再深深钉进墙壁里。
  一看就伤的很重。
  桐斜面不改色地走过去,抬步走进巷子里,居高临下地盯了他一会儿,脚尖踢了踢那人的腿,淡淡问:“喂,你还活着吗?”
  地上的Alpha双眼紧闭,没有任何反应。
  桐斜伸手在他脖颈上试了试,脉搏跳动地凌乱而微弱,所幸还没断气,看样子还有救。
  他一手握上刀柄,利落地将长刀从Alpha的腹间抽出,紧接着一股温热的鲜血豁然喷了出来,劈头盖脸滋了桐斜一身。
  狭窄逼仄的巷道内,一股冷檀香连带血液的味道全然炸开,向四周空气悠悠荡去,桐斜不由“啧”了一声——这Alpha信息素的味道浓的几乎化不开,能“十里飘香”,简直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有个重伤患。
  Alpha的身体失去平衡,不受控制地向一侧倒去。
  桐斜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他的肩,很不讲究地单膝跪地,将缠在手腕上的黑色护带解了下来,给Alpha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处理。
  这时候在外面四处搜寻的Alpha们闻着味儿找了过来,大马金刀地往巷口一竖,从腰间挂着的玄铁刀鞘抽出了锋利的武器。
  “小子,想要命就别多管闲事,”为首的中年男人瞥了地上的Alpha一眼,五官带着长年累月雕刻出来的暴戾与凶恶,他吊儿郎当对桐斜道:“你可以走,你身后那个得留下。”
  桐斜听了轻轻一挑眉,没说话,抱臂靠到一边的墙上,让出一条路,看看这群Alpha到底想干什么。
  东区的治安环境一向很乱,这种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作恶的事并不少见,一天至少有二十三个小时在鸡飞狗跳,桐斜对此见怪不怪。
  这群半路杀出来的“恶霸天团”没闻到桐斜信息素的味道,以为这人是个Beta,根本没往心里去——东区的人都是倚强凌弱的刺儿头,这种平平无奇的Beta明哲保身都成问题,肯定不敢多管闲事。
  一个拎着小箱子的男人走到Alpha旁边,粗略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情况,汇报道:“还剩最后一口气,来不及把他带回基地了,到时候Alpha腺体失活,就没有价值了。”
  现在的社会并不是单纯的ABO分化,几十年前在Alpha和Omega人群中又进一步分化出了新的层次等级,有高级腺体、也有低级腺体。
  在“腺体转移技术”普遍推行之后,低级腺体携带者可以通过移植高级腺体,来提升自己的各种能力,与此同时,以抢夺、贩卖高级腺体为生计的坏蛋也应运而生,社会上把这种人统称为“腺体强盗”。
  这群恶人专挑落单的高级Alpha或者Omega下手,从受害者的后颈里生生挖出高级腺体,再拿到市场上明码标价,卖多少赚多少。
  桐斜心想:这个受伤的Alpha应该是个高级腺体携带者,怪不得会引火烧身。
  为首的腺体强盗听了这话拧起眉,简短命令道:“直接把他的腺体剖出来,放到培养基里,带回基地。”
  说完他粗暴地揪着Alpha的头发,把他的头按到了地上,露出白皙的后颈,另外一人从箱子里拿出一管消毒喷雾,对着他的脖子一通狂喷,空中悬浮起几层透明泡沫,制造了一个简单的无菌环境。
  锋利薄刃的手术刀划破了Alpha后颈的表层皮肤,正要准备下一步动作,这时一道冰蓝色的剑光倏地闪过,只听“锵”的一声,手术刀直接被挑飞了出去!
  动手的人是桐斜,他手里握着一把蓝色长剑,站在几人的脚边,垂下眼轻声道:“适可而止吧。”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