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怀了隔壁学弟的崽后 作者:路回清野

字体:[ ]

 
  书名:怀了隔壁学弟的崽后
  作者:路回清野
  文案
  现代ABO
  1、
  许砚安难得去一次酒吧,结果忘打抑制剂,稀里糊涂的和一个alpha睡了。
  一个月后,他突然惊恐的发现自己怀了。
  重点是,他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在哪儿!
  在打胎还是打胎两者之间,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打胎。
  可谁知道刚出门,隔壁的弟弟就走到他面前,说孩子是他的,甚至还拿出了户口本,说要和他结婚。
  ——
  2、
  唐修竹从小就喜欢许砚安,虽然只见过一次,但并不妨碍他喜欢了十几年。
  谁知道再相见居然是在酒吧门口,哥哥像是进入了发情期,细长的手指勾着他的衣摆,红着眼睛求他帮忙。
  原本仅仅只是临时咬一口标记一下的事情,谁知道最后发展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结果第二天醒来再见面,哥哥竟然把他给忘了。
  一个月后。
  他突然发现哥哥怀了自己的孩子,并且还要去医院把他的孩子给打了!
  他决定再也不隐瞒自己是孩子他爸的事实了。
  ——
  文前排雷:
  漂亮耐心阳光偶尔丧一下美人受*帅气沉稳打游戏超六学神攻
  受的信息素是荔枝玫瑰,攻的信息素是竹子。
  1V1年下。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砚安、唐修竹 ┃ 配角:许砚川、管鸿英、嗷呜……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立意:轻松,甜,人生与理想。
  ==================
 
 
第1章 Chapter1
  在CAD上将设计图纸画完最后一笔,再抬头时,落地窗外边已经灯火通明。
  许砚安将文件在电脑上保存了后,往椅背上一靠,屈起两根手指捻了捻睛明穴,偏头看了一眼外边。天气像是还行,夜空有星星,晚风吹动着窗外的那棵法国梧桐晃动了几下,树影也随之在地面上摇晃一下。
  微信消息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发来推送,之前一直忙着没来得及看,不过即便没看,也差不多能猜到是谁发来的消息。
  许砚安拿起手机看消息时,顺便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半了,整个办公区域又是只剩下他一个人苦守到现在,忙到现在饭也没来得及吃。赶图纸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关上了电脑后,简直饿到怀疑人生。
  果然是他妈发来的消息。
  母后:安安啊,下班了吗?
  母后:是这样的哦,隔壁黄阿姨说是给你看好了一个小伙子,今年刚刚研究生毕业,是个Alpha,比你大两岁,照片我给你发过来了。
  母后:看到消息回我一下哦,你晚上吃过饭了吗?
  许砚安这个人有个毛病,一饿就会丧,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被家里人催着相亲的时候更甚。
  砚安:妈,我才二十三岁。
  陈女士显然是一直捧着手机等消息,许砚安这消息才刚刚发出去,她跟着就回了消息过来:
  母后:二十四了。
  砚安:我们新时代新青年向来不说虚的,就是二十三岁!/抓狂jpg。
  母后:人微信我给你推过来了,你记得添加一下。
  消息发送过来之后,果然跟着又推了个微信名片过来,直接无视了许砚安的反抗与挣扎。
  看着对方那漆黑的头像,许砚安烦躁的将手机丢在桌上,继续瘫在椅子上。
  简直更丧了。
  天天工作一大堆,还经常吃不上饭,最可恨的是,作为新时代青年居然还要被催着相亲!
  许砚安越想越丧,丧出天际,丧极必反。
  妈的,去喝酒!
  决定就行动。许砚安一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脖子上挂着的工牌揉吧揉吧丢工位上,提起外套就离开了公司。
  像是突然就暖和了起来,晚风吹在脸上,竟然带着一点春天的感觉,在工位上坐了一天,这会僵硬的骨头被风一吹,甚至松快了不少。
  许砚安早上出门的时候,白色卫衣里面还穿着一件秋衣,这会走几步,竟然还有些微热。他在公司附近的麦当劳里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又拎着一杯冰可乐和樱花味的甜筒就打车往酒吧一条街去了。
  许砚安其实很少逛酒吧,上一次来还是去年十一月管鸿英失恋,他陪着一起来的。
  结果他一口酒没喝,管鸿英就跟打开了泪闸一样,一边哭一边狂喝酒,没多久人就不清醒了,就这样还要喝,哭声到最后都快要和酒吧音响肩并肩了。
  这么一来许砚安就更加不敢喝了,生怕管鸿英出事,走哪跟哪,上厕所都跟着。
  酒吧一条街这边最近也没什么改变,许砚安按着记忆中的方向找到了当时的那家酒吧,走进去后这会人还不是很多,酒保在前台旁边坐了一排,其中一个见到许砚安走来,吹了个口哨:“呦,今天怎么来了?”
  许砚安愣了一下,朝着那人看了去——长脸栗子头,五官挺好看,脖子上还有个毛毛虫纹身,身材很好,是个Alpha。
  许砚安努力的在脑海中回忆这号人,想了十来秒钟也没想起这人是谁,点了一打嘉士伯后,才重新看向那人,道:“我们……认识吗?”
  那酒保站起来去给许砚安拿酒,笑着说:“去年十一月,你和你朋友一起来的,你那朋友好像失恋了,哭的死去活来。”
  许砚安:“……”
  许砚安:“呵呵……您还记得这事啊。”
  酒保略一点头,提着酒领着许砚安在靠近舞池的一桌坐了下来,然后从口袋拿出了一包烟,弹出一根给许砚安递了过去,说:“抽吗。主要是对你印象深刻,你长得好看。今天一个人来的么?”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