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行不得野+番外 作者:弄清风(上)

字体:[ ]

行不得野
  作者:弄清风
  文案
  相野,家住烂尾楼,无父亦无母。
  可忽然有一天,本该已经死去的父母再次出现,于是谎言崩塌,真相重构,世界在神秘诡谲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荒林里的鹧鸪每天都在喊:行不得也,哥哥。
  行不得也,意喻前路艰难。
  谁在监视我?
  谁想要杀我?
  你说我行不得‘野’,我偏偏弱不禁‘疯’。
  【昼消积雪,夜涌狂澜】
  邢昼X相野
  悬疑冒险,一路同行。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相野 ┃ 配角:邢昼 ┃ 其它:楚怜,决明,陈君阳,陈君陶
  一句话简介:昼消积雪,夜涌狂澜
  立意:哪怕前路艰险,也要坚守正义,找寻真相。
 
 
第1章 归来
  “嘟。”
  “嘟。”
  “嘟。”
  电话终于接通。
  “我是相野,我现在在江州市南山区长途汽车站的公共厕所里跟你打电话。如果你真的是那个可以帮我的人,请听好:十五分钟后,一对自称我父母的男女将要带我坐上前往清水市的车,车牌号是江A5X62T。他们有问题,我怀疑他们想杀我或者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东西。”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握着手机,皮下血管略显紧绷。他的语速很快,声音刻意压低,正如窗外突然下起的雨。
  急,骤,且冷。
  “还有,有人在监视我。”
  “事情很诡异,我——”
  “咚。”像什么东西敲击玻璃窗。
  他霍然回头,只见一截枯枝要掉不掉地挂在外面窗台上,想来正是发出声音的罪魁祸首。而透过窗户望出去,一个撑着伞的模糊身影站在雨幕里,隔着十来米的距离静静地望着他,令人毛骨悚然。
  是巧合?
  还是那双一直在暗处盯着他的眼睛,又出现了?
  相野紧握住手机,厕所里只有他一个人,气氛开始沉凝。窗外的那个人一直没走,风雨拍打着窗户,像是要把仅有的空气再次压缩,挤得心脏都开始受不了,想要挣脱束缚。
  细长的眉微微蹙起,他又忍不住开始咳嗽。
  咳嗽声打破了沉寂,可电话那头依旧没有回音,像无声的沉默,甚至让人怀疑到底有没有人接听。相野自嘲地笑了笑,抬手抹了抹嘴角并不存在的血迹,正想转身离开——
  厕所的门忽然开了。
  一个男人走进来,他很高,比一八零的相野还要高半个头,穿着黑色的风衣,身材板正,眉目冷厉,好似一柄随时都能出鞘的刀,浑身上下透露着危险的气息。
  相野之所以观察得那么仔细,是因为对方的黑色靴子上有雨水和泥土。那件风衣好像也是防水材质,依稀有雨滚落的痕迹。
  一个规模不大又地处偏僻的小汽车站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男人,怎么看都很不寻常。
  相野现在看谁都可疑,但这个人好像真的只是进来洗手。他冷淡地扫了相野一眼,便径自走到水池边打开了水龙头。
  哗啦啦的水声跟雨声合成了二重奏,相野看着他低头洗手的背影,微微眯起眼。
  “小野?小野?车子快来了,小野。”女人娇柔的呼喊声从门外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快要贴到门上,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
  相野的神经跳了跳,瞥了眼窗外,那个撑伞的人已经不在了。
  正在洗手的男人对于门外的叫喊声置若罔闻,他只是在洗手。可洗手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哪里需要花那么长时间?
  相野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诡异得让人觉得世界都开始不正常。
  “小野?小野你还在吗?妈妈在等你,小野。”
  催促声中,相野默默地把手机揣进兜里,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推门走出去。
  可他不知道,门关上的刹那,正在洗手的男人抬起了头。镜子映出他没什么表情的脸,他从旁边抽一张纸擦干手,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
  另一边,相野迎面撞上等在男厕门口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粉色的套装,长发绾成一个漂亮的发髻,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因为保养得好,这副打扮也毫无违和感。她笑得温柔且讨好,“小野啊,妈妈看你去了那么久,有点担心。你身体还好吗?有没有不舒服?”
  相野没有回话,目光扫向她身后,反问:“他呢?”
  女人答:“你爸买吃的去了,那边有玉米和红薯,他怕你饿,买点带在路上吃。你还小,正在长身体呢,得多吃点。我们一家三口好不容易才团聚,等回到家,安全了,妈妈再去买点菜,你想吃什么妈妈都给你做好不好?”
  两人说话间,又回到了检票口。拎着大包小包的乘客已经排起了长队,整个候车大厅充斥着各种气味,还有阴雨天特有的潮湿气息。
  这样的环境令相野感到一丝丝不适,他忍着喉咙里的痒意留意着周围的情形,很快,那个自称他父亲的男人出现了。
  男人手里拎着满满一袋吃食,是汽车站里就有卖的东西,可他的鞋子是湿的。刚才站在厕所窗户外面的,是他吗?为了防止自己跳窗逃跑?
  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广播声打断了相野的思绪。
  “旅客们请注意,从江州发往清水市的班车即将进站,请做好检票准备。旅客们请注意……”
  相野抬起头看向墙上时钟,距离发车还有:五分钟。
  玻璃门外,风雨如晦。偶有一缕风透过门缝吹进来,明明已经是六月的天,却依旧寒凉刺骨。
  这让相野不由得又想起了三天前的那天,一切的起点。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