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跟哒宰一体双魂的日子+番外 作者:风格兰仕

字体:[ ]

 
文案:
    本文又名《那些年被黑泥祸害的人们》,《不写文就不举》,《全世界的催更新信件》!
    作者立志于把那些三次元凉了的人们找回来重新写完他们的文,比如说费佳鸽子精组合,某只三花猫。
    津岛修治(三次太宰):我的异能绝对是作者的恶意!与我本人无关。
    某黑泥(二次宰):请问今天的费佳文写完了么?
    本文宰会叛逃,但是不会虐三人组。出逃以后,成立新的阵营,不在原来的武装侦探社。
    文艺版文案:
    你是外表美丽、内心酸涩的红樱桃,
    我是外表暗沉、入口甜蜜的黑樱桃。
    我们是同一个柄上衍生出来,
    相似又不同的存在,
    到底是命运的垂青,
    还是恶魔的狂笑,
    死去、凋零、重生、一体,
    本来就模糊不清的命运,是否能够迎来久违的欢声笑语呢?
    -------------
    来自作者的贴心小提示:
    由于个人还在努力的研究文豪太宰作品的内涵,如有OOC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内容标签:综漫 成长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太宰治(津岛修治)┃配角:中原中也、某些刀子精,以及死神小学生┃其它:文野
    一句话简介:文豪太宰治与黑手党太宰治的相遇
    立意:我与你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
 
  ☆、001(捉虫)
 
  “非常遗憾,日本文坛再次的失去了一颗璀璨的星星,作家津岛修治在6月18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横滨镭钵街再次发生爆炸,到底是不是前两年为了阻止政府开发的恐怖组织再次的宣告呢?本台记者将会持续为了报道。”
  ——————
  缓缓的张开眼看着四周异常熟悉的景色,白到有些晃眼的墙壁诉说着,自己再次没有死去的事实,不知道山崎怎么样,是否又一次先一步前往了极乐的世界。
  津岛修治或者说笔名太宰治的日本著名文学家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了,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有些走神。
  “太宰大人,首领说请您在醒来以后前往他的办公室一趟。”
  一个身着黑色西装跟电影中的黑手党的装扮异常相似的男人一本正经地来到了太宰治的床边转述着首领的命令。
  太宰大人?
  津岛修治将鸢色的眼眸移到了面前的身着黑衣的大汉身上,有些困惑为什么不是身着白衣的天使,还是这位是地狱的使者?
  不过当他感知到自己身上微微的疼痛时,他低下了头,幼嫩的没有丝毫老茧的手在第一眼被看到的时候,津岛修治就明显的察觉到了不对劲。
  再看看垂首站在病床左下角的男人,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津岛修治拿出了成年独有的虚伪,故作从容地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毕竟,这个世界上应对大部分的陌生人或者不是怎么熟悉的人来说,一个点头,一个故作深沉的‘嗯’,一句‘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就足以应付许多人了。
  因为其实他们并不在意你的言语,他们只是自顾自的高兴、自顾自的说话、自顾自的释怀。
  仔细观察了一下病房的环境以后,他已经确定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一些神奇的事情,因为麻药的效果还没有过去,他艰难挪下了床,绕过仿佛木头一样的黑衣大汉,来到了病房自带的洗手间。
  镜子里浑身绑满绷带的少年,露在外面的那只鸢色眼眸,更是加深了津岛修治的猜测,他借‘尸’还魂了。不过,没有呼吸机没有吊针,也没有在太平间醒来,那么也许是自己把这个少年的魂魄‘挤’出去了吧!
  看着镜子里原本应该有着花儿一般柔软的眼神的少年,如今眸子里流露出来深深的厌世情绪,看到镜中的模样,津岛修治露出了一个自嘲的弧度。
  不过,原来那些神神道道的阴阳家的人所说的名字是‘缘’的理论是真的吗?太宰?!
  想到自己的这个笔名的来源,又想到那个名为大庭叶藏自己笔下的少年,再想到那个流传在家族的传言,津岛修治感觉有些荒谬。
  津岛家的源头是某个大名的后裔,这个传闻虽然在家族经久不息的流传着,但是比起别家的族谱为证,自己的家族却是毫无证据,因此幼时也只是当作笑话一般。
  甚至这也是自己厌恶家族的一个原因,毕竟,想方设法的提高自己的地位这种世俗到有些可笑的行为,侧面的证明着家族的可悲。
  但是,这一刻不知为何早已忘记的流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那个所谓的皇族血脉有定数的理论,在那个曾经皇权至上的国度是一道铁律一般的存在。
  命运吗?曾经学习过马克思理论,也曾相信无神论的津岛修治头脑越发的混乱起来。
  被老大通知来叫少年的黑衣大汉,看着从洗手间出来的少年,浑身缠满的绷带,以及露出的唯一完好的一只鸢色眼眸,想到自己家里的臭小子活泼健康的样子,到底是不忍心的提醒了一下迟迟没有动身的少年。
  “太宰大人,首领要你马上去!”
  着重强调的‘马上’以及黑衣大汉的满脸煞气并没有吓到沉浸在思绪中的津岛修治,反而在精确的感知到了对方的善意,他抬首含蓄笑了笑,
  “好的,可以,请你带我去吗?我现在好像有些不太方便。”
  少年轻轻地抬了一下吊在胸前的手臂,回视着黑衣大汉的眼睛,虽然搞不明白现在的事情到底该怎么处理,但是他预感到也许这一次他或许能写出一本可以获得芥川赏的作品。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