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嫁给地狱辅佐官之后+番外 作者:兔橘

字体:[ ]

 
  文案:
  十轮审判,无惨本该坠入地狱深处,却由蜘蛛主人提为地狱少女(划)妇永生还债。
  期待了无惨下地狱已有千年之久并且实施了无数次诅咒的鬼灯默默拿起了狼牙棒,争取到对方双份打工套餐。
  身为地狱第一辅佐官,据传说他有一位令人骄傲的屑娇妻。
  而实际上,鼻青脸肿的无惨:……我想离婚。
  ———路边的地狱常住户口不要随便拿——
  阅读指南:
  1、鬼灯x无惨
  2、视角待定
  3、不是无惨黑(重点)
  内容标签:综漫 天作之合 婚恋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鬼灯,无惨┃配角:其他┃其它:
  一句话简介:为了离婚而在地狱打工的日子
  立意:寻求生命的意义
 
 
第1章 
  木船下的河水退去泥泞,污浊的颜色逐渐如鲜血一般,透红的水流中隐约翻滚着一条和螃蟹打架的巨蛇。
  一只大钳子搭上木船的边缘,但在看到船上的过路人后立马缩回钳子,紧接着给了最近的巨蛇狠狠一击,巨蛇也不客气,直接张开大嘴把螃蟹吞进了肚子。
  童磨单手摇着扇子,笑吟吟地注视这一幕,“哎呀哎呀,三途川的主人又要吃撑肚子了。”说着的同时,还不忘怜惜地摸了摸怀中的手。
  “我不要下地狱,错的根本不是我,都是那个贱/人!”因为失去一只手,船尾的年轻女人不停哭泣,眼泪弄湿了脸蛋精致的妆容,整个人狼狈不堪。
  童磨笑容满面,安慰道:“小姐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这只手的。”不难从童磨表情中看到他的认真,但见年轻女人迟迟不展开笑颜,童磨微微蹙眉,受伤道:“看来小姐姐没有感激我的意思。”
  他可是打算做个好鬼来着,童磨委屈巴巴地想。
  继国岩胜距离童磨最近,对他的作态习以为常,十分冷漠地拎起随身携带的武士刀,提醒他待会儿把这个吵闹的女人带下船。
  一片真心却没有一个人感叹,童磨收拢金色的铁扇,语气怀念:“哎,明明我和猗窝座是最好的朋友,我和他可有许多共同话题了,谁知道他总是不陪我们工作。”
  木船靠岸,鬼舞辻无惨放下木桨,给了童磨一个‘再瞎逼逼就把你丢下河’的眼神,童磨也懂事地闭嘴。
  夺衣婆在桥上两头忙碌,骂着突然跑掉去追星的悬衣翁,一时没有在意到鬼舞辻无惨一行人。
  “爆/乳姐姐。”童磨凑上去亲切地喊了一句,在整个地狱当中,能够喊夺衣婆一声姐姐的奇人只有童磨,然后随手把今天的工作对象交给她,年轻女人是被地狱通信送往地狱的,理所应当交由审判犯人过河的夺衣婆。
  夺衣婆盯向女人莫名消失的手臂,嘴角一抽:“手呢?”夺衣婆说话的对象是直接冲着童磨过去,不带一丝怀疑。
  童磨明显是想忽悠,张口就要滔滔不绝地发表他的感言,但鬼舞辻无惨懒得在这些事浪费时间,边往前走边道:“走了。”
  夺衣婆原地叹了口气,放弃似的目送鬼舞辻无惨三人离开,当看在鬼灯大人的面子。
  穿过阎魔厅的法庭,鬼舞辻无惨自觉放轻脚步,打开了眼前这扇画了灯笼草的房门。
  听到响动,屋内玩闹的座敷童子阴森森地盯向门口,见到进来的是鬼舞辻无惨,双双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鬼舞辻无惨对地上的两个座敷童子视若无睹,绕过她们想要上/床,近期累积的地狱通信过多,来来回回跑了近百次,这具肉身需要短暂的睡眠。
  刚掀开被子的一角,暖和的被窝中迅猛伸出一只脚。等鬼舞辻无惨反应回来,他已经躺在金鱼草花园的中央。后背压断了根金鱼草,恰好枕在鬼舞辻无惨的后脑,导致他的鼻尖飘散了股鱼腥味。
  座敷童子从鬼舞辻无惨砸出的破洞中跳出来,蹲到他的身侧无声陪伴,只是空洞的眼神并不能带来多大的温暖。
  看着天际的星光,阵阵吹过的凉风更加让鬼舞辻无惨的心头添上几分萧索。
  顶着一头乱发,鬼灯睡眼朦胧地坐起身,身上的被褥慢慢落下。长时间无休工作,好不容易睡到一觉,鬼灯的大脑暂时还无法正常启动。
  可是在看到墙壁破开的洞,鬼灯的注意顿时吸引过去,与其说是洞,不如说是一个人撞出的模样。鬼灯沉思着下床,脚刚触地,便看见躺在地面的外套,他记得这是无惨的衣服。
  左右不见鬼舞辻无惨,鬼灯简单洗漱后就独自去了阎魔厅的食堂。
  “无惨啊,我跟你说,我孙子前几天特别可爱的说………”阎魔大王端着他的超大份牛丼盖饭,扯住鬼舞辻无惨聊他可爱的孙子。
  鬼舞辻无惨不堪其扰,额角的青筋不由增多,这是个危险的讯息,如果鬼灯再不来,鬼舞辻无惨一定会上手揍人。感谢阎魔大王平时的和蔼和挨揍频率,鬼舞辻无惨并不惧怕殴打阎魔大王背后引发的问题。
  鬼灯走近,一句话效果显著地堵住阎魔大王的嘴,“阎魔大王,昨天的报表您写好了吗?”
  阎魔大王埋下头吃饭,逃避着鬼灯的盘问,当然也不需要盘问,就这态度和往日的表现,鬼灯没耐心地啧了嘴。这一声暴躁的啧嘴不止吓到了阎魔大王,还有同桌的鬼舞辻无惨。即便内心慌成一片浆糊,各种呼天唤地,两个人面色依旧维持住淡定。
  小白的出现拯救了两个人,“啊,鬼灯大人,无惨大人,阎魔大王。”伴随而来的是浓郁的傻白甜气息,完全没察觉到这边的不对劲,反而热情洋溢地跟三个人打起招呼。
  琉璃男抬起翅膀捂脸,小白能平安活到现在,一定要多感谢鬼灯大人。
  鬼灯平息下生气的情绪,和颜道:“今天是有什么事?小白桑。”
  “听说今天的集市有活动,到时会很热闹。”小白兴奋地说。事物繁忙的鬼灯自然是不知道这一消息,不等鬼灯回应几句,小白又道:“鬼灯大人和无惨大人也一起来吧。”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