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西楚]霸王无独 作者:放鸽子(下)

字体:[ ]

第60章 
  韩信听闻此言, 丝毫不觉意外。
  他却不继续劝说,只略作沉吟后,温和有礼地道:“先生怀忠贞之志, 不愿改弦易张, 另投他主, 亦是情有可原。只怪信言出唐突, 累先生难为, 还望先生见谅。关乎方才之事, 先生不忙做出决定, 待信此行有得,再请问先生。”
  出征?
  张良心念微动,四散神色一凛, 不禁看向一脸淡然、分明是将这话故意说予他的韩信。
  韩信显然不打算为他解惑,只轻轻颔首,从容离开了。
  张良那番自表志向、主动求死的话,反倒应验了他心中猜想:对方所忠者,非是刘邦,纯然是自身志向。
  既如此,倒也并非毫无回转余地。
  韩信漫不经心地想着, 算着时辰正好, 遂飞身上马至城外军营。
  初次以大将身份,向诸将下令大军开拔。
  章邯虽是困倦不已,但一到韩信出征的时刻, 还是自发清醒过来。
  他未出城去送,只赶至城头, 遥望那浩浩汤汤却又无不透着井然有序、彰显建制完整的关中军, 感叹称奇。
  谁能想到, 如此一支杀气凛然、秩序严整的劲旅,数月前还不过是军心零散、毫无士气可言的杂凑军?
  单这一手化朽木为神奇的练兵本事,韩信必然非是池中之物。
  韩信率军东征,一路昼行夜宿,行军速度并算不得多快,却可将士们的精力始终维持在充沛的状态。
  这扎扎实实的十万大军意在魏国,既不曾遮掩阵势、也未走函谷关的大道,兀自轰轰烈烈地绕东北行去,进逼魏国土地。
  这一偌大动静,自然逃不过魏国探子的耳目。
  乍然得此军报,一直将注意力放在东楚地那由项羽所领的主力军的西魏王豹,顿感猝不及防。
  那刘邦约盟时,口口声声道将以计分化楚军内部,与他瓜分关中之地。
  哪想刘邦根本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晓夸夸其谈的地痞无赖!
  楚都咸阳自始至终都安如泰山,大司马周殷连点水花都未溅起就命丧黄泉。
  未能叫他分上一杯羹,还既折损了二万人马与大将柏直,如今还被那名不经传的前执戟郎韩信给嚣张打上门来了!
  此时此刻,魏豹当真恨极了空口说白话的混账刘邦。
  但对方偏就能仗巴蜀二郡地处偏远,路途险阻,楚军暂腾不出手来远征,暂时龟缩不出了事。
  他据梁地,迎项羽怒火可是首当其冲,躲也无从躲起,唯有硬着头皮,亲自收拾这一地烂摊子。
  “韩信怎成大将了?”魏豹蹙眉,心下略松:“看来楚国精锐尽聚东楚之地,咸阳除个章邯外,竟连个稍算可用之人也提不出来。”
  大将周叔却不似他般乐观,直白道:“大王切勿掉以轻心!那韩信看似名声不显,却曾随吕布率关中军征燕地,一路势如破竹,且不出一日,即灭尽臧荼数万精兵。后更是领命分兵西进,大破彭越军势,却未乘胜盲目追击,而耐心留守济阴城中,其中必有防备大王西进、袭取关中之深意!此人做副将时,便有这舍功劳不取、为大局筹措之眼界,岂是凡俗之辈?”
  ——身为大将,却一昧涨敌人的士气,灭自己的威风!仗未曾打,竟就已为战败做好借口。
  魏豹脸色阴沉,表面上是不置可否,心里却对周叔之言很是不以为然。
  若非柏直被俘,生死不知,他麾下一时半会挑不出可独领一军的大将,哪儿会叫周叔在这胡言乱语?
  周叔虽精通兵法,谈兵论策时头头是道,却半点不晓逢迎拍马、察言观色的重要。
  他浑然不知魏王已因他耿直谏言而起了厌烦之心,皱着眉,仍在喋喋不休。
  魏豹耐着性子听了半天,到周叔论起韩信整顿军势仅用一月,便夺回刘邦掌控下的汉中之地,能耐实在不容小觑时,实在是忍无可忍,硬梆梆地打断道:“按将军之意,大魏这十数万骁勇善战之将士,竟还注定不敌区区韩信费些旁门左道、于数月草草练之杂凑军?孤召将军来此,究竟是为商议克敌之计,还是为了早日开门降敌?!”
  周叔闻言一愣。
  他纵使再迟钝,也不可能听不出大王口吻不善、恼意十足。
  “末将绝非此——”
  魏豹所言诛心,他不知所措下,就要下拜请罪,满心烦躁的魏豹却不愿再听他做任何辩解了。
  只不耐烦地将手一挥,撵了周叔出去,派人将孙遫请来。
  周叔数度欲言又止,末了却只能无奈一叹,唯有忍住心下焦虑,依命告退。
  魏豹决心弃周叔不用,改以孙遫为大将的消息很快经楚国探子之口,传到韩信耳中。
  饶是冷静持重如他,闻讯也不禁大喜:“真是天助我也!”
  他原以为将对上精通兵法、善于布阵的大将周叔,一场恶战必不可少。
  却不料那魏豹愚蠢之极,舍贤将不用,竟要将身家性命寄于一庸人上!
  此时由韩信亲领的十万楚军,已抵达临晋津一带。
  放眼望去,对岸尽是严阵以待的魏兵,对他们虎视眈眈,大有楚军一敢渡河,就要一拥而上的架势。
  韩信心知不可强渡,丝毫不觉着急。
  他一边命军士寻地安营扎寨,一边在四周搜寻船只,光明正大地与之对峙,暗中却将重点放到派人去上流探查之事上。
  得知夏阳一地因林木稀少、无法伐木作舟而守备空虚,韩信立马有了主意。
  他召来冯敬等副将,命一人率兵如山、砍伐木料;另一人则回市购置瓦罂,需数千只之多;他则亲领数千兵士留守于此,摇旗呐喊,大造声势,牵制对岸魏军。
  二副将虽是一头雾水,不知主帅打算,但韩信于军中甚有威势,他们也未多问,只安心听令行事了。
  与此同时,认为大军在灵璧逗留过久,却始终未从出使诸国的陈平等人处听得佳音的项羽,则快要坐不住了。
  他本就是不屑斗智,只想以力征四方,斩尽不服的暴戾脾性。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