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不谈情只卖鸟 作者:木下浅葱(下)

字体:[ ]

第50章 
  “鳞泷师父, 金鱼草怎么样了?”
  回到狭雾山的木屋,出云冲门里喊,这段日子最惦记的东西就是肚子里有一堆卵的金鱼草, 他对金鱼草的生长习性不清楚, 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生下来。
  “乌鸦啊, 为什么歌唱, 因为在那高山上有七个最可爱的孩子等着她回家,最可爱~最可爱的七个孩子等着她, 多可爱~多可爱的七个孩子啊。”
  朗朗上口的旋律伴随着拍手声在门打开的那一刻被放大,鳞泷眼中含着慈祥,面容很是和蔼可亲,边唱边跳,桌上的金鱼草也跟着节奏摆动着叶片, 画面出奇的和谐。
  “这就是……鳞泷师父?”第一印象十分重要,以至于之后不管鳞泷如何横眉竖目, 在炭治郎心中永远是哪个唱童谣哄小孩的形象。
  看到陌生面孔,鳞泷赶紧背过身去,把搁在一旁的天狗面具戴上,清了清嗓子, 恢复一贯沉稳的模样, “你们回来了,对了出云,有个叫鬼灯的人给你寄了东西。”
  “是金鱼草的饲料吗?”
  “还有箱天罚锅的食材。”鳞泷是真的不想讲那些诡异的东西称之为“食材。”
  出云却意外的很高兴,鳞泷有预感他接下来的话一定不是自己想听的, 忙止住话题转而看向炭治郎, “义勇的信我收到了,关于你们的事我感到很遗憾, 但带着变鬼的妹妹与鬼战斗,需要相当的觉悟,你准备好了吗?”
  出云跑进屋去,把行李箱随手一放就趴到桌边去看肚子肥了几圈的金鱼草,金鱼草被垂涎的目光震住,没敢发出刺耳的噪音,用两片叶子抱住自己,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义勇义勇,你快来看。”出云头也没回的朝门口方向招招手,义勇脱掉鞋子进屋,发现金鱼草不只是肥了,连头瘤的颜色都鲜艳不少,一看就知道被照顾的很好,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家师父喜欢侍弄花花草草。
  出云抚摸着金鱼草的肚子,“从灵压上判断里面可是有好几十个,等它生了之后再养一养,我们就有吃不完的金鱼草了!”
  义勇静静的望着不敢吭声的金鱼草,难得迟疑了一下,“这个要怎么生?”
  鱼的话靠产卵,植物靠种子进行传播繁殖,这属性不明的动植物生产倒真让人有些难以想象,胎生吗?
  “要吃吗?那是能吃的吗?而且这到底是鱼还是草?外面的植物还真是神奇,我在山里从来没见过。”炭治郎忍不住插了句嘴,他从开门到现在一直很在意桌上的金鱼草。
  “咳咳,现在不是谈论金鱼草的时候,回答我刚才的提问。”鳞泷用力咳嗽两声,把炭治郎分散的注意力拉回来,一面关注着桌子那边的动静。
  这株金鱼草他当做孩子一样养了这么多天,每天亲自喂食喂水,还给它唱歌说故事,已经产生了相当浓厚的感情,虽然知道它的存在意义就是作为出云的食物,可真的听到出云要吃它还是有些感伤。
  “对、对不起!”炭治郎赶紧挺直胸背站好,大声说道,“我要保护妹妹!要把祢豆子变回人类!不管是什么样的训练都能接受!”
  “山上有我设置的各种障碍和陷阱,第一步训练就是跟上我的脚步,直到你一人能够轻松通过为止,你先把妹妹背到屋里。”
  等炭治郎安置好祢豆子,鳞泷两手负在背后,带头跑了起来,明明脚步看起来跨得不大,炭治郎想要跟上却十分吃力,而且在这样的山路上奔跑,竟然完全没有发出脚步声。
  目送两人远去,出云拍了拍金鱼草的脑袋,幻想了下被无数储备粮包围的美好场景,“对了义勇,你想见见师兄师姐吗?”
  义勇理解他口中的师兄师姐指的是谁后短暂的沉默了一下,自从知道锖兔和真菰还没有消失,确实思考过出云所说的“义骸”的可能性。
  但是人类不能玩弄生命。
  比起复活锖兔让自己得到安慰,他更希望对方能够进入轮回重新开始人生,享受新的亲情、友情以及爱情,不要再留下任何遗憾。
  而且,人类总是在害怕两样东西,不断流逝的时间以及无可避免的生命,为此才会有那么多人宁愿放弃人性也要追求鬼舞辻无惨的血液,如果出云能够让死者复活的能力流传出去,毫无疑问会引起更大的纷争。
  心的欲望太大,可能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
  不老不死,不是人类能够轻易接触的领域。
  出云没想到他的答案会是拒绝,义勇的内心是真的希望锖兔和真菰能够重新站在自己面前,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拒绝?人类的心思果然太难懂了,总是充满着矛盾。
  几天后钢铁冢把义勇的刀修复好,炭治郎也终于能够成功上下山,只是每次都会弄得满身狼狈。
  蔚蓝的天空被参天树木切割成小块,炭治郎浑身是伤的仰躺在草地上数着偶尔飘过的几片薄云,眼前乍然出现一张颠倒的脸,狐狸头面具在太阳底下反射着刺目却苍白的光。
  出云蹲在炭治郎脑袋边上,把一个手掌大的卷轴放在他的额头,“很便利的东西,这种程度的伤口很快就能消失。”
  炭治郎赶紧扶住要从额头往旁边滚下去的卷轴,单手撑着身躯坐起来,却是把卷轴还给了出云,“谢谢你,但是我要让身体记住这份疲惫,只有这样才能突破自身极限,变得更强。”
  “想要追求强大的话,不如把我的力量分一点给你。”
  义勇一过来就听到出云轻描淡写的说出蛊惑别人的话,忙把人拉起来强调,“变强没有任何捷径。”
  出云难得没有赞同他的话,“为什么会没有捷径?虚比起怕这个怕那个的鬼来说要高级很多,还能得到永远的生命,强大的力量,这就是捷径。”
  “但你却失去了人类的感情。”
  “……”出云根本没有生前的记忆,既没有感受过,就谈不上失去。但他见过感情丰富的虚,也出现过跟别人相依为命的虚,虚是可以拥有感情的,只不过绝大多数的虚都选择了力量。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