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瓶邪/架空/军文]卿本佳人,奈何单身 作者:大荒不更文

字体:[ ]

 
文案
  吴邪是RH阴姓级别稀罕度的纯血种军三代,太/子/党。爷爷是开国老将军,奶奶是一线战地医院的护士长,老爸吴一穷官拜S军区副司令,一麦二星,位至中将,二叔吴二白和三叔吴三省,一个在总参一个在特战基地,一水儿都是肩章上杠杠星星的主儿,却偏偏集体被这吴家的小祖/宗折腾得没辙。
  吴小三爷自打出生起就不知道“人间疾苦”四个字是为何物,两位老人年轻时见惯了炮火纷飞生离死别,愈至晚年愈是将这唯一的孙孙宠到了天上去。捧在手心怕着了凉,含在嘴里又怕受了热,宝贝金贵地疼到21岁,这不省心的小主子忽然一声不吭地办了退学手续跑回来,大摇大摆地宣布要去参加特种部队。
  至于为什么,一见钟情你信不信?
  吴邪生平第一次观摩军事演习就碰上了自家指挥官老爹被KO的精彩戏码,漂亮的斩首行动,一击必杀。闯进来的男人收枪,起身,啪一声并拢后跟,标准的立正敬礼,完美得无可挑剔,“报告首长,您阵亡了。”连声音都这么人神共愤的好听。吴小三爷当时脑袋里轰隆隆一个炸开,只剩下十一个字在胸口反复激荡——我是要成为特种兵的男人!
  至于是要成为特种兵一样的男人还是特种兵他男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年少骄傲张/狂时,总该有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和说走就走的旅行。
  “实话这么说吧,我到这儿来吧就是为了找一个人,他叫张起灵,你们快点把他带出来见我!”
  “他死了。”
  “什,什么?!”
  所以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太天真了,小三爷的苦难史现在不过才刚刚开始罢了。
  “俯卧撑500,引体向上500,做完之后25公里武装越野。开始。”
  “什么?开始?你这逗逼长一张死人脸还学人家开玩笑,哈哈哈别闹了快正经点。”
  “俯卧撑和引体向上各加100。”
  “我去,你他/妈跟我玩真的?”
  “再加100。”
  “我/干/你大/爷,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再加。”
  “姓齐的我跟你说你别太嚣张了……去去去我不玩了不玩了!放我回去!”
  老吴家养尊处优、嚣张跋扈的太子爷正式落难野兽窝,万年吊车尾的菜鸟小兵如何才能追上面瘫精英教官?吴小三爷亲身实践告诉你,一不能要脸,二不能要命。
  卿本佳人,奈何单身?
  以爱之名,
  封藏在我体内的抖M之魂,请尽情地咆哮吧!
 
内容标签: 现代架空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王胖子,黑瞎子,解雨臣 ┃ 其它:瓶邪,现代架空,军文,热血,欢喜冤家
 
  第一章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定会死得干干净净,连一丁点的痕迹都不留下,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傻到来找我,才会继续好好的活下去。”
  …… ……
  “爆,爆炸了?队长,副队他还在里面啊!副队他还在里面!”
  …… ……
  “张起灵,齐羽的牺牲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不好受。我知道你们感情好,挑选新队员,这样的决定或许很残酷,但是你不要忘记,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 ……
  基地司令雷少将的脸在黑暗中渐渐模糊,他什么都看不见了,身体像是灌进铅石一般钉在原地无法动弹。五感被剥夺,只剩下听觉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中敏锐得可怕,司令员最后的话语刺耳得像是落进空旷厂房里的弹珠,在墙壁的激荡反弹间变得越来越大——我们是军人,是军人,军人…… ……
  我们是军人,可是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
  齐羽尚且尸骨未寒,你们就要这么急着找一个陌生人来代替他!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做不到!
  张起灵的喉头剧烈地颤抖着,发了疯的想要喊叫,却什么也叫不出来,只是断断续续地溢出几个破碎的音节来。无边无尽的黑暗像是见不着底的漩涡,死死地拽住他脑中最后的一点理智不断地坠落!坠落!坠落!
  你要带我去哪里?青狼獒已经失去了他的副队长,你们不可以连我也夺走!
  周围忽然爆起冲天的火焰,接二连三,将这没有尽头的黑暗照出一片一片惨白的雪亮。
  战场!眼前再熟悉不过的场景,是他和他的队友们曾经无数次并肩作战生死相依的战场!
  张起灵猛地抬起头来,炸/弹挟裹着尖锐的轰鸣在不远处一个一个炸开,卷起肆虐的黑色硝烟向天际呼啸着蹿去,他就像是忽然跌进了一场快进的电影里,数千数万帧的画面失去控制一般在他的眼前闪过去,而这样的速度又将背景中人群的尖叫和炮火的喧嚣拉高成撕心裂肺的蜂鸣,肆无忌惮地撕扯着他耳膜上脆弱的神经。
  停不下来!停不下来!僵直的身体几乎不受控制地发出痛苦的颤抖,牵动了肌理间每一寸神经都剧烈地痉/挛起来,张起灵痛苦地仰起脖颈,忽然看见了什么,全身猛地一颤,竟像是被击中一般怔在原地!
  视野的尽头闯进一抹熟悉的身影,在那些尖叫着、奔跑着、逃窜着的人群里,每一个撞过的身影都被无限地拉长、模糊。然后他看见了那个年轻的男人,安安静静地站在溃不成军的人流里,那么远远的,怔怔的看向自己。
  胶着的视线粘/稠得像是穿越了千山万水定格过来,世界似乎在这一瞬间静止了,时间也凝住了,视野里满满都是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明灭在血色的火光中,一点一点舒展开他一如既往柔软的眉眼。
  ——跑,快跑啊!
  张起灵无声地朝他嘶吼,大张的幅度几乎要将嘴角生生撕裂。然后他看到了一枚小巧的炸/弹骨碌碌滚到了男人的脚下,漫长得像是精致的慢动作回放,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再缓缓的抬起头,冲着自己轻轻抿起唇角。
  苦笑。
  不舍的,抱歉的苦笑。
  「轰」——
  血色的火光冲天而起!
  画面终于又生动地活了起来,只是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被吞噬了,在那一刹那,天地间只剩下这无尽翻腾的热浪和惨淡的火红!
  ——齐羽!
  ——齐羽!!
  ——齐羽!!!
  张起灵猛地从简易的钢丝床上弹坐起来,额头上竟然密密地布了一层冷汗。
  又做噩梦了。
  心脏跳的很快,咚咚咚咚像是要冲破胸口薄薄的肌肤挤出来,张起灵将五指插入发丝大力地按/压头皮,过了许久,终于稳住情绪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门外适时传来敲门声,是陈雪寒的声音,低低的,带了一点没休息好的沙哑,“队长,菜鸟们快到了。”
  “嗯。”
  张起灵侧过头,小小的窗户只来得及框进一隅窄窄的四方天空。
  月明星稀。
  天就快亮了。
  ————————————————————————————
  三辆军用卡车摇摇晃晃开进基地的时候,天边的第一缕晨曦正在努力穿破浓雾探出头来,微弱而宁静的亮光,就连空气中也嗅得到晨露扑面的清香。
  山里的清晨,总是比别处亮得更早些。
  张起灵慢条斯理地侧过脸瞥了一眼,目光淡淡转回到眼前临时搭起的小方桌上。散落在桌子上的扑克乱七八糟地堆起了一座小小的山丘,上下两家都出得差不多了,只剩他一个人还捏着一手厚厚的牌。
  坐在对面的黑瞎子笑得花枝乱颤,“队长,我报双了哟~”
  “臭小子有一手啊!”围在一旁观战的朗风打趣道,“队长的牌也敢压,就不怕这个星期的脏衣服全你包了?”
  “少挑拨离间,咱队长是那种打击报复的人吗?”瞎子嬉皮笑脸地恭维道,“根正苗红思想端正,打得动流氓滚得了大床,这种提着灯笼都找不到的新世纪好男人,少拿你那狭隘的心胸去揣度。”
  “同样都在打牌,人家老痒一声不吭的,就数你屁话最多。”华和尚和朗风最铁,也跟着加进来帮腔道,“队长,这局你要不赢了他,这臭瞎子的尾巴铁定得翘到天上去!”
  张起灵淡淡嗯了一声,还真抽/出两张放在了桌上。
  Joker。
  大小鬼,通杀。
  瞎子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大局已定,胜券在握,他也不怕这垂死挣扎的倒腾。张起灵继续出牌,这一次是八张,三带一,双/飞。
  瞎子的眉毛神经质地挑了起来,不信邪地死死盯住张起灵停留在扑克顶端的食指——牌再一次被挑出来放到小方桌上,34567,顺子。
  “靠!不要。”
  “一个K。”
  “不要!”
  “一对J。”
  “不要!!”
  张起灵举起手里仅剩的最后一张扑克,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报单。”
  “噗…… ……哈哈哈哈!”
  朗风和华和尚笑做一团,连一同观战的憨厚康巴汉子扎西也偏过头乐得喘不过气,瞎子一张俊脸黑成了锅底,毫不客气地冲着幸灾乐祸的两人回敬了一根中指,被站在身后的陈雪寒一记栗子敲在脑门上,“收敛点,人看着呢。”
  他指的是不远处站得笔直的那三个士官,他们都是这一次押运参训士兵的负责人,从刚才清点了人数后就一直站在那里,几声「报告」都被故意拔高的笑声埋了下去,摆明了要当他们不存在。人心都是肉长的,更别提青狼獒这一班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齐羽刚走,任谁都没法心平气和地接受挑选新队员这样的命令,但他毕竟最年长,再是抗拒,军人的天职却是始终不能忘记的,陈雪寒的语气不禁软了下来,“队长,要不…… ……”
  张起灵打断他,用事不关己的口吻淡淡道,“你看着处理。”
  陈雪寒默默叹了口气,只能用目光示意瞎子和老痒别玩了,自己起身向三人走去。那三名士官正在暗自叫苦,忽然瞅见玩得正热火朝天的牌局竟然停了,急忙挺直胸膛中气十足地喊道,“报告,S军区特战选拔人员已到达,请首长指示。”
  “青狼獒,陈雪寒。”男人停下步子,回了军礼道,“请讲。”
  “报告,本次人员应到180人,实到179人。报告完毕。”
  陈雪寒动了动眉,微微有些诧异。特种部队,聚集了几乎所有屹立在单兵巅峰的王者,那样一个只属于强者的世界,是多少热血男儿为之拼搏追逐的神圣殿堂,如此来之不易的选拔名额,究竟是谁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放弃?
  “一名缺席?怎么回事?”
  “报告,”负责的士官似乎有些为难,停顿了一下回答道,“那名士兵患了重感冒,军区医院开的证明,说不能跟大部队一起…… ……”
  话音未落,一辆悍马越野在这时猛的闯进众人的视线来!
  特训基地修在山间的一处平原上,一路上来又是颠簸又是泥泞,好不容易上了平地,就像漂泊多年的水手终于踏上陆地,那车竟跟磕了药一般兴奋起来,不仅没有减速,反而一脚给油直直朝这边冲了过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