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九千岁》作者:临漫漫【CP完结+番外】

字体:[ ]

  九千岁 作者:临漫漫
  文案:
  陆成泽:“臣与陛下相差二十载。如何相守?”
  萧毅瑾:“世人皆称亚父为九千岁,朕为万岁,如此算来区区二十载也算不得什么。”
 
 
第1章 
  京城是大周的国都,也是整个大周最繁荣昌盛的地方。
  可是再繁荣的地方也有底层小人物。比如黄二虎,家住京城积水巷,积水巷整个一条巷子阴暗狭隘住满了人家,每到夏季梅雨季节一下大雨必定先淹没积水巷,里面都是穷苦的底层百姓。
  那里的人虽然生活在内城,但是平时只能做些零散活计讨口饭吃,在京城中挣扎着生活。那里的人虽然都是自由身的平民但是无田无地无产业贫穷百姓,日子过得还不如大户人家的奴仆安逸富足。
  黄二虎也是如此,但他家又比积水巷的其他人好些,因为他家有一个铁饭碗——他爹是一个有着固定收入吃公家饭的狱卒,还是天牢的狱卒。
  有了稳定的收入,偶尔还能得些打赏,虽然买不起除了积水巷以外的京城住房,但好歹不用像其他邻里那般过着朝不保夕生活。
  而就在上个月黄二虎他爹年龄大了,所以退了下来。本来这个铁饭碗是该传给他哥哥黄大虎的,可是哥哥黄大虎五年前找了个木匠师傅学手艺眼瞧着就快出师了,木匠的收入也不少,于是这个岗位就被好运的黄二虎继承了下来。
  好运的黄二虎上任第一天就穿着他爹穿了三十多年现在又传给他的狱卒的官服,怀里揣着一瓶好酒,拜见了一下他爹的同僚,当然现在也该是他的同僚——同为狱卒的丁狱卒。
  一个新人无论到哪儿都要拜山头。先拜见前辈,周全了礼数,日后好共事。于是在丁狱卒一口一口喝着黄二虎奉上的好酒时,黄二虎问出了上任后的第一个问题:“咱们整个天牢里头咋一个犯人都没有呢?”牢里空空荡荡,天气渐冷多的是秋后问斩的犯人,这时候的牢房应该是人满为患的,而黄二虎任职的这个牢房却没有人。真是奇怪了。
  丁狱卒嘬一口酒醉醺醺的喷着酒气解释道:“京城重要的牢房有四处,京都府牢房,里头都是京都府尹关进去的一些小偷小摸犯错不大的犯人,关上几个月就放了。第二就是刑部大牢,里头都是一些要被杀头流放的重刑犯,那里头人最多。第三是大理寺监牢,里头都是犯了大错嫌疑犯羁押着等着由大理寺审理查办的。第四便是咱们天牢,只有三品以上的确定了罪责的高官贵族皇亲国戚才有资格关进来,可不是谁都能又这个资格进来的”说着丁狱卒微合着眼好似昏昏欲睡,含糊的说道“平常一两个月能有几个就不错了,空着才是常态,上次人满为患还是十几年前,万岁爷登基前......”说着说着,丁狱卒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渐渐的没了声响。
  黄二虎了然的点了点头,连忙端起酒壶恭敬的给丁狱卒面前的酒杯斟满了酒。
  自此黄二虎便开始了他的狱卒生涯,其他牢房的狱卒每日吃住都在牢房里十日一沐休,而黄二虎不同,他每天都可以回家休息,起床吃了早餐便来天牢接班,早点迟点都可以只要和交接班的人商量好就行,守十个白天,再守十个晚上,轮流反复。只要保证监牢里时时都有人在就行。牢里每班都会管两餐饭,还时常都能吃些荤腥,比家里的吃的都好。而且天牢空荡荡也没有要他看管的犯人,来了也没事干,闲的发慌只能是睡大觉。
  于是长胖了近十斤的黄二虎在四张长凳拼凑起来的窄床上昏昏欲睡抓了抓脸颊吧唧着嘴,心里再次感谢他爹和他大哥“这等好差事居然被我得到了,我果然是老爹最疼爱的儿子。”
  而这等悠闲的时候一直持续到三日前。三日前深夜,刚好黄二虎夜班。御前亲兵羽林卫亲自押送了一个人进来,关进了天牢最里面一间的牢房。从那天起黄二虎和丁狱卒就没什么白班夜班了,两个人统统守在监牢内。
  天牢阴暗深邃,无论白天黑夜都是一片漆黑。将每个油灯里的灯芯一盏盏全都往上拨了拨,黄二虎悄悄摸摸的偷看着唯一被关着的那个人,模样瞧着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身上穿着深蓝色的锦衣一看就知道极为贵重,即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是流光溢彩。
  丁狱卒说这种布料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烟云缎’,黄二虎不止一次的心想要是能摸一把就好了,想知道是不是如同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如同云彩一般柔软。
  那人盘腿坐着倚靠在墙壁上垂着头,即使已经关了三天乌黑的发髻依然整整齐齐不见丝毫狼狈,面白如玉,苍白的唇紧紧的抿着,斜长的丹凤眼现在已经闭上了,不过如果没有闭上那眼中的凌厉气势如同出鞘的宝剑一般可是让黄二虎不敢多看一眼的。
  即使牢里的人闭着眼睛或许已经睡着了,但黄二虎也不敢多瞧,将灯芯拨好便退了出去,坐到了整个牢里唯一的桌子旁,看着坐在对面的丁狱卒恭敬的说道“丁叔,里头那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啊,小侄有点心慌。”说着伸出手指朝幽暗的深处指了指。
  丁狱卒倒了一杯已经凉掉的白开水喝了一口笑着问道“怎么?拿了东西现在怕了?”丁狱卒喝酒一般嘬一口杯子里的清水暗暗叹了口气,如今牢里羁押了犯人不能出半点差错,稍有不慎可是要掉脑袋的。酒是不敢喝了,现在酒瘾上来就只能多喝点水过过瘾。
  黄二虎听了丁狱卒的话嘿嘿的傻笑了一声。
  监牢里供给犯人的饭菜肯定不会好,有的吃就不错了。天牢虽然不会像其他牢房用些泔水馊饭糟践人,但是冷饭凉菜是肯定的。
  前日牢里最里头的那位贵人许是用不惯牢里的饭菜用一锭十两重的银子跟黄二虎换了五个个馒头和一壶清水,昨日那位贵人又用一块水头极好的玉佩跟黄二虎换了十个包子和一本话本,东西越贵重黄二虎心里越不安稳,昨天的玉佩黄二虎偷摸出去找了个当铺闻了闻,当铺出资百两,要知道当铺那地方可以个吸血的地界,再好的东西能卖上一成的价格都算的好的,所以价值千两的玉佩让黄二虎觉得越发烫手。
  现在听到丁狱卒的话黄二虎心里更是惶恐。黄二虎胆子不大的很但是穷怕了,银子放在面前就被迷了眼,现在回过神了忐忑不已,就怕拿了银子没命花。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