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传说中的小灾星+番外 作者:隔江听花火

字体:[ ]

 
    文案:
    部落里人人皆说护民官牧野冷漠如冰,终日也看不到笑容。
  直到有一个男孩带着关于灾祸的预言落到部落山顶时,护民官居然久违的露出了温柔。
  部落里的人都疯了,觉得这一定是自己出现的幻觉。
  什么?护民官和小灾星住一起?这一定是在监视。
  护民官和小灾星一起动手盖房子?这一定是剥削劳动力。
  诶诶诶,我看见护民官拉着小灾星的手出来时小灾星眼角有眼泪,这一定是护民官动手打人了。
  某天,这些话被牧野听见了,牧野一把拉过顾星宇对大家说:“这才不是小灾星,这是我的小可爱。”
  部落护民官牧野 X 小可爱顾星宇辟邪小凶受 X 洛淮小奶攻,纯恋爱不事业洛淮:奶一也是一呀喂!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情有独钟甜文现代架空搜索关键字:主角:牧野,顾星宇┃ 配角:巫槐┃ 其它:一句话简介:这才不是小灾星,这是我的小可爱立意:跨越文化差异也能救赎彼此
 
 
第1章 天外来客
  最后一抹夕阳光亮离开炎洲岛时,天色瞬间就暗淡下来。只有启明星还高悬在空中,被薄云笼上一层轻纱。
  牧野拿起匕首与长弓,与刚到达神佑营地的巡逻队简单交接了一下工作,便往南面走去。
  炎洲,处于太平洋的最后一个原始岛屿,在传说中,这里是火神祝融的栖息地,数百年来,不断有学者想要找到这神秘的岛屿。
  但实际上,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牧野并没有见过所谓的火神,也压根不知道火神的事情。他只是炎洲部落首领的独子,每天与岛上其他青年一样,负责部落的守卫与巡逻。
  巡逻与生存,这是他唯一的事情。
  从神佑营地出来,牧野伸了个懒腰。炎洲岛并没有什么需要巡逻的地方。从十三岁到十八岁,牧野一次巡逻任务都没有落下,可他从来没有见过入侵者。其实炎洲也不会有入侵者。毕竟整个炎洲,只有他们一个种族。
  伸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感受耳边的清风与倾洒而下的月光,牧野百无聊赖在路上晃着。
  什么嘛,大祭司还说今天会有灾祸,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着一如往常平静的四周,牧野对大祭司的占卜不禁嗤之以鼻。
  走累了,干脆不走了,等到时间后去交差就行。牧野一扔武器,呈大字型躺在草地上。
  天上星辰斑驳零星,最远最亮的那颗,就是启明星。
  好像不对。
  启明星依然被薄云笼罩,天上高悬的那颗不是启明星。
  牧野眯起眼睛看。只见星星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带着火星与尾巴从天际划过。
  紧接着,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这颗流星坠落到了后山。
  牧野心中的惬意一扫而空,他赶紧拿起被他随意扔在一旁的长弓往后山赶。
  迎着漫天的火焰与灰烬,牧野努力往坠星的方向跑去。火光映红了牧野的双眼,也映出一个缓缓从火光中走出的黑影。
  这一幕有些相似。好似是在昨夜迷迷糊糊的梦里。
  火焰,灰烬,与眼前的男孩。
  眼前的男孩正低着头脱掉自己身上穿着的防护服,一边扯一边还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倒霉死了,开个直升飞机螺旋桨居然还能坏掉,如果不是这件防护服质量好可能就死了。”
  这男孩和部落里的其他男子长得并不一样。部落里的人皮肤都应当如牧野一般呈现小麦色,眼前人却出奇的白,衣服也裹得严严实实。
  牧野将他的长相与梦中的男孩比对,应该就是同一个人。在梦里,男孩对自己说,他叫顾星宇。
  “顾……星宇吗?”牧野跟着零碎的记忆重复了一边。
  突然被叫到的顾星宇猛然抬头,正对上牧野的目光。
  顾星宇有着一张娃娃脸,刘海也随意耷拉在额头上,更是有一种让人心甘情愿保护他的感觉。
  “你认识我?”顾星宇显得很吃惊。他抬起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牧野,确认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后,换了个语气:“你为什么穿成这样?演戏?这里是哪儿?好莱坞?”
  牧野并不知道顾星宇到底在说些什么,于是跟着顾星宇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看去。自己光着上身,只有肩部戴着披肩,上面绑了一些箭头和毒药,而下半身则是一块豹皮作为遮挡。这是部落巡逻人员的标准服饰,牧野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反而是眼前的顾星宇比较奇怪才对。穿着一件黑到反光的衣服,裤子又宽又大,上面还缝了好几个口袋。最重要的是,牧野在顾星宇的衣服上看到了火光与自己的影子。
  他想起在老一辈的传说中,有一种梦魇可以反射出人内心最恐惧的东西。
  魇吗?牧野狐疑打量两下顾星宇,然后拔出腰间匕首,一用力抵住了顾星宇光滑的下颚。
  “自我介绍。”牧野的语气很冷漠,在不知道来者是敌是友之前,他一律按照敌人来对待。
  突然受到性命威胁的顾星宇一下子慌了神,他眼睛盯着刀尖一动不敢动,支支吾吾:“你不是认识我吗?为什么要我自我介绍?”
  牧野对顾星宇的反应一点也不满意。他食指稍稍用了力,顾星宇柔美的脸颊随即被划开一个口子。
  可血一染红顾星宇洁白的面庞,牧野就后悔了。顾星宇原本清澈纯净的眼眸深处多了几分对这未知环境的恐惧,下颚也不知道是被刀剑冷的还是太过害怕,一直在发抖。
  “算了,看你也不像坏人。”实在不忍心,牧野挪开了自己的刀锋,然后随手抹掉顾星宇脸上的血迹,在自己的披肩上擦了擦,“你坐着星星来我们这里干嘛?”
  顾星宇一下子被牧野奇怪的问题问懵了,但是刚刚牧野的态度让顾星宇也不敢轻易开玩笑,只能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不是星星,是直升飞机。我本来在这附近报了个驾驶班,结果在练习的时候卷入了一场风暴,直升飞机就坠落到这里来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