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丹霄万里 作者:白芥子(中)

字体:[ ]

 
第60章 “我要一个承诺。”
  入了六月天越发的炎热,乾明帝依旧在外避暑打猎未回,谢朝泠趁着近日朝中无事,也出宫一趟,去了城外庄子上。
  谢朝渊的庄子上。
  他是微服出宫,只带了几个亲信,晌午之前到,车停在庄门外,这回谢朝渊亲自出了门来迎接。
  “太子哥哥就带了这么几个人出来?”谢朝渊朝后看了一眼,再伸出手,扶他下车,笑看着他,“你不怕我就此将你扣下,让你回不去吗?”
  “你若是敢做便做,只要你有这个本事。”
  谢朝泠提步进门。
  谢朝渊跟上:“我以为,太子哥哥不会肯来。”
  谢朝渊前几日就给东宫下了帖子,谢朝泠一直未表态,昨日才突然说要过来。
  谢朝泠也勾起唇角:“六弟一番美意,孤岂能辜负。”
  他们一起往山庄里头走,这处地方如今又与前几个月不同,谢朝泠先前住这里是冬日,时时下雪,眼下却是炎炎盛夏,竹摇清影、花木扶疏,一片好景致。
  “夏日里这庄子上果然更好看了,就是这些花开得有些杂乱,像是久未修剪过,六弟也很久没来这里了吗?可惜这些花长得这般好,竟无人欣赏。”谢朝泠嘴角噙着笑,一边赏景,一边随意点评。
  “太子哥哥不来,我一个人在这里有何意思,对着这些花顾影自怜吗?”谢朝渊道。
  谢朝泠嘴角的笑滞了一瞬,讪讪闭了嘴。
  这小混蛋还是这般不讨喜。
  继续往前走,谢朝渊随手折了枝花递过去:“太子哥哥若是愿意以后常来便好了。”
  谢朝泠接过花枝在手中转了一圈,笑笑没接腔。
  四处逛了一圈,实在太热了,谢朝泠的额头上开始渗汗,谢朝渊领他回了屋。
  午膳已经摆上桌,大多是开胃的凉菜和这庄子上产的野味以及酒。
  谢朝渊拎起酒壶为谢朝泠倒酒,顺口问他:“太子哥哥能出宫几日?”
  “后日回去。”谢朝泠道。
  谢朝渊看着他,笑了笑:“那就是两日?”
  谢朝泠举杯将酒倒入口:“孤很忙,只有这两日时间。”
  “太子哥哥果真是大忙人,这还没做皇帝呢,就连出宫到庄子上避个暑都只有两日时间,以后可怎么办?陛下尚且有你这位太子为之分忧,好去外潇洒,那你呢?”谢朝渊问。
  “六弟能为孤分忧吗?”谢朝泠反问他。
  谢朝渊捏起杯子:“为太子哥哥分忧,好让太子哥哥携妻带口出外风流快活是吗?”
  谢朝泠摇了摇头,继续喝酒,并不想说这个。
  后头他喝醉了,枕着谢朝渊的腿和衣在榻上睡下。
  谢朝渊听着谢朝泠平稳的呼吸声,垂眸不错眼地盯着怀中人。
  谢朝泠在他面前总是容易醉,虽依旧爱端着储君架子装模作样,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口是心非。就只可惜,这个东宫储君的身份束缚了他,从前让他不敢表露分毫自己喜好,连个性都装成另一个人的,如今也一样,想要的东西不敢要,谢朝泠说不做皇太子会有许多人因他而死,谢朝渊对此嗤之以鼻,那些人死不死与他们何干,人活这一辈子谁不是要死。
  王让欠身进来,见谢朝渊抱着谢朝泠正闭目养神,犹豫之后又要退出去,被谢朝渊叫住:“外头怎么样了?”
  “奴婢叫人去查探过了,太子殿下不止带了外头几个人过来。”王让压着声音回答他。
  谢朝渊随意点头,让之退下。
  谢朝泠还是防着他,出宫来他这里也要留个后手。
  谢朝泠一直睡到申时过后才醒,睁眼见到谢朝渊坐在榻边吃冰碗,伸手便去抢。
  “天气热,但你别吃这么冰的,你身子全好了吗?”谢朝泠皱眉问。
  谢朝渊舀了一勺喂进他嘴里:“太子哥哥想吃便直说,何必跟我抢。”
  冰凉的甜腻感从唇舌滑进喉口,谢朝泠将嘴里东西咽下,看着他:“你近日还有看太医吗?”
  “看了,没什么大碍,太医没说要忌口。”谢朝渊不在意道。
  唇角再衔上笑:“太子哥哥这是关心我?”
  谢朝泠依旧趴在他身上,谢朝渊说话时嘴角还有亮晶晶的冰屑,谢朝泠好似没睡醒,看了一阵,撑起身凑上去,舔上他嘴角。
  谢朝渊依旧在笑:“哥哥还要抢我嘴里的吗?”
  谢朝泠没理人,专注亲了他片刻,再退开。
  “不许再吃了。”谢朝泠坚持抢了冰碗,自己将剩下半碗吃了。
  之后他们又去外头转了转,日头偏西之后不再像晌午时那般热,谢朝渊这庄子在山里,本身也比宫里要凉爽不少。
  且抛开了那些烦心的朝堂政事,心静自然凉。
  谢朝泠摘了些花,说回去帮谢朝渊装点屋子,谢朝渊顺手接过去瞧了眼:“你后日就走了,还费心思装点屋子做什么?”
  “摘下的花本来也就能开得这两日,为何两日便不能装点屋子?”谢朝泠抬手拍拍他脸,“高兴点。”
  “你若是喜欢这些花,可以移栽些去东宫。”
  谢朝泠没答应:“那还是算了,这些花太艳丽了,不适合东宫。”
  他继续往前走,走了一段没见谢朝渊跟上来,疑惑转身,谢朝渊还站在原地,垂眸看着手中花,不知在想什么。
  谢朝泠喊了他一声:“六弟?”
  谢朝渊抬眸,隔着几步之遥的距离,俩人对视,夕阳的余晖融进谢朝渊眼瞳里,沉在那一片幽深中,掩藏了其中情绪。
  谢朝泠心头微动,走回去,牵住了他的手:“走吧。”
  他突然想起来,小时候谢朝渊初回宫那日,他也这样牵过他,那是谢朝渊第一次喊他哥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