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朕莫非是个渣受? 作者:橙子雨(上)

字体:[ ]

 
  文案:
  摄政岚王美如画,据说当年被朕渣。
  朕失忆了。
  目前和老攻甜蜜恋爱。夫妻店+狂魔基建+版图扩张ing。
  欣欣向荣,和和美美,蒸蒸日上。
  朕是个好皇帝、好恋人,嗯!
  但是当年到底发生了啥?
  为什么没人敢提?
  所以朕失忆前到底是有多渣?
  还是说,总有刁民想骗朕。
  朕其实才是受害者?
  ***
  强强HE,绝色美人摄政王X帅气失忆帝王受。
  双腹黑,双智商拔群,真失忆,是真爱。
  一本略沙雕的正经甜爽+沙雕+你懂的橙子味。
  “朕知道了。”
  “朕亦甚想你。”
  “朕平生 不负人。”
  “朕就是一个小气鬼。”
  “朕实在不知该怎么疼你。”
  ——by宴语凉(雍正:喂!)
  “人生苦短,非要摘那日月星辰。”
  “江山和你,都是我的。”
  ——by庄戬
  《大国崛起》+《我待陛下如初恋》
  “朕堂堂一国之君,却要以色侍岚王。猛虎落泪嘤。”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宴昭,庄戬 ┃ 配角:澹台弘,荀长,奚行检,胡璐 ┃ 其它:灯火阑珊
  一句话简介:好像还真是!这可怎么搞?
  立意:治大国如烹小鲜
 
 
第1章 
  夜半。香烛明燃,火苗挣动。
  宴语凉醒了。
  发现自己枕畔正睡着一个……没见过的男人。
  那男子紧闭双目、薄唇紧抿,一身黑底金蟒纹饰的亵衣散乱,乌黑如墨的长发一半纠缠在半透明的帐子中,一半则流泻散开垂了一铺。
  宽大的龙床边是蝉翼一般薄透、南国新贡的新粉色茜香纱坠着东海的浅蓝翠色琉璃珠帐琏。
  红纱云云翳翳,一半覆在男子半裸凹陷的象牙色腰窝上。
  ……
  火光一摇一晃。
  宴语凉听到了自己不规律的心跳声。
  他敛眉凝神,细细打量起那人的脸庞。
  男子凤目高鼻、无色薄唇,五官俊逸华雅,却又带着寒光刀剑一般的锋芒毕露。
  可就是这么一张凌厉脸,偏偏上挑眼尾处又分别绘有一抹脆弱而妖异的焰色朱纹。
  原来这世上竟真的会有一个人,五官样貌全部精准戳在他的喜好尖尖上。
  宴语凉真怎么看那张脸怎么觉得完美无瑕。若非要硬说出尚有哪里美中不足,大概就是眼下落着一层憔悴的黑色的阴翳。
  像是多日未睡、疲倦已极。
  “……”
  一国之君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睡着个从未见过的人间殊色,那心路历程简直微妙极了。
  这人间绝色究竟是谁?
  宴语凉寻思着也不知是谁那么大胆,竟送此等祸国之色上龙床意图魅惑圣心。
  此种行径,呵,简直是——
  朕,重重有赏!
  唉。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寡人定力着实不怎么样。美人太好看了根本看不够。
  这么想着,宴语凉挪了挪身子想要凑近再细看。可一动,才发现自己与那人竟是十指紧扣。
  或者说,他的手指此刻正被男子紧握在掌心。
  紧紧捏着,捏的他都有些痛了。
  宴语凉挣了两下没挣开,却怎料用力之下蓦地牵起了一阵后背钻心的疼。
  继而胸口、背部火烧一般的疼痛席卷而来,铺天盖地!
  宴语凉没忍住,眯起狭目“嗷——”的低声低吼了出来。
  嗷!疼疼疼!好疼!
  这是?
  剧痛余韵中宴语凉低下头,只见自己浅金色的亵衣之下胸口处竟裹着的一层层白色纱布,很是扎眼!
  再仔细一看,就连手腕、手指和大腿上也是一层一层又一层。
  这……
  宴语凉不禁疑惑。朕,为何会如此这般被白纱裹得一圈一圈,像个粽子?
  朕这貌似,是身负重伤?
  但是何时受伤的,朕自己怎么不记得?
  动静一出,身旁人惊醒。
  “阿昭?”
  男人睁开眼睛之后,竟是一双浅色的狭目。
  在烛火下星河闪耀流光溢彩,满是狂喜又似是不能置信。
  “阿昭?阿昭!你终于醒了!”
  一股熏衣冷香扑面,冰凉的指尖。
  男人修长的指尖蹭着他的脸颊,小心翼翼如待稀世珍宝。
  手指有多冷,目光就有多炙热灼人。浅瞳中无数情绪明灭,似心疼狂喜,又似悲伤晦涩。
  “醒了就好。”他声音哑涩,“阿昭,醒了就好。”
  “还以为再也醒不过来了,阿昭你是要吓死我?”
  他说着伸手便要抱他,却又怕碰疼了他,快要碰触时涩然收住。
  而宴语凉此刻还沉浸在浑身伤口疼痛的余韵中,龇牙咧嘴地迷惑着——
  阿昭?
  阿昭是在叫谁?朕又不是什么“阿昭”。
  朕是……
  等等,不对劲!朕姓甚名谁来着?
  奇怪了,为什么会想不起?
  完了完了,朕怎么什么都想不起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