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只想拿下我师兄 作者:南国攻君(下)

字体:[ ]

 
第210章 长夜相思,恨不知
  又是一晚漫漫长夜。
  夜深人静无语时,宋施在床上躺了片刻,终归还是丝毫的睡意。月光洒洒,射进一捧寒辉,宋施合衣坐了起来。
  他不喜休息时身边守着宫人,所以就寝时就将人安排到了殿外,此刻,偌大的寝殿之内,就只有他一个人。慢慢的走到门口,他抬头看着天边明月,缓慢而悠长的呼了一口气。
  已经入了秋,天气渐渐冷了起来,夜深时,更是寒凉刺骨。这一呼气,甚至能看见一团薄薄的白色。宋施慢慢地坐了下来,秋时单影本就易相思,宋施觉得,他想温祁了。
  想着,他起身走回室内,将放于枕下的,于今日才送来的北越密函拿在手里,密函的外面,只落着一个工工整整的——祁字。宋施面带笑意,他拿着密函挨着门槛坐下,手指轻轻的婆娑着这个祁字。
  “温渠稀,你到哪了呢?”
  良久,宋施瞧着这密函,轻声的自问了一句。
  自打密函送到,他便没敢打开看一眼。
  温祁回到北越,和他先前埋在北越的眼线里应外合,一举夺下了王位的事,他知道。他也知道,温祁一定正马不停蹄的赶回来……
  这些,他都知道,可是,他还是害怕。
  很稀奇,他从未如此害怕过。
  可如今,这刻骨的相思却让他深感恐惧,不能自已……
  自古相思最难解,多少英雄豪杰都难过情关,最终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情字,的确是世间最可怖的毒。
  宋施不由自主的想,若有一天,温祁没能和他走到最后,那他会怎么样呢?他真的会让温祁付出代价吗?他,舍得吗?
  想着,宋施越发的冷了,他紧紧地皱起眉头,不安深深的将他包裹,此刻的他,是这样的脆弱。
  可是,他同时也有了答案。
  他想,终归还是舍不得吧……
  而后,宋施低低的笑了出来。
  想想,他和齐恒还真是像,一遇到情,杀伐果断就统统消失不见了。
  “呵呵,呵呵呵呵……”
  紧紧地将密函贴于心口,他终归还是没有打开看。
  “温渠稀,你可千万不要负了我啊……”
  而这一晚,无眠的,并不止他一个人。
  在丞相府内,聚集着一群前朝老臣,他们不满宋施登上王位,意欲篡权夺位,拥戴宋风胞弟为新王。并且,他们连日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时机一到,将宋施诛杀于王宫之内。
  火烛之下,老丞相朱容许的一把花白胡子泛着银光,他的双眼满是令人胆寒的杀意。他沉默了许久,将座下的同僚看了一遍,最后说道:“宋施胆大包天,此等阴险狡诈之人如何为王!”
  朱容许的语气越说越义愤填膺,就好像他们现在才是正义之师,已经继承王位的宋施才是佞臣贼子。
  “后日,必将其诛杀与宫闱之内,拥戴禹亲王殿下继承正统。”
  听完他的话,各大臣纷纷起身行礼,齐声呼道:“拥戴禹亲王!”
  朱容许抚摸着胡子,一脸满意。
  “这衣服,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眼见着床上放着的新衣服,章燃摇了摇头,表示了拒绝。
  自那天他和赫阳之间的谈话以沉默告终,两个人这段日子以来就一直很是尴尬。
  章燃是想和赫阳主动说话的,可是赫阳却总是不等章燃开口,撂下东西就走,今天这句话,是这么多天来,彼此的第一句话。
  赫阳刚想走,一听他这么说,迈出门槛的脚不得已又收了回来,他微微紧起眉头,眼睛却依旧不看章燃,只盯着床上的衣服。
  顿了顿,赫阳这才说道:“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你……你不用和我客气。”
  “现如今,你连看都不愿再看我一眼了吗?”
  章燃其实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那些笑脸都是他用来搪塞外人的,但是眼下,他不想搪塞了,赫阳的态度令他有些伤心。
  一看章燃的语气骤变,赫阳猛地一愣,他看向章燃,发现对方果然正半脸委屈夹着半脸愠怒的看着自己,甚至眼眶都红了。
  “……”
  赫阳从来不会对付这种人,即使在三魂夺梦塔里,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情扯,可这一到了他自己身上,他就什么手段也使不出来了。
  赫阳本想开口安慰章燃几句,可是他又觉得如果他开了口,他们两个人的牵扯只会越来越深,章燃是个很好的人,他不应该和自己有什么联系。他是要救章燃,而不是要害章燃……
  所以,思忖来思忖去,最后,赫阳脸上无甚表情,只是说了一句,“你别这样想,衣服你穿着,你去见的是宋王,不能失礼。”
  说完,赫阳便再也没停留,径直离开了屋子。
  这一次,他刻意的没有理会心里的那阵微弱又明显的刺痛。
  看他走了,章燃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眼泪落的快,他擦的更快。由于以前哭的多了,所以他擦眼泪已经熟练地不会在脸上留下痕迹。
  深吸了一口气,章燃冷冷的看着床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在身上,最后发现,衣服竟是这般的合体。
  “呵……”
  这一声意味深长的笑,差点又勾出来章燃的眼泪,章燃闭上眼睛,呢喃道:“你既不喜欢我,又何必对我如此好?”
  赫阳其实并没有离开,他一直在门口等着。
  见章燃最后还是穿了他的衣服,赫阳脸上没有表示,但是眼睛却是亮了很多。
  他上下打量了一通章燃,赫阳对自己的眼光很是满意,这身衣服果然很衬章燃。看了一通下来,他伸手将自己头上戴着的象白玉簪拿了下来,二话没说就戴在了章燃的头上。
  满意地点点头,他说道:“这样就好多了,我一直觉得你身上少些什么。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