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亡国后我怀了仇帝的崽 作者:金飞羽

字体:[ ]

 
  文案:
  当时那把剑距离我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剑身银白,剑芒森寒,一句话之后我将死在这把剑下。
  剑尖挑起轻拍我的脸,挑起我的下巴,让我被迫只能仰望他的身影。
  逆着光,我看到他的面容。他长着一张让全天下女子都会脸红心跳的俊颜,眼眸锐利,五官如同雕刻。此刻他的眼神在正在我的脸上流连,带着几分戏谑。
  昔日那个落魄的少年,如今已成为一个足够成熟冷酷的帝王,他来复仇了。
  他问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说完遗言,他就要送我上路。
  我默然,眼神越过他落向不远处,大殿中倒着数十具尸体,外面火光冲天。
  离我最近的距离,倒着我才迎入宫中的爱妃。想到她那张如明月皎洁的面容,我心中一痛。
  这一日,我失去我的爱妃,失去我的大臣,还亡了国。但是我依然想活下去。
  于是我飘忽的眼神再次落在他脸上,对着他粲然一笑。他神色有些恍惚,喉结微动。
  这一夜过去,阻碍秦国的最后一个国家灭亡,秦国完成统一。秦国年轻的君王身边突然多出一个容貌精致的宠妃。
  一年后,宠妃有喜。
  根据后世史书记载,此妖妃祸乱朝政,勾引朝廷大臣,引发朝野动荡,然而秦帝却压下所有的非议,给了他倾其所有的宠爱。
  不正经文案:
  一个落魄的亡国之君沦落成为仇人男宠,妄想复国,却一不小心靠卖字画成为全民偶像的故事。
  阅读提示
  ①此秦国非历史上的秦国,架空背景,请勿考究细节。
  ②攻受二人都是彼此的第一个。
  ③正文非第一人称。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词、顾政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不小心怀了仇人暴君的崽崽
  立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找到自己的定位,成为更好的自己。
  ==================
 
 
第1章 
  亡国之君
  易词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一缕灰白的烟雾自绢布飘起,橙红色的火苗窜起,以极快的速度将这幅山水图吞没。
  《游春图》,一代绘画名家两百余年的传世之作就此成为灰烬。
  火焰很快以汹汹之势席卷整间屋子,雅洁的画室中悬挂的无数物品孤品都随着这场大火消逝。画上的美人脸被火舌烧出黑洞,松竹山水图被火焰炙烤,转眼便成了大片的黑色灰烬,如墨蝶在火焰中纷飞凋零。
  书房中的每一幅字画上几乎都有盖印。
  这些盖印除画师本人的印外,还有历任收藏之人的盖印,足证画之珍贵。其中只有寥寥几幅字画干干净净,除了字画本身再无一物。
  然而这几幅字画即便是在满屋名家手笔中,依然不落下乘,只是不知是何人所著。
  这样付之一炬,未免令人扼腕叹息!
  但与其让这些干净的字画落入暴君手中,还不如就此焚了!
  火焰席卷整间房屋,高温与热浪终于让易词表情变化。他眨了眨被烟熏出眼泪的眼睛,神色复杂地最后看了这屋子一眼,倔强转身走了出去。
  宽大的衣摆和鼓起的衣袍衬托得易词的身材有些清瘦孱弱,他的背却挺得笔直,任谁也看不出他衣袍下的身躯正在微微颤抖。
  ……
  易词没想到秦国的攻击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
  秦国的君王只花了短短九年的时间,先后吞并了五国。而易词的郑国,则是最后一个没被灭掉的国家。
  只是如今这郑国,也不得不灭了!
  秦君所率领的军队已经攻破了郑国的王宫。王宫里的侍卫才一接触到秦国的军队就已溃不成军,如同洪流中的一滴浪花被瞬间冲散。
  此时的郑国王宫随处都可听见宫女与太监的尖叫声和喊打喊杀的声音。易词穿过厚重的枣红色长廊,一步步向着王宫的最中心走去,与周围四散奔逃的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
  混乱的宫人抢夺着宫里的财物,装得衣袍鼓鼓,弓着背匆匆逃离,路过易词身边时只管埋头,不敢去看易词的脸。
  易词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甚至在被一个宫人不小心撞到时什么话也没说,只低头整理了一下被撞乱的衣裳。
  所有人都可以逃,唯独易词不行。
  国已破,他又能逃掉哪里去?
  有人悄然落在易词身后,声音果决而低沉:“我带你逃,拼了这条命也要带你走!”
  易词没有转身,这气息和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出现的一瞬间易词就认出了他。
  洛安,易词的暗卫,从易词被立为储君到现在,已经跟随在他身边十年了。
  易词从不怀疑洛安的话,洛安如果说拼了命也要带走他,那就一定会为他血战到流干最后一滴血液。易词叹气,鼻头有些发酸,不敢转身,怕一转过身就失掉了此刻视死如归的勇气。
  易词声音闷闷道:“你走,别跟着我了,去找邱凉,去找魏玉舒。我要他们活着!”
  身后没有动静。
  易词咬牙低斥道:“你走,这是我的命令!”
  片刻的沉默后,身后传来重重的响声。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洛安跪地的声音。
  洛安的声音像是用尽了力气:“领命!”
  易词眼睛酸涩,胸口仿佛被人重重捶了一拳的发堵。正欲继续踏步往前时,身后再次传来了洛安的声音。
  “王上,你要是死了,洛安为你殉葬。”
  易词身体微微停顿,没有说话。他抿起的唇无声绽开一抹浅淡的笑,似兰花初开,清冷而美丽。
  能有人心甘情愿为他赴死,他这个国君当得也不全是失败。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