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穿成灵异体质的Omega+番外 作者:辣椒炒蛋(下)

字体:[ ]

 
 
 
第50章 家人的意义
  陆经纬没办法接受自己真的变成一个Omega,他紧揪住医生的衣领,推搡之间甚至打落了对方鼻梁上的眼镜。
  主治医生被他的剧烈反应弄得措手不及,原本要说的安慰话语也演变成了一场拉锯战,周围的护士见状,连忙上前想将陆经纬拉开。
  而实际上陆经纬刚经历了分化,并没有剩下多少力气,他此时迸发出的反抗行为,也主要是心里那点儿不平所产生的推动力,因此最后,他还是被按在了病床上。
  只是他的眼睛,依然紧盯着医生的脸不放,“你们不是可以打那种针吗?现在就给我打,改变我的分化结果。”
  医生匆忙整理了下衣服,就捡起了被陆经纬给扔到地上的检查单,“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执着于想改变分化结果,但年轻人要爱惜身体,何况你提的这个要求,可能有生命危险,而我作为一个医务人员,是绝对不会同意给你做的。”
  陆经纬让对方给严厉拒绝,还没回过神,就看见了个飞快进门的身影,与此同时,他的手臂也被用力打了一巴掌,随后曾榕的责骂声跟着响了起来。
  “你这是要干什么?你现在胆子大了是不是,在医院就敢这么闹,还打针?陆经纬我问你,你是不是非得死在我们面前,才能正常一点儿?”
  陆经纬看见曾榕,一时之间整个人都呆住,他没想到对方会在这里,而且好像还听见了他刚才说的话。
  他停顿了几秒,也没有想好要怎么解释,他只是下意识的不想做一个Omega,却没想到对方反应这样激烈。
  而没等他开口,曾榕就先一步将手里的包摔在了病床上,她盯着陆经纬的脸,眼睛也顿时红了起来。
  “你是不是以为全世界就你最辛苦?你以前吃安眠药自杀也就算了。”曾榕说到自杀这两个字,声音也轻了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又再次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爸自从你洗胃醒过来以后,他再不敢在十二点之前闭上眼睛,就因为那天送你去医院晚了五分钟,只要你在家,他每天晚上都要去你门口转悠一次,就连吃降压药,他都要躲着你去厕所吃。”
  “你在医院躺了十天,我们没有一天晚上是真正睡着了的,你爸对我说过最多的话,就是不该吃完那碗面后听你的话先去睡觉……你这辈子就尽了那么一回孝心,结果竟然是要去自杀。”
  “你要打针是不是?你打啊,你现在就打,反正你一直都很潇洒,爸妈算什么?陆经纬你有本事现在就去打,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曾榕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无奈地捂住了脸,她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身体也有些站不住。
  站在门口的陆兆兴瞧见这一幕,也赶忙上前扶住了她,“你真是的,在孩子面前说这些干什么,不是说了再也不提这事儿。”
  陆兆兴的声音很轻,他安抚般拍了拍曾榕的肩,又冲着陆经纬笑了笑,想要缓和一下这种剑拔弩张的局面,只不过他的笑容并未到达眼底,反而带上了几分苦涩。
  陆经纬劈头盖脸挨了这顿教训,脑子也清醒了不少,他没想到自己以前竟然自杀过,而还以为原主只是和他一样出了意外。
  他从前不了解死亡的意义,可直到他也经历过,如今便像是能感同身受到,孩子的离世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有多难受,也仿佛能从对方的反应中,窥见他自己父母的心情。
  他看着背对着他擦眼泪的曾榕,缓慢地拉了下对方的手指,“妈,对不起,我不打针了。”
  曾榕听见他的话,情绪也彻底控制不住,她转身搂过陆经纬的肩,用力抱着对方哭了起来。
  陆经纬被曾榕这样抱着,也像是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他恍然发现,原来他也并不是只有倒霉,在碰见这些不幸之后,他同样拥有着来自父母的爱。
  他回抱住对方,轻声说道:“我就是害怕……我浑身都特别疼……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怕我变成Omega后,别人会觉得我很奇怪……”
  “没事的,不用怕,一点儿也不奇怪,再说我和你爸爸都会陪着你的。”曾榕语气笃定,说完就立马拉过陆兆兴的手,跟着放在了陆经纬肩上。
  陆经纬点了点头,等到情绪稳定下来,他也算是从医生口中,明白了他如今的副作用是什么。
  他得了一种叫信息素沐浴的后遗症,简而言之就是他的分化出了点问题,以至于他的感知程度会大幅度上升。
  也就是只要空气里有一点儿信息素的味道,他都会立马感觉到,并且还可能产生严重几倍的反应。
  如果是Omega的那倒还好,可要是Alpha,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不过大部分人,还是不会随意散发着信息素在大马路上走,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尽量不和别人产生近距离接触。
  而治好这个病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接受别人的标记,这样的话,他就不会再感知到其他人的信息素,也不会再受到影响。
  其实也就是将无数个目标变成了有且仅有的一个,但陆经纬依然觉得不自在,况且这些事,他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
  所以他还是选择让医生给开了药,以及迫不得已时需要用到的缓和针剂。
  从医院出来后,陆经纬也没有回学校,而是又请了几天的假,他不太敢出门,虽然清楚了他现在的状况,可他依然没做好心理准备。
  在家的每天晚上,因为怕看见鬼,他都非常早就爬上了床,只不过偶尔他还是会在半夜醒过来,由于看见某些东西而被吓得尖叫。
  索性他爸妈只当他是分化后心理比较脆弱,每次听见他的声音,都会过来陪着他。
  可这样持续了几天,陆经纬自己也有些愧疚,他总不能一辈子都呆在家。
  在和曾榕商量之后,他还是决定去学校,只不过他爸妈都不再同意让他继续住在寝室,陆经纬于是只好答应在外面租房子住。
  周日下午,因为曾榕有公开课要上,所以他便跟着他爸一块儿去了宿舍搬东西。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