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穿书抱大腿指南 作者:糖tang

字体:[ ]

 
  文案:
  宋萧因为意外身亡穿越进了书里,为了活下去的宋萧果断选择抱紧小说男主,暴虐嗜血的天胤君的大腿,积极的表示自己希望成为魔君大人的腿部挂件。
  为魔君大人复活白月光呕心沥血。
  日常对话:宋萧:大人,我给您炖了鸡汤。
  魔君;嗯,放哪一会喝。
  宋萧:大人,我给你捶捶腿。
  魔君:嗯,一会的。
  宋萧:那大人我服侍您休息?
  魔君:嗯!这个可以有!
  宋萧:???
  于是,功成名就的某只炮灰在几个月之后成功的揣着崽子跑路了。
  于是,嗜杀成性的魔君大人开始了漫漫追妻路。
  霸道冷酷傲娇魔君攻x又怂又闹心思多小狐狸受
  1v1甜文。
 
 
第1章 悲苦人生
  红色在眼前环绕,视线所到之处一片红色,红的那么不真实。宋萧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撑着身子半抬起头,还有些搞不明白状况。入目便是一个正背对自己宽衣解带的男人,能看到他精壮的背影。
  宋萧眼睛瞪成了圆形,什么情况,自己不是死了吗?地狱这么刺激的吗?一上来便送来了帅哥。他不会是眼花了吧。
  眨巴眨巴眼,面前的男人仍然在,男人听到了背后的声音转过身来,一张俊美异常的脸便映入宋萧的眼睛。看到宋萧醒了,男人冷笑了一下,随手将上半身脱了一半的衣服扔到了地上,彻底露出了精壮的上半身,走到了床边爬上了床,将宋萧虚虚的罩在身下。
  我去,什么情况。宋萧满脑袋问号。
  男人没有说话,伸手就要解宋萧的衣服,宋萧一下就急了,伸手拽着自己的衣服尖叫道:“你干什么!干什么!”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的不像话。手也沉沉的没有力气。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怎么,心甘情愿去盛修洁的床上也不愿意来本君的床,本君比不上盛修洁那个废物?”男人似乎被宋萧的反抗激怒了,伸出一只手死死的钳制住宋萧的下巴,捏的宋萧的下巴生疼,宋萧直接被逼出了生理性泪水。
  这男人是谁!这到底是那,他不是出车祸死了吗?隐隐约约宋萧感觉盛修洁这个名字他听过,很熟悉……
  放开!放开!宋萧虚弱的挥着手打在男人钳制自己下巴的手上。
  男人暗红的眸子闪过一丝寒意,松开了钳制着宋萧下巴的手,随手一抓,便将宋萧两只手抓住并在一起,举到头顶上方,另一只手一挥,宋萧身上的衣服被尽数解开。男人是铁了心要做些什么。
  宋萧急了,他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就在男人凑过来的时候,宋萧感觉自己心口一痛,整个人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萧才慢慢的醒过来,身上的无力感褪去了一些,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宋萧慢慢坐了起来,感觉自己的脚格外的重,撩起衣衫,便看到了卡在自己脚踝上的铁链子。链子将他整个人囚禁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
  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连那个他一睁眼就对他耍流氓的俊美男人也不见了踪影。宋萧想起了男人提起过的一个名字,盛修洁,好熟悉的名字。他到底在哪里听过。
  宋萧发呆的时候,不远处的门响了,一个古装打扮的女子端着洗漱东西走了进来。走过来给宋萧行了个礼;“大人,让奴婢伺候您洗漱。”
  “你是在叫我?”宋萧一脸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
  “是的,大人。”侍女递过来了一面镜子,宋萧疑惑的接过,一看把自己吓一跳,我去,这谁!
  镜子里的人生着一张精致到过分的脸蛋,眉目如画,眼角的泪痣更是让他美到脱俗,随意一眼都是万般风情,下巴的地方还有昨晚上男人掐出来的淤青。
  “……”宋萧心里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指着自己问侍女:“我叫什么?”
  “您名宋萧。”侍女像看智障一样看着他,但还是回答了宋萧的问题。
  “那昨晚上的男人是谁?”
  “魔君大人,天胤君离析。”
  “……”宋萧沉默了。千算万算没想到会是这样,他居然穿越了,穿越到了一本他以前看过的那本没完结就被作者弃坑了的小说《魔君离析》中,而且还是穿越到了小说内和他重名的炮灰工具人身上。
  宋萧再次举起镜子看了看,虽然容貌和以前不一样,但是还是能看到以前模样的影子。还没来得及再想些什么,门便被人大力的从外面推来,进来几个魔界的侍从,一身的肃杀之气,二话不说,直接走过来解开了宋萧脚上的链子,推着他便往前走。
  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被推搡到了一个很大的宫殿内,宋萧很不雅观的趴在了地上,脚上没有套鞋便被赶了出来,此刻钻心的疼,宋萧没吭声,抬起头来,看向高位上的男人。
  那是《魔君离析》这本小说的男主角,统御半个魔界的天胤君——离析。果然如小说描写的一般俊美异常,即使是冷着脸,也掩盖不住这个男人的光彩。
  离析从台子上走下来,走到宋萧面前,单手将坐在地上发呆的宋萧拽起来,直接拖着往外走。
  宋萧忙喊道:“我自己可以走,我自己可以走,不劳您老人家费心了。”宋萧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尽量跟上离析的步子。
  离析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大步朝外走去。
  宋萧心里现在想法万千,却无处可发,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离析步子很大,宋萧几乎是一路小跑,赤着脚疼的已经没有感觉了,宋萧一声没吭。
  离析带着宋萧来到了一个法阵面前,法阵散发着幽幽的光,带着一股阴冷之气。
  离析冷冰冰的开口:“是让本君扔你进去,还是你自己进去?”
  “怎么劳烦大人忧心,我自己进去,自己进去。”宋萧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乖乖的走进法阵。寒意顺着脚瞬间传遍全身。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