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子不语言说+番外 作者:墨陌妖(下)

字体:[ ]

 
第93章 生死战
  圣灵寺此时又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银白衣袍包裹全身的男子站在圣灵树下,微抬头仰望着这棵苍老的古树,目光悠远。
  银白衣袍穿着的男子明明就那般站在树下,可是周围的人却像是看不见一般,笑闹着从他身旁走过,没有一人看他一眼,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是跟男子隔开的。
  “……阿鹤,这么多年了,你可终于舍得下来看望我了。”叹息声响起,曲鸢出现在黑袍男人身前。
  与之一样,周围的人似乎都看不见这突然多出来的人,依旧照常做着自己的事。
  “怎么?你连成人形态都稳不定。”名为阿鹤的白袍男子轻声道,声音清亮沉静,语气似有一丝嘲讽意味。
  “唉!提这个做什么。”曲鸢唉了一声,眉头皱起徉装生气。
  “不提也罢。”男子对此并无过多的反应。
  “原来不知不觉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啊!”曲鸢看着银白衣袍装扮的男子,满身的疏离,心中诸多感慨,想当初阿鹤也不过是个羞涩又内敛的少年。
  “是啊!时间过的可真快,可是被时间淹没的往事我永远都忘不掉,仿若昨日。”男子抬眼看着曲鸢,清俊柔美的脸庞也露了出来,每每想起便总是让他难眠,他痛…他也恨,为何天道如此无情。
  “…阿鹤。”曲鸢看着鹤伶,从他身上他可以感受到那伤痛的气息,这么多年了…阿鹤你怎么还没学会放下,时间总会抹平一切的,“过去的已经再也回不来了,你该放下了。”
  “放下?不,我放不下,除非我死。”鹤伶的眸子沉了沉,神情深沉,从尊上点化他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再也放不下。
  “可是…尊上他再也回不来了。”看着态度偏执的鹤伶,曲鸢不禁轻喃出声…
  “住口。”鹤伶此时就像是一颗被点燃的炸弹,随时都会爆炸,脸色阴郁,眼里是化不开的寒冰,“尊上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他寻找打探了这么多年,筹谋了这么多年,终于被他找到了可行的方法,他是一定会找回尊上的,他不相信…不相信尊上会就这样永远消失………
  “阿鹤………”曲鸢皱眉,阿鹤这样子真的让人好担心。
  “不用多说了,我知道你心里一向向着那魔族,不过就算如此又如何?别忘了你如今这模样是谁一手造成的。”鹤伶冷哼一声,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模样。
  “不用你再提醒我,我记得很清楚。”曲鸢轻闭了闭眼,苦笑出声,可是就算是如此,他也从未怨恨过君大人,其实……君大人心里也很苦的,只是他从未表现出来。
  突然,一丝微弱的灵力波动让鹤伶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整个人愣怔的站着那里,这灵力的波动…这气息……脑子里闪过什么,鹤伶瞬间回过神来,朝着传来灵力波动那处快速赶去。
  这灵力的波动…是尊上,不会错的,一定不会错的,是尊上!是尊上回来了。
  “阿鹤!”曲鸢看着鹤伶消失的身影,眉心紧蹙,他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冉严沉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墨子言,就连冉平生的脸都整个黑了下来。
  “容温,你是怎么打算的。”墨子言一直在咄咄逼人,甚至是把妖君墨焱都给搬了出来,更何况他也没提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他只是一心想要跟容温决战,这种事他真的是不怎么好强行干豫。
  “我……”冉容温犹豫了,虽然不甘,可是他的修为的确没有墨子言高。
  “这样吧,为了公平我把修为压低跟你同等级如何。”见冉容温犹豫的神情,墨子言一点都不惊讶,别看冉容温平时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可人都是一样,都怕死。
  “……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周围各异的目光让冉容温不得不咬牙应了下来,没事的…先前爹爹给了他不少法宝,在同等修为的情况下,墨子言是不可能赢的。
  因为生死战不同与其它比赛,所以决战是在皇都城里的观道楼中的比试台上进行,为了公平公正,此次见证的除了冉家还有皇室和原家。
  此消息一出,皇都城内不管是凡人还是修士,只要能进的去观道楼的人都纷纷闻讯而来,生死战唉!竟然是生死战!而且决战的两人还是冉府的嫡少爷跟表少爷!这到底是得多大的仇啊!才会发展到这一步?不过…他们倒都是听过从前的墨子言!修仙第一世家的表少爷,曾经红极一时的冉家嫡小姐的私生子!同时也是修仙世家的废材!而且还听说曾经在冉府吃了不少苦头,不受重视不被尊重!这样想想,倒也觉得两人下生死战也不奇怪了,毕竟冉家嫡五小少爷在外的威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不管台下众人各异的眼光,心中如何想,台上的两人打的激烈。
  生死战一下,誓言一出,天道屏障自动笼罩着两人,只有一方死亡分出胜负才得以破开天道屏障。
  墨子言一挥手,绝虚便已浮在了身前,顿时招来了不少惊呼。
  “这是…仙器?”看着那绝虚出现时地上所产生的纹路,一人惊呼出声。
  “仙器!这可真是大手笔!”
  “他好像拜入的是上元宗吧?”
  “上元宗!乖乖!这可是三大宗的其一啊!这可得多好的天赋才能进去!”
  “最重要的是…我记得几年前时这墨少爷似乎才在炼气期!”一名男子摸摸下巴,神情有些恍惚,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一个同样在之前见过墨子言的男子嘴角轻抽,表情有些扭曲。
  “………!”短短十来年便进阶这般快!实属妖孽!
  “……!”同样是人!为何差距就这般大!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