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每天都和魔尊互飙演技 作者:顾三跃

字体:[ ]

 
  文案 :
  富三代穆予安不小心穿成了耽美文的炮灰男配, 他决定离那两位有光环的男主远远的,男扮女装刚溜出师门,就被掳到了魔宗里去。竟成了丫鬟,天天让他洗衣做饭,这是他能干的事嘛!
  而魔尊也是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三天两头就想害他。不过,他也因此察觉到了魔头的惊天秘密!
  呵,你丫还有两幅面孔呢!
  很快,他又发现这魔头竟然每天都在偷窥他、试探他、诱惑他!
  终于他忍无可忍,脱下女装坦白道:“老子是男人,你别暗恋我了!”
  于是,天天怀疑自己被掰直的宁凭渊,喜出望外地按住了他:“原来真是你!哦,其实我喜欢的是男人。”
  乖戾温柔精分攻 X 怼天怼地一秒怂唧唧受
  [吃瓜指南]
  1.1v1,HE,非传统修真,细节设定我说了算
  2.如果不喜欢,请挥一挥衣袖,别留下一片云彩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予安,宁凭渊 ┃ 配角:接档文《佞臣为妻》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悔不该当初扮那女装
 
 
第1章 女装被抓
  穆予安鬼鬼祟祟地靠在窗户边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外面的动静,乌黑漆亮的眸子却一直打量这间简陋的房子。
  片刻后,有脚步声响起,他赶忙翻回床上去,扯过被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门外一道声音响起:“穆师弟,你休息得好吗?蒲师兄说等会就来看你。”
  穆予安捏着嗓子,虚弱道:“不劳烦你们费心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那人又说:“你也别太伤心,蒲师兄他也不是故意打伤你的。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
  “……好。”
  待外面没有动静后,他才掀开被子继续去窗子边盯了一阵,确定无人过来后,他才低声咒骂道:“我去你妈了个巴子!”
  这房间十分简陋,除了一张床就是一个破旧的书架,上面放了一些经书。
  要说这房子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枕头下面放着数十张画,全是一个人,就是“他”的大师兄蒲方。
  他看着那画上写的“穆予安最爱蒲方”的字样,尤其是“穆予安”三个大字,顿觉人生无爱,不如狗带!
  他穆予安,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穿到了一本**修真文里!
  他本是个富三代,日子过得逍遥自在纸醉金迷。然而无意中得知,有本**文里的炮灰男配与他同名,他就好奇地打开了那本书。
  看到这书里的穆予安是个包子性格时,他就险些砸了手机,再看到这穆予安苦恋主角攻却求而不得时,他气得直冒烟,文才看到三分之一,就直接去文下打负分了。
  也不知是不是疯狂刷负遭报应了,他竟然穿到书中的世界来了。
  原主本来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小世子,十六岁时偶遇主角攻,便一见倾心追随到了凤阳宗。但是他灵根纯度高,可以参加宗门选拔大会。
  结果他将主角受击败,却没想到蒲方见心爱的人受伤,恼怒地将他一掌击了出去。
  攻修为很高,这一掌直接就毁了原主的灵根,此后原主不敢回去见爹娘,只在外门做个扫地僧,看着人家相亲相爱。
  而穆予安穿过来正好是被打伤后,他活动了一下腿脚,感觉不到身体有任何
  的灵气。大概是穿过来的关系,他身上没有大碍,此时的他就是个凡人。
  不过,他得离开这个鬼地方,才不要在这里凄凄惨惨戚戚过一生!他要回去做世子!吃喝玩乐才是他的人生目标!
  他从床底下拿出胭脂水粉和一套粉色襦裙。这是他刚发现自己的身份后,就找各种理由托人去买的。
  房里没有镜子,他只好照着感觉,给自己脸上抹粉涂红的。又换上了襦裙,扯下枕巾包在头上。
  外面几个人经过,他立马噤声,等人走后,才轻轻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凤阳宗是第一大宗门,相应的,地盘也很大,而他一个正在休养无人看顾的废物,自然是没什么人看守的,因为大家都忙着招呼烈月宗的人。
  烈月宗今日前来拜访,这个宗门别的不多,就是女弟子多。所以他扮成女装出去,并没引起太多人注意,然后找了条小径,一路往山下跑。
  跑到半山腰时,他实在累得不行了,便躲在草丛边歇息,拿出个馒头啃着。天上时不时有神兽和御剑的修士经过,万幸距离很远,压根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补充好体力,他继续往下跑。
  也不知跑了多久,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只好嘴里给自己打气:“干!等我回去了,我一定要躺他个三五年,山珍海味来一遍,美人在怀夜夜见!”
  他正在心里给自己画未来的蓝图,却没注意脚下,不小心踩中个石头,摔了个狗吃屎。
  “啊啊啊啊!”
  就在他揉搓膝盖时,一只脚落在了他的身上,随后响起一个女声:“怎么还行起大礼了。”
  穆予安抬头看去,与那女子同时惊讶地叫出了声。
  无他,只因这女人实在是太丑,左脸颊有一个十分显眼的疤,几乎占据了小半张脸。
  谁知那女子却低下头,看着他笑了:“没想到还有比我更丑的。”
  “你说谁丑呢,丑八怪!”穆予安变换了一下嗓音,虽不至于过分女气,但嗓音还是显得很中性。
  女子啧啧称奇,挥了挥手里的剑:“声音也比我的难听,说,你是谁,为何在这鬼鬼祟祟的?”
  穆予安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剑,嗫嚅道:“女侠饶命,我只是一介村妇,不小
  心误闯进这个地方了。”
  女子挑起他的下巴,又嫌弃地避开眼:“你竟然没被他们丢出来,也是稀奇。”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