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我养的毛茸茸都是大佬 作者:听说我是黑山老妖(四)

字体:[ ]

 
第89章 第157-158章
  对于大龟的回答,白溪忍不住摇头晃脑,替它委屈。
  “你说说你,就是因为你的性子太温和,不争不抢,不哭不闹,所以小凤凰才能压你一头。”
  “你想想看你跟小凤凰来自同样的地方,同样都是濒临灭绝的珍稀物种,你要是有小凤凰一半的闹腾性子,季辞也不会把你遗忘在角落,那小凤凰跟小仓鼠也就没那个机会把你给摒弃在外。”
  说到这里,白溪真的是恨铁不成钢,如果他有这样的身份,早八百年前就能在季辞怀里打滚,顺便把小凤凰踢出天际。
  不过碍于小凤凰的身份,白溪觉得踢出天际这个事情可以暂时缓缓,顶多就是摁着它打它几下屁股,以解自己之前的心头恨。
  巨龟慢悠悠地听着也不回话,任由白溪在那儿替它抱不平。
  说实话,它是没觉得哪里不开心或过的不好,就小仓鼠跟小凤凰那两个家伙斗的你死我活的模样,巨龟觉得还是希望自己能好好地多活几年。
  它这把老骨头可没办法被小年轻这样折腾。
  白溪呢,则是越说越起劲,双眼亮得惊人,还拍拍大龟的脑袋,向它保证道,“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季辞忽略你的。”
  “我们一起联盟吧!”
  “虽然不至于说要打倒小凤凰跟小仓鼠,但是我们俩一起,二对二,总比它们二对一对一比较好吧。”
  巨龟真是纳了闷了,怎么话题兜兜转转又回到它们俩一起联盟啦!
  这些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的家伙,为什么总想着要联盟夺得季辞的宠爱?一个人在角落开开心心地自娱自乐不好吗?
  这么一大块地方,任由它折腾不香吗?
  为什么就一定要季辞的宠爱呢?没有季辞的宠爱难道就活不下去了吗?
  白溪若是能知道巨龟内心的想法,一定会疯狂点头道,“得不到季辞的宠爱,那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再说了,巨龟能够独得这一大片的池塘,还不就是仗着因为有了季辞的宠爱,不然的话早800年前就被小仓鼠跟小凤凰打飞了。
  他就不信当初大龟来的时候,小仓鼠跟小凤凰没有抗议过。
  因此见到大龟对这事毫无兴趣,甚至低头吃荷花来并不打算回应他时,白溪就想不明白了。
  “为什么你对争宠这件事情毫无兴趣?”
  “不争宠,你怎么维持你的地位?你就不怕有一天小仓鼠跟小凤凰忽然妒性大发,要把你挤出这个池塘吗?”
  大龟幽幽地看了白溪一眼,真是想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有什么魔障,争宠二字对他那么重要吗,他怕不是以为自己是在古时华夏皇帝的后宫?
  见自己不回答,白溪还在那儿嘀嘀咕咕,念念叨叨,就跟紧箍咒一样,念的头疼,大龟只能无奈地开口,“我-这-个-年-纪-啦,确-实-对-争-宠-没-什-么-意-思。你-要-争-就-自-己-争-去-吧,再-不-然-等-季-辞-身-边-又-多-了-一-个-宠-物,说-不-准-你-俩-可-以-结-盟。”
  白溪闻言立马大声道,“不,不行,我不要其他的宠物,季辞身边的宠物难搞还不够多吗?”
  他是疯了才会让新来的宠物加入分一杯羹。
  他看向大龟,还是不相信大龟真的会因为年纪大了,就不稀罕季辞的宠爱。
  想想小凤凰那家伙,大龟可是说了跟它的年龄不相上下,它都能那么活蹦乱跳地觊觎季辞的宠爱,大龟怎么就会不稀罕呢。
  “我知道一定是你被它们两个打压怕了,所以才会躲到角里来躲清净,对不对,你放心,有我在,我肯定不会让你一辈子只是龟缩在角落里的。”
  大龟:???
  它看着自己抬起头都只能堪堪看到尽头的荷花池,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说它是龟缩在角落。
  这片荷花池以它的速度行走的话,没一两个小时是走不完的,再者,它又不是那种需要保持身材的年轻龟,根本就不需要天天绕着池塘走一圈,基本上蹲在哪个位置,就在哪个位置驻扎,吃完那个位置的荷花才会再换一个地方。
  所以这池塘对它来说已经足够大了,为什么要说角落?谁家的角落这么大片的?
  巨龟真的表示不想在跟这个满脑子都是宠爱宠爱的家伙继续沟通下去,不然的话,它都怕自己被洗脑成功。
  反正白溪已经保证了,不会跟季辞说出它们的大秘密,那就足够啦,至于其他事情,就让白溪自己自娱自乐去吧。
  见到大龟头也不回,慢慢吞吞地沉入池塘底部,白溪一点都不失望,反而是战斗力十足地跟巨龟表示他一定不会让巨龟失望的。
  巨龟吐着泡泡,当做自己没听到。
  而雄赳赳气昂昂,充满战斗力的白溪离开池塘之后,满脸洋溢着欢快之情。
  这让路过的小凤凰一脸莫名其妙。
  这家伙这几天明明都哭丧着脸,仿佛死了爹娘一般的凄惨,怎么忽然一间就好像吃了什么回春药,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
  什么情况,难不成季辞又对他心软了?
  不对呀!它刚刚飞过去看过季辞了,季辞正在培育桃树,白溪根本就没在季辞身边,那白溪高兴个什么劲。
  小凤凰就扇着翅膀停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却见白溪见到它非,但没像之前那样怒目而视,反而非常欢乐地冲它打了个招呼,声音甜甜腻腻的,差点没把小凤凰的鸡皮疙瘩给刺激出来。
  “小凤凰,下午好呀,你怎么在这里,是来看我的吗?”
  小凤凰抖抖翅膀,一脸惊悚。
  我靠!白溪是真的吃错药了吗?
  就在这时,小仓鼠抱着一根比它身体差不多大的玉米走了过来,边走边吃,满脸喷香。
  见到一鸟一人仿佛对峙的画面,小仓鼠顿了顿,抬眼看向小凤凰,无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凤凰挥着翅膀来到小仓鼠身边,两个人因为白溪的原因最近关系密切了不少,不过在争抢季辞宠爱这方面依旧是水火不容。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