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攻略黑心男配[快穿] 作者:吐肥皂泡泡

字体:[ ]

书名:攻略黑心男配[快穿]
作者:吐肥皂泡泡
 
本文文案:
每本书里都有一个为主角的感情添砖加瓦、推波助澜的男配。有一天,他们黑化了,踹掉主角攻,抢夺走主角受。
剧情崩盘。
高子羊的任务,便是攻略下男配,让他别去捣乱主角攻受。
1.假少爷是真少爷的金丝雀
2.校草的假男朋友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子羊 ┃ 配角: ┃ 其它:快穿
一句话简介:都好难搞QAQ
立意:生活简单就美好,人心简单就幸福 
 
 
 
  ☆、金丝雀1
 
  高子羊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正被一个浑身充满酒气的男人压着。
  他傻眼。
  就是这一刻的错愕,压住他的男人得以轻松吻住他的唇。
  天!高子羊死命挣扎,他推拒,手被强吻他的男人攥过头顶,他动腿,被男人压得严丝合缝。
  高子羊要疯了,怎么刚穿过来就是这个场景,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时,男人空出了一只手,撩起他的衣服。高子羊眼睛瞪大,扭动了下身体无果后,心一横,咬了男人舌头一口。
  男人吃痛,反应却让高子羊二次错愕,他继续吻,还回咬了他一口,攻势也比刚刚要强势了好几倍。
  满腔酒味混杂着苦涩的血腥味,高子羊感觉自己的嘴要被对方吃掉了QAQ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子羊感觉自己要缺氧窒息而再次死亡时,男人离开了他的唇,他刚要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脸颊被对方捏住。
  “高子羊,你以为你现在是个什么东西?”男人嗓音低哑,讥诮道,“还当自己是豪门大少爷吗,装贞洁烈男?你现在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罢了。”
  高子羊泪眼模糊地看着他,依稀能看到对方有着一张无比帅气的脸庞,这个人,就是他的攻略对象——郑肆行。
  高子羊早做好心理准备任务会很难,但没想到一来就是这样子的,又被强吻又被咬,嘴巴痛死了,被吻得太久憋得呼吸道也很难受。
  高子羊受不了这委屈,眼泪簌簌掉下来。
  郑肆行眯了眯眼,冷哼一声,松开他,站起来时身形因摄入酒精过多而摇晃了下,去了浴室。
  高子羊哭了会儿,翻了个面,有着泪水的脸在被子上蹭了蹭,蹭着蹭着又哭了起来,委屈极了。
  他本是一名大二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正常地过亮着绿灯的斑马线,结果一辆车冲了出来,他被撞飞。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满目皆是白色的空间,一道电子声音告诉他,他已经死了,如果想复活,绑定它做任务,经历七个世界。
  他当然愿意,他才十九岁,有幸福的家庭,还有各种各种美好的东西。
  他绑定的系统名为攻略男配系统。男配,顾名思义,每本书里为主角的感情添砖加瓦、推泼助澜的配角。
  他们本是陪衬物,但忽然有一天,配角们造反了,踹走主角攻,抢夺了主角受。剧情崩盘。
  高子羊的任务,便是攻略下男配,让他别去捣乱主角攻受。
  第一个世界。郑肆行作为主要男配,起初喜欢的是他,与他同名同姓长相身体也一模一样的原主高子羊。
  但一开始,原主作为家财万贯的豪门富家少爷,而郑肆行只是演艺圈一个出道两年的二线明星。郑肆行才十九岁,能跃居二线全凭实力与那张完美到没有一丝瑕疵的英俊脸庞,他还有副极其优越的身材,一米八|九的身高,黄金比例,年初还被国外著名的时尚男装邀请走过秀。
  才出道两年,十九岁而已,郑肆行可以说潜力无限,但他毫无背景,而且在原主这样的豪门少爷看来,在演艺圈混的不过都是戏子罢了。况且,原主有喜欢的人,出道五年的一线演员,家世也与他差不多的——邹近真。
  四个月前,郑肆行向一见钟情继而念念不忘的原主告白,被狠狠拒绝了不说,原主还将他这个行为曝光。
  三个月以来,郑肆行被无数黑子黑,通告、代言流失了不少,郑肆行与他的团队本以为这场风波还要持续很久,可能他的星途也就此断了,毕竟他的成名,许多对家都看不顺眼。没想到,一场意外来临了。
  郑肆行去医院进行例行体检时,恰巧遇到出了车祸的原主父亲,原主父亲急缺血,当时医院血库又缺少那个血型的血,郑肆行去献血,没想到两人的血型完全吻合。
  并且,他们,是父子关系。
  原主父亲派人经过一系列调查,原来,十九年前,原主的亲生父母与出来游玩的郑肆行母亲在同一家医院生产,原主亲母想让自己的儿子过上好日子,便将两个婴儿调了包,从此人生错位。
  郑肆行亲生父母大怒,将原主这个假少爷赶出了家门,原主这个假少爷跌下金坛,又不肯回他真正的家。这时,郑肆行这个真少爷出现了,强行让他签了份包养协议,然后被关在了这个公寓里。
  至此,原主变成了郑肆行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这样一捋,高子羊觉得对方这样对自己确实情有可原,毕竟原主除了差点毁掉他的星途,还霸占了他十九年的人生。
  他高子羊是个背锅的,但确实,想复活,哪会有那么简单……
  郑肆行从浴室里出来了,比起对方的完美身材,高子羊却更多注意郑肆行浑身上下只腰间围着的一条浴巾,他不安起来。
  郑肆行包养了原主一个星期,这期间什么都没做,甚至没有回来过,今晚回来,原剧情里是没有描写郑肆行会对原主做什么的,整个剧情里郑肆行都没有对原主做什么。
  但是,刚才郑肆行吻了他,这具身体也换成他的灵魂了,会不会是一连串的蝴蝶效应,他不知道。
  郑肆行边擦着头发边凉凉地瞥了眼害怕的高子羊:“滚去洗澡,洗干净点。”
  “你、你想做什么…”高子羊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