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非典型性美强惨(快穿) 作者:阳春八月

字体:[ ]

 
  文案
  叶凡星是时空局扮演科的新人,每一个世界他都会成为其中命运悲惨的一个角色,与主角发生交集。
  系统:积石如玉,列松如翠,人人都觉得你超好看der。
  叶凡星:好耶!
  系统:你会得到我的帮助打通任督二脉,惊才绝艳,独步天下。
  叶凡星:超棒!
  系统:然后你会被五马分尸,你会黑料缠身而死,你会被抽骨废灵,你会被扔进丧尸群里撕碎……
  叶凡星:……
  系统:不过如果主角喜欢你,可以改变你的结局
  叶凡星:嘻嘻嘻
  系统:但主角是个直男
  叶凡星:……
  *
  非典型性美强惨,我又美又强,而且全世界都觉得我好惨但其实我超快乐!
  主攻1v1,小世界和结局cp都是同一人。所有小世界背景均为架空,请勿联系真人真事,比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凡星,原敛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有一种惨,叫全世界都觉得我惨
  立意:即使在困境之中,也要坚持奋斗,自强不息,为万世开太平!哪怕遭遇挫折,不忘初心就能实现梦想!
 
 
第1章 年少白雪(1)
    叶氏王朝在人间走过百个年头,经历过开国兴衰,到了这一代子孙,在天上星君簿子上的气数已尽。再过不到十年,它就该被新王朝取代。
  红墙碧瓦之间,一个人在小太监的引路下穿行而过。夏海辞是五十年前刚升任的新仙,被星君抓了劳动力,赶来凡间推动叶氏王朝的覆灭,免得出现了意外。
  他化作少年模样,凭着全知的测算天命能力,在民间闹出仙师名头,被皇帝召入宫中,当太子的伴读。
  皇帝气虚步浮,斑白两鬓,依稀可见年轻时的俊美,他沉沉看了眼夏海辞,不知是否是看穿了什么,静默许久,才说:“去罢,太子在梓宫等候小仙师。”
  夏海辞一拱手,笑眯眯地道:“吾皇厚爱。”他跟着太监出了殿宇,外头好亮一个太阳,不知是不是星君在催他走得快些。
  这人间现在的皇帝是个昏君,爱美人不爱江山,偏偏爱的还是个狐狸精,亡国只在须臾。皇帝的后代子孙们也是无一堪用,星君一一测算过,都是草包,身上半点紫微星气都没有。
  太监推开梓宫金漆大门,为夏海辞让开路,“小仙师,就是这里了。”
  夏海辞抬步往里面走了几步,就见一棵槐树下一个少年伏身看书看得入神,白衫如雪长发如瀑,撑手在石桌上,槐花落在他玉石一般的指尖,藏进书页。
  【剧情任务——夏海辞已到达宿主附近。请宿主保持人设,不要让剧情人物感到违和。】
  叶凡星听到心中声音,漫不经心转头看过去,一只手按着书页,上下打量了一番夏海辞,淡淡问:“你就是父皇请的那个小骗子?”
  夏海辞看着少年坐在石案边,君子如玉如花堆雪,在太阳底下像个白雪堆砌的小神仙,已忘了自己的来意,“父皇?你是太子?”
  “自然只有孤,”叶凡星似是对他失了兴致,睫毛垂下,转回脸接着看书,“父皇看人的眼光一日比一日坏。”
  夏海辞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梓宫中能旁若无人看书的,除了太子还是谁。他实在怀疑星官是不是学艺不精,测算出了问题。即使叶氏王朝真的亡国,这样美如冠玉的少年,竟会如星盘图中所示,被人五马分尸。
  叶凡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却也觉得这个新伴读呆愣了太久,皱眉看去,质疑道:“你怎么不过来陪孤读书?”
  夏海辞回过神走过去,看了看只有一张石凳,对小太子很谦逊很温柔地问:“我坐哪儿?”
  “……”太子将书一合,铺着的槐花瓣簌簌落了满桌,他没有表情地看着夏海辞,像在看一个傻子,抱着书往宫殿里面走去了,雪白衣衫肩头也落了槐花。
  夏海辞琢磨了一下,还是没弄懂自己说错了什么,只能归结于人间皇族心思难猜。既然太子不读书了,他干脆坐在石桌边,趁着四周无人,变出一壶桂花酒自斟自饮,又变出一本进宫前还没看完的话本子。
  叶凡星一直立在殿中窗边静静看他。眼前一片半透明的光幕涌动着,显示着“任务进度2%”的字幕。只是刚刚见到夏海辞,迟迟不动的任务进度就有了进展,看来这个小世界的剧情,就是从夏海辞的到来开始发展。
  换句话说,夏海辞就是这个小世界的主角。
  叶凡星是时空局的扮演科新人,被随机分配到这个小世界补“太子”这一角色的空,直到剧情发展完毕,就可以结算任务得到奖励。
  不知过了多久,夏海辞看完了话本子,才发觉天色已经暗下来,他站起身准备离开,却见小太子站在后面,沉静地看着他。
  偷闲被抓,夏海辞硬着头皮笑问:“殿下还有什么事?”
  “你为什么不来找孤?”少年太子平静地问,语气里并无怒意,只是单纯直白的疑惑。
  夏海辞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无奈回答:“殿下不是不读书了吗?”
  叶凡星没开口,看着始终不再动的进度条,默默望着夏海辞。他眼睛极清透,天生一双桃花眼,不笑时却显得冷凝,令他有几分难以亲近的气势。在夜色里,这种冷漠似乎被淡化了。
  在夏海辞忍不住要再次开口时,才听到少年太子问:“我不读书,你们便不能陪我吗?”他没有用孤自称,似乎是有些迷茫。
  夏海辞原本想说自然,对着那双眼睛却是一顿,出口时已是换了说辞,“若是殿下想,小人自然不会拒绝。”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