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养崽不易,猫猫叹气 作者:是1(下)

字体:[ ]

  第65章 你是不一样的
    竹蜻蜓和竹青枫同样被人偷袭, 不过好在他俩都有所防备,只是被刮破了衣袖。两人一猫拉近距离的同时,竹蜻蜓飞剑出鞘直至偷袭者藏身之处。然而令他们惊讶的是, 对方并未选择迎战,而是朝不同方向逃遁。
  然而练溪川反应亦是迅速, 但凡对他出手者皆划为仇敌。他毫无犹豫地猛蹿出去, 与此同时灵力漩涡也落在了离他最近的修士身上。
  对方被纠缠住的刹那, 于半空中化为兽身的练溪川目露凶光,八成力的一巴掌将其砸下。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被击落的人影在地面上砸出了十米见方的深坑。
  而竹蜻蜓和竹青枫那头,却因为这群人不打反逃而愣了神,错过最佳时机,没能逮到其他偷袭之人。
  修灼蹲坐在练溪川的双耳之间,短小的尾巴拍打出欢快的节拍。此番战斗, 让他不禁回忆起自己纵横诸天战场的那些年。
  “川川呐……”修灼晃动着面巾似的大耳朵,遥望着远处的群山, 颇为怀念地传音道:“我闯荡诸天战场的时候, 兽身可谓是威风凛凛啊。”
  抬jio轻轻拍了拍练溪川的前额,修灼温柔道:“你还记得我那时候的样子吗?你断奶之前, 最喜欢窝在我肚子下面了。”
  练溪川一时间无言以对,他至今也不认为修灼的兽身能和‘威风凛凛’这个词沾边。
  没缩水的修灼体型比现在大上不少, 和练溪川兽身差不多高。但是由于毛发过于浓密、厚实、飘逸, 几乎将他的四官全部盖住,只留一双圆圆大大的杏眼露在外面。其实修灼的兽身根本看不出兔样,远看像颗毛绒球,近看就是毛绒球。
  而练溪川那时尚未启智,一身胎毛稀薄畏冷, 所以他将毛茸茸的修灼当成了自己娘亲,喜欢钻进对方肚子下面取暖以及——
  嗦奶……
  尽管嘬不出什么东西来,但对于小猫崽来说,总归是一种心理安慰。
  幼年囧事让练溪川脸皮泛红,晃了晃脑袋跳进深坑,将那重伤的修士甩回地面上。
  不知是天生骨头软亦或是怎样,这名修士甚至还不等练溪川等人开口,便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所知之事细细讲述给他们。
  在诸天战场的所有入口处,有许多像他们这般的小队蹲守着,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渔翁。
  渔翁们大都是出窍期巅峰乃至分神初期修为,专门偷袭刚进战场的新嫩修士。若是新嫩们表现得软弱可欺,渔翁们便会悍然出手,劫掠灵石等宝物;若是新嫩们表现得凶狠非常,他们一击不成立刻远遁千里。
  除此之外,他还献上了一本无名书册。里面详细记载了目前诸天战场的势力分布、双榜前百名的样貌和品性、机缘分布等等……
  可以说,这名被俘虏的渔翁表现得要多配合有多配合。
  灵力被禁锢的渔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地求饶,连连磕头:“几位天才,我们渔翁干活讲究,只谋财不害命。”
  “更何况这次,我只是个望风的,并未对你们出手。”
  “呜呜呜……还请诸位看在我老实交代的份儿上,放我一……”
  然而还不等他把求饶的话说完,练溪川在击碎其元婴的同时,又一掌拍碎了他的头颅。将猫爪上血迹随意地蹭在尸体的衣料上,他朝竹青枫扬了扬下巴:“火葬。”
  竹青枫似乎没想到练溪川会如此干净利落地斩杀此人,缓缓地眨了几下眼睛,紧抿双唇,似是有什么话要说。
  见竹青枫将尸体晾在原地,许久没有动作,练溪川颇为不解地询问:“怎么了?”
  竹青枫扭过头去,屏息不愿嗅让那咸腥的血味,声音带了丝不确定的轻弱:“我们……是不是应该放他一马?”
  “刚刚那三道攻击,确实与他无关。而他对我们所问,亦是配合非常……”
  竹青枫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但前提是,对方是他的敌人。
  但是刚刚死于练溪川爪下的那名渔翁,自始至终都未对他们表现出抗拒和敌意,甚至将自己的位置放得极低,近乎卑微到尘土里。
  竹青枫心中顿时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儿,他早前许诺渔翁,只要对方如实回答自己的问题,便可放他一条生路来。然而练溪川却二话不说将其灭杀,此番作为着实有些越过他行事的底线了。
  竹蜻蜓瞥见竹青枫略微有些神伤的表情,嗤笑一声,挪揶地朝练溪川挑了挑眉,活脱一副坐等笑话的姿态。
  而练溪川对此也是哑然,他从未想到,历来老成持重、运筹帷幄的竹青枫居然会有这般单纯到有些可笑的想法。
  修灼咬了咬练溪川的耳朵,无不戏谑道:“川川果然还是只崽崽啊,伙伴也一样是幼稚的小朋友。”
  练溪川:“……”别连带我,我是大猫猫了好吗。
  抬爪将已经逐渐僵硬的尸体震碎,练溪川踱到竹青枫跟前:“竹青枫,你真的有进入诸天战场的自觉了吗?”
  “诸天战场不是竹家,亦非无华书院,此处没有道德层面的好或者坏,更不存在中立者。”
  “除了并肩作战的伙伴和你死我活的敌人外,没有第三类存在。诸天战场,除生死相交的伙伴,无不可杀者。”
  “你知道为什么那个渔翁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练溪川注视着竹青枫的双眼,一字一顿道:“因为和他相比,我们是强者。”
  “在诸天战场,逃跑和认输从来不是可耻之事。正相反,若是你能在殉道榜第一的手下逃脱,反而是值得称道和炫耀之事。”
  “诸天战场虽在北苍界中,但实则为修真界十五界外的另一界。这里有其独特的规则,那就是——”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