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总有人当我是渣受 作者:策马听风(下)

字体:[ ]

 第50章 
  周围的树木都被厐帝蝉绞碎了, 艾德没有遮蔽的地方, 他快速奔跑着, 但握着粒子枪的手却很稳。
  艾德抽空朝顾言看了一眼,他沉声说, “我快没子弹了。”
  听见艾德的话,顾言立刻会意,他拎着激光剑就去拖住厐帝蝉, 给艾德专心攻击厐帝蝉的机会。
  艾德手里也只有一把粒子枪,顾言刚才粗略的算了一下他开枪的次数, 他应该是真的快没有子弹了。
  而且艾德既然在这个时候出来,没有等着顾言被厐帝蝉拖死再出手, 应该是不会多此一举朝他放冷枪的。
  现在厐帝蝉还处在发狂的阶段,它身上到处都是绿色的脓液,口器上面的豁口越来越大,浑身散发着一种恶臭。
  疯狂的厐帝蝉攻击能力反而增加了,巨大的疼痛让它想要发泄,越疼它越是狂躁,这个时候的厐帝蝉反而有点难对付,因为它现在是真的不要命了。
  厐帝蝉虽然不像虫族女皇那样有高等智慧,但天性使然它们还是懂得趋利避害的, 知道自己弱点在什么地方, 攻击的时候也会注意掩藏自己的弱点。
  但现在的厐帝蝉就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它也不再避开自己的弱点, 而是肆无忌惮的攻击, 疼痛让它理智全无,想要跟敌人至死方休。
  察觉到顾言的靠近,厐帝蝉挥舞着自己那只仅剩的前翼朝顾言绞了过去。
  顾言没有跟厐帝蝉硬杠,他只要吸引这只庞然大物的注意力,给艾德专心攻击的时间就好了。
  厐帝蝉死后就是顾言跟艾德解决私人恩怨的时刻,所以他不能消耗太多体力。
  顾言避开了厐帝蝉的攻击,他举着激光剑朝厐帝蝉不痛不痒的地方攻击,足够引起它的注意力,但又不会让自己受伤。
  虽然艾德应该不会朝他放冷枪,但顾言不太放心这个人,所以他躲藏的时候刻意避开了粒子枪的攻击角度。
  趁着顾言拖住厐帝蝉时,艾德不停朝它的口器扫射,每一枪都能命中要害,厐帝蝉口器上的豁口越来越大,已经露出了口器里的腺肠。
  厐帝蝉口器藏着腺肠,这个腺肠才是厐帝蝉最致命的要害,就跟人类的大动脉差不多。
  看见厐帝蝉露出了腺肠,艾德开始朝它的腺肠扫射,厐帝蝉发出了极度痛苦的嘶鸣声,声音非常尖锐,狠狠的刺激着顾言的耳朵。
  随着艾德爆掉了厐帝蝉的腺肠,大量的绿色脓液喷薄而出,这让顾言想起了一个成语,血如井喷。
  厐帝蝉轰然倒了下来,顾言后退了数十步,他站到了一棵枝叶繁茂的参天古树上,警惕的防备着艾德。
  现在厐帝蝉虽然倒了,但还有一个艾德,这家伙危险程度不比厐帝蝉小。
  看见顾言这个举动,艾德笑了笑,“你果然比之前学聪明了很多。”
  “我手里有枪,你只有激光剑,而且你的手臂快不能动了吧?”艾德从树干上轻巧的跳了下来,他直视着顾言,嘴角却挂着笑,“你放我一马,我也放你一马,反正日子还长,我们改天再较量?”
  虽然艾德说改日再较量,但他的食指一直放在扳机上,只要顾言出来,他就能第一时间举枪在顾言身上射出一个血窟窿。
  顾言看见艾德这个动作了,他自然不会轻易上当,不过艾德说得没错,他的双臂的确快不能动了,连抬起来都有点费力,他握着激光剑,哪怕顾言一直在极力控制,但手臂还是一直在抖。
  厐帝蝉的外壳太坚硬了,攻击它回震的力道差点没让顾言的双臂废了。
  但顾言要是奋力一搏也不是没有希望,因为艾德也受伤了,而且他粒子枪里面应该没有多少子弹了,顾言估计超不过五颗了。
  就在顾言在脑子里快速计算的时候,一只变异的钢铁蜘蛛突然进入了顾言精神力勘测的范畴。
  对方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在顾言知道的五秒内,一只钢铁蜘蛛突然从地下蹿了上来,然后朝离它最近的顾言攻击了去,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
  钢铁蜘蛛锋利的螯牙勾咬过来的时候,顾言倭身直接到了它的身下,他举着手里的激光剑,然后奋力一刺,长剑在钢铁蜘蛛的腹部划出一道火花。
  这点伤害对钢铁蜘蛛根本微不足道,直到顾言的长剑划到了它腹部后面的纺器,钢铁蜘蛛浑身一震。
  趁着钢铁蜘蛛吃痛的时候,顾言连忙闪身跃到了另一棵古树上。
  几乎是顾言起跳那刻,钢铁蜘蛛就朝顾言喷出了大量的丝线,它的丝具有腐蚀作用,有些溅到顾言身上,他手腕一抖,身上的衣服就被光剑割开了,然后露出了劲瘦有力的肌肉。
  顾言刚才的行为激怒了钢铁蜘蛛,所以黑色的庞然大物一直追着顾言不放,艾德站在安全的位置,他冷眼旁观着那个只有二十一岁的青年,看他对付着钢铁蜘蛛。
  青年握着激光剑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了,但脑子却很冷静,所以精准的避了钢铁蜘蛛的攻击,因为体力有限,他的攻击不凶猛,只是四处躲避,在找最佳的攻击机会。
  艾德看着顾言,然后举起手里的粒子枪对准了他,但在扣动扳机那刻,艾德突然调转了方向,朝钢铁蜘蛛的纺器开了一枪。
  钢铁蜘蛛之前就被顾言刺伤了,艾德这一枪让纺器的位置流出了更多的白色液体,逼得它后退了一步。
  就在钢铁蜘蛛后退时,顾言猛地爆发了,他快速又在钢铁蜘蛛的腹部补了一剑。
  艾德眯了一下眼睛,他朝钢铁蜘蛛的纺器开了一枪,然后就转身打算离开了,没想到一直倒在地上的厐帝蝉突然猛地起身扑向了他。
  饶是艾德反应快,他的胳膊也被厐帝蝉步足的倒刺勾了一下。
  厐帝蝉的倒刺上有致命的毒液,艾德抬手就在厐帝蝉的腺肠补了一枪,然后快速朝顾言狂奔了过去。
  看见艾德煞气冲冲的来了,顾言想也没有想挥手就是一剑,艾德也没有躲,他反而将被厐帝蝉勾到的手臂伸了过去,顾言一剑就砍断了艾德一条胳膊。
  艾德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他捂住了伤口的位置,神色沉冷的几乎可怕。
  虽然手臂没有了,但至少控制住了厐帝蝉的毒液。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