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冲喜[重生]+番外 作者:绣生(中)

字体:[ ]

 
第52章 冲喜第52天 兵变
  自第一场落雪之后, 上京纷纷扬扬下了十余日的雪。灰白的天,雪白的地,偶有鸟类划过长空, 羽翼搅乱纷扬雪花,鸣叫声传出很远。
  上京城的气氛,亦如这天一样, 肃穆、冷寂,暗流涌动。
  几经博弈, 拖延许久的殷承汝谋逆案终于盖棺定论。
  冀州刺史殷承汝,私自调兵屯兵,暗中与西煌勾结,谋逆叛国,不忠不义, 经大理寺、刑部、御史台三司会审, 判斩立决, 以儆效尤。
  因殷家满门忠烈,为国为民,忠心耿耿, 圣上不忍寒忠烈之心,此案并不连坐。
  而罪臣殷承汝, 定于十月初五午时三刻问斩。
  行刑这一日, 不少人前去观刑。
  有的是与殷家交好, 想去送殷承汝最后一程;有的则是纯粹看热闹,还有的,则是去打探殷家的态度。
  不论是哪种人,他们都低调地隐在百姓之中,并未现身在刑场之上——殷承汝通敌叛国, 明面上,谁也不愿同他沾上太多关系。
  永安王府的马车亦低调隐在人群中,叶云亭与李凤岐在其中,遥遥观察着刑场上的动静。
  距离午时三刻只剩下半刻。殷承汝蓬头垢面被押在刑场上,面前是高高悬起的虎头铡。
  他跪得笔直,蓬头垢面也掩不住他满眼的愤恨与不甘。
  身侧,殷红叶捧着最后一餐饭,哽咽着喂到他嘴边。
  ——行刑之日,殷家只来了一个殷红叶。
  因殷承汝之罪责并未连坐殷家,加上李踪对殷家有愧,特许其亲眷回京送他最后一程,以作弥补。
  然而别说殷啸之,便是殷承汝的妻儿,也一个未至。
  叶云亭放下帘子,神情越发担忧:“殷家这是已经有了决断了。”
  此时不进京,恐怕是怕李踪借机将人扣在上京做人质。索性一个也不来,彻底断了李踪可能的后手。
  李凤岐颔首,沉吟片刻道:“不出十日,云容那边便会有消息了。”
  说话间,午时三刻已至,殷红叶被侍女扶着下了邢台,殷承汝被刽子手按在虎头铡之上,头顶铡刀折射着冰雪的寒芒。
  他看着下头乌泱泱的人群,以及人群中不起眼的各府轿子与马车,冷笑一声,怒声道:“你们且都看着!这便是忠君的下场!我殷承汝这条命,不是因为通敌叛国没的,而是替皇帝赔的!”
  话音未落,铡刀已经斩下。鲜血喷溅中,殷承汝的首级咕噜噜滚了老远,一双眼睛不甘地大睁着。
  人虽死,最后的遗言却引起了百姓们的议论。他们不懂朝堂之事,只热烈地讨论着殷承汝这桩案子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冤屈。
  唯有那些来观刑的官员,心中都震惊难安。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殷承汝被定罪之后,就隐约有风声传出,说他谋逆叛国是假,替皇帝去截杀玄甲军才是真。只是计谋败露,不仅没能成功截杀玄甲军,反而被永安王反将一军,以谋逆之名送上了刑场。
  这传言出现的突然,也并无根据,然而殷承汝今日说他这条命是替皇帝赔的,便是侧面证实了这番传言。
  殷承汝替皇帝卖命,最后皇帝却没能保下他。
  这一场博弈,永安王到底更胜一筹。将宝压在皇帝身上的官员难免有些惴惴,毕竟谁也不愿做下一个殷承汝。
  也有敏锐些的,发觉殷家人并未来送最后一程,暗地里一阵心惊。
  叶云亭与李凤岐坐着马车原路返回。
  行刑结束,观刑的百姓散去,长街两侧又重新热闹起来。叶云亭看着窗外热闹景象,道:“但愿这和平景象能长久些。”
  京畿三州拱卫上京,若是殷家当真反了,上京危矣,恐怕会是一场恶战。
  “该来的,躲不了。”李凤岐倒是不如他那般忧虑,北昭积弊已深,就算不是殷家,也不会陈家,王家。
  积弊不消,隐患难除。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
  这一日之后,李凤岐开始日日去早朝,散朝之后,也常有官员上门拜访。李凤岐议事并不避着叶云亭,叶云亭跟着耳濡目染,对北昭局势了解比从前更深。
  初七时,朱烈终于从兵部讨到了军费。
  十万两银子,对军队来说不算多,却也足够备下诸多有用之物。
  叶云亭协助朱烈备齐了粮草兵器,便命人走水路以最快的速度往北疆运送。
  如此又过七日,十月十四,云容传来急报,大都督殷啸之斩杀数名官员后,纠集八万将士,正往上京攻来。
  急报传到御前时,叛军已经由中州出发,急行三百里,准备渡皁河。
  自北昭立国以来,上京受陆州、中州、冀州三州兵力护卫,又有皁河与莽山两个天堑相隔,固若金汤,难以攻陷。
  但中州冀州一反,由内攻陷,几乎没有阻隔。
  消息一出,朝野震惊。
  李踪大发雷霆:“朕心慈饶过殷家,他们却不知感恩,果真是狼子野心!”
  “当务之急是立即调兵拦截,若叫叛军度过皁河,上京危矣。”兵部尚书出列道。
  其余朝臣也纷纷出言附和。
  李踪眼神阴鸷扫过一众官员,目光在没什么表情的李凤岐身上顿了顿:“诸位爱卿,谁能出战退敌?”
  一众朝臣下意识看向前列的永安王。
  李凤岐穿着深紫朝服,姿态从容。神情淡淡,仿佛殷家起兵造反之事对他没有任何冲击,又或者说……他早就已经料到。
  众人心思各异,均目光殷切地看着他,等着他发话,
  永安王的实力谁也不会质疑,即便他双腿不良于行,但行兵打仗,除了武力,还有谋略。
  李踪的目光亦落在他身上,藏在袖中的手却紧紧地握成了拳。若是此时李凤岐能出手,上京之危必解。但他也清楚,此时的李凤岐绝不会再为他卖命。
  而李凤岐果真如他料想中一般不发一言,对众人热切的目光置若罔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