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喝水呛死后我重生了[快穿] 作者:马儿跑(下)

字体:[ ]

第66章 好夫君要从小养起(12)
  这一夜睡得很安稳,就是保持一个姿势不变,蛮腰酸背痛的。
  由于事态紧急,叶濯林不敢耽搁,天亮后直接拉着小路路继续向边关前进了,顺便摘了几个果子当早饭。
  边关附近人烟稀少,也要不到什么马匹,只能靠徒步,幸好这里距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两人几乎是不停歇的走了近一整天,终于是碰到了驻守边关的士兵。
  临近西樊的边疆,将领名唤贺建元,也就是小路路刚来时军营被烧,连夜赶过来的第一个将领,更是差点将小路路当场劈死的那位。
  这位大将已经快四十岁了,他有个十三岁的儿子,名为贺啸。一般来说,将士在外打仗,孩子都交给妻子抚养,然而这位贺将军与众不同,生怕自家儿子活得久似的,愣是把这十三岁的崽拖到军营里了,说是锻炼锻炼,以后也要当个将军。
  叶濯林二人报了身份,于是便被士兵领着,入了军账,见到了正在训儿子的贺建元。
  叶濯林咳了咳,做了个礼:“贺将军。”
  贺建元回头,见来人是叶濯林,愣了一下,抛下儿子起身回礼:“叶将军啊,好久不见,没想到陛下派来支援的人竟是您么?看来事态当真紧急。”
  虽然两人同为大将,但朝廷中人都知道锋止将军和当今圣上是铁子,因此锋止将军叶濯林的地位,明面上是最年轻的大将,实际上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诸多王爷都不一定比得过。贺建元是将军,不混朝廷,但也知道叶濯林打仗的能力很强,很受皇上器重,这位爷被派过来支援,那就说明情况不容乐观。
  说老实话,武将心眼不多,命悬在刀尖上,根本不畏强权,敬不敬一个人,完全就是看这人有没有本事,空有官职的空瓶,正常的武将基本都不怎么瞧得起,例如贺建元对十七岁时的叶濯林。
  那时候的叶濯林确实小有成就,但距离真正的“封将”多多少少还是掺了水,所以那时候的贺建元对叶濯林算不上敬,不然也不会发生自作主张险些活劈了小路路的事。然而今非昔比,叶濯林先是攻城,而后胜仗不断,直接稳定了他主管的一方疆土,年纪轻轻,做的事就已经足以载入史册,所以如今的贺建元对叶濯林显然客气了许多。
  叶濯林习惯了这种应付,互夸了一阵,就开始交流如今形势,徒留半懂不懂的小路路和完全不懂的小贺啸大眼瞪小眼,感觉自己纯粹多余。
  “我的军队离这不远,大概两日左右就能赶到。”叶濯林道,“贺将军应该已经和他们交了几次手吧?感觉如何?”
  “很难打。”贺建元叹气,“西樊不愧是崇尚武力的国度,一个个能打得很,所以交手的时候要尽量避开正面冲突,以计取胜。”
  这两人差了近二十岁,聊起战事却默契得很,一边说一边相互|点头,就差面前搁个牌当场结义。
  小路路以往和叶濯林交流的都是一些小规模战役,这种大的话题他插不进嘴,百般聊赖,便看向了杵在一旁被骂了一顿依旧活蹦乱跳的贺啸。
  “你多大啊?就出现在这里?”小路路问。
  贺啸投来目光,发现这小哥哥蛮好看,不由自主露出一个笑:“啊,我爹说要磨练磨练我,他说万一他不小心回不来,我也好接替他。”
  小路路一愣。
  那一刻,他真正意识到了这场战事的紧急与残忍,叶濯林这么一领军,很有可能在一场大战中就再也回不来了。
  生命很脆弱,不是每一次都能侥幸保住的。
  大概战况很复杂,叶濯林同贺建元聊了很久,小路路闲着也是闲着,干脆领着贺啸到军营中溜达去了。
  士兵们状态看起来还不错,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围成一个圈,中间燃着篝火,他们都很年轻,聊聊自家父母,再说说谁家的姑娘很好看,然后讨论什么时候能结束这场战事,新婚不久的夫人还在等他们回家。
  小路路相貌堂堂,浑身上下冒着一股斯文气,令人一眼就觉得他与这里格格不入,简直是不显眼都难,没多久就有蛮多士兵注意到了他。
  这些士兵自然不知道小路路比他们官大几级,估计就算知道了也不怎么会在意。
  “哎,那小子谁啊?路过的书生吗?”
  “你在想屁,这荒郊野岭的哪来的书生?”
  “那就是新来的士兵?不对啊,最近没招新啊。”
  “长得挺标志啊,咦,旁边这不是咱将军家的儿子吗。”
  贺啸应该是属于那种性格活泼的,一路蹦蹦跳跳,听到有人提到他的名字,立刻就兴奋了,拽着小路路说:“那些士兵哥哥平常对我都很好的,经常烤红薯给我吃。”
  小路路心道,你爹是他们的头头,他们怎么可能不对你好。但这句话对孩童说出来也没啥意义,而且提到了“烤红薯”,小路路莫名想起了他刚入军营那会,叶濯林一只手缠着绷带,另一只手帮他烤红薯的事。
  不知不觉,都快三年了。
  贺啸已经跑过去蹭吃蹭喝了,小路路就独自坐在一旁,不过他衣服还没换,也没加外袍,定心一坐就有点冷,但他也不愿去打扰叶濯林,就这么无所谓的硬抗。
  不过他低估了士兵们的热情。
  本来就有人注意到了他,小路路才坐了一会,就有人前来招呼:“哎,你穿的好少啊,不冷吗?要不要来一起烤火?”
  人生地不熟,小路路不是那种大大咧咧人来熟的性格,便笑着摇头,婉拒了。
  于是有人解下了自己的外套,朝他招手:“那你先穿我的衣服吧,这大冷天的,别感冒了。”
  小路路还没来得及摇头,突然感觉到有人将衣服披到了自己身上,小路路一顿,笑着回头:“谢谢,不用……呃,叶哥哥?”
  叶濯林皱着眉头,用外袍试图把小路路裹成一个粽子:“不加衣服就跑出来乱窜,咋不把你冻死?”
  小路路不好意思地低头:“你和贺将军讨论得起兴,我也不好打断你们。”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