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喝水呛死后我重生了[快穿] 作者:马儿跑(上)

字体:[ ]

 
  文案
  传闻,锋止将军其人,运气好,命忒大,坠崖了没死,被乱刀砍也没死,就算在水里淹了一盏茶的时间,捞上来还是有口气。
  终于,在某次胜利后,锋止将军大喜之下,喝了一口水。
  然后,他就被呛死了。
  叶濯林:“……”
  系统(托腮):“你已重生,请按照指令,完成每一个任务。”
  叶濯林:“然后呢?”
  系统:“然后,你就可以去死了呀!”
  叶濯林:“???”
  别人重生是为了活下去,而他重生,是为了去死?
  蹬鼻子上脸道貌岸然攻×君子动口更动手大将军受
  初遇攻的第一个马甲时。
  “你看人家这风骨!你看人家这气质!”
  n个任务后。
  “你不要过来呀!啊啊啊啊!”
  ①欢脱风扯淡主义沙雕文,二逼作者快乐多,1v1,非精分,攻是系统,中途欢乐掉马
  ②非时光倒流式重生,只是单纯死而复生
  ③(划重点)沙雕为主,但不是无脑傻白甜苏爽打脸文,通体欢脱,偶然正经
  内容标签: 重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濯林,景行(系统) ┃ 配角:一群沙雕 ┃ 其它:沙雕主角完成沙雕任务
  一句话简介:你没有看过的船新版本
  ==================
 
 
第1章 我收尸我自己(1)
  这是叶濯林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
  也是他莫名其妙绑了个系统被各种碍眼的第三天。
  系统:“我亲爱的宿主,这都第三天了,你还没适应好这美丽的世界吗?”
  叶濯林坐在崖边的石头上,嘴里叼着根草,神色忧郁。这山崖黑洞洞的,隐约飘些云雾,一眼望不到底,叶濯林就离悬崖不到一尺的距离,跨一步就能掉下去。他也不怕失足跌死,坐在那蹙着眉,时而发出几声轻叹,像浪迹天涯的剑客突然抒起情,随时就能作几首诗似的。
  然而抒情的人文采不够,憋不出句子,沉默良久,道:“没适应好,起开,告辞了您嘞。”
  “真暴躁呢。”系统发出一声叹息,“怪不得死那么惨。”
  “……”叶濯林被戳了痛点,登时暴跳如雷,抒情之意也没了,就像只野猴子在崖边发疯,“我死不死跟你有关系吗?既然我是你的宿主,你不该听我的话?整天在这催催催,欠你钱了?”
  “你欠我业务,我是一个有梦想的系统。”脑子里的声音嗡个不停,“你得想想,是我眼光独到,在茫茫死人海中挑出你,让你拥有了第二次生命,你不该为我做些什么?”
  叶濯林踢飞碎石,瞧起来很想拧爆自己脑壳:“那你挑我做什么?我吃你家米要还债?”
  系统的回答很浅显:“因为你是那群死人里最好看的呀,而且,你这般死法,啧啧,太可怜了,我心生怜悯,就让你活过来喽。”
  叶濯林脸色又沉了几分,手里捏的石头生生多了几条裂痕,让他瞧起来凶巴巴的。
  能不能不提这事了?
  回想起三天前,那明明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叶濯林,南昭国的锋止将军得胜归来,皇帝为其亲设庆功宴,举国同庆,一时间,锋止将军的名号何其响亮。
  那是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时日。
  想当年,他征战八方,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决斗,坠崖,落水,遇刺,可他牛逼,他就是死不掉,终于,战争胜利了。
  他再也不用打仗了!
  待这次庆功宴结束,皇帝就会给他封侯,已经三十岁的他终于可以娶媳妇,子孙满堂,提前养老。
  然而,老天嫉妒他,不让他好过。
  那天的庆功宴,是如今的南昭皇帝上位以来举办的最轰轰烈烈的庆功宴,几乎每个人都想和这位将军攀上关系,理所当然推杯换盏就像是合伙灌人似的,叶濯林这个海量都被灌到实在是不想喝了,就偷梁换柱给自己换了碗水,然后看似豪爽地一饮而尽。
  但也不知怎么,这口水没咽下去,卡在嗓子眼里卡着,上不了下不去。敬酒人还在夸赞将军好酒量,下一刻便惊叫出声:“将军你怎么了!喝酒卡住嗓子了?”
  因为叶濯林已经涨红脸,喘不上气□□。
  立马有人赶过来给叶濯林拍背,但叶濯林这一口水太豪爽了,直接把水当空气送到了气管里,死活咳不出来。
  宴上的人哪里见过这种奇葩的事,一个个急得转圈却又不知怎么办,只能眼睁睁看着锋止将军咳个半天,跟吃了一斤辣椒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终于,由于长时间无法喘气,南昭国一任名将叶濯林,就这样窒息而死了。
  喝水呛死的。
  死的很干脆,很伟大,开创了这个死法的先河。
  从此,大人对小孩饮食时说的话再不仅限于“慢点吃”,还加了一句:“慢点喝,不然你会和那个将军一样被呛死!”
  由于这是真实案例且举世闻名,其效果往往比“狼来了”要好用得多。锋止将军本就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在那之后更是常常被人挂在嘴边,专治小孩子不听话。
  “食不言,寝不语”,都比不上一句“你喝水的样子真像锋止将军”。
  当然,这些后事叶濯林是不知道的。
  起码现在不知道。
  因为他活了。
  被这个二逼系统弄活的。
  犹记那一日,他缓缓醒来,感觉有人在他耳边低语:“哎哎,该醒了,再不醒就喂你喝水了。”
  叶濯林当时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有人跟他玩恶作剧,心想谁这么大胆,顺便一巴掌拍了过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