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和死对头有了婚约 作者:夭桃子

字体:[ ]

  书名:和死对头有了婚约/穿成死对头的舔狗后
  作者:夭桃子
  文案
  元季年死了,一醒来,他就重生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原身心慕他的死对头裴浅,可惜苦苦追求对方无果,最后更是思念成疾郁郁而终。
  这不就是一个舔狗吗!
  这舔狗,他才不做,谁爱做谁做。
  于是在皇上宣布了他们婚约的当晚,元季年就拽住了裴浅的手腕:“我知道你讨厌我,可以,反正我也不喜欢你,只要你能推掉婚约,一切都好办。”
  明明还一直着缠着他不放的人,怎么突然变了样?
  裴浅眼里流露出怀疑神色:“你……是谁?”
  自此之后,裴浅一直在他身边盯着他,红着眼总想扒他的马甲。
  平日里在外人面前,裴浅还能眉开眼笑地望着他,勾着他的脖颈笑得柔媚。
  可直到有一日,他的马甲猝不及防地被扒掉了,裴浅手中的剑也直指向他,浅浅一笑:“我就知道,果然是你。”
  元季年:!!!
  没关系,知道马甲又如何。
  元季年揉着他的腰,将人抵在墙角,哑声道:“该做的事已经做过了,你难道还想弑夫不成?”
  美人弯唇一笑:“休夫考虑一下?”
  元季年急了:“你敢!”
  神经大条偶尔无赖憨憨攻×风光霁月傲气小美人受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重生 相爱相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季年,裴浅 ┃ 配角: ┃ 其它:主攻,相爱相杀
  一句话简介:这舔狗,不做也罢!
  立意:和平最重要,珍惜和平,获取和平
 
 
第1章 质子
  夜晚,细细凉风吹过,大宋皇宫里,歌舞升平丝竹漫耳。宫里还正举行着庆功宴,欢声笑语从殿里传出,淡在了无际夜色里。
  大宋一年前派到边境的大军,在今日一早才胜利归朝,成功攻下了大周几座城池,让敌方元气大伤。所有人都在想,大宋与大周的战争,也可算是能消停一会了。
  元季年正坐在皇帝手边的座位上,最上面的位子早已空了,皇帝也早走了。
  “太子殿下,可有看中的美人?”
  元季年眼望着面前的一众着着薄纱露着细腰的舞女,面上平静无波,他摇了摇头,目光有些少有的怜惜:“穿得太少了,腰太细了。”
  旁边的人:“……殿下喜欢丰腴点的?”
  元季年身子后仰着,尽显少年的恣意,补充道:“男人。”
  旁边的人:“……”
  见终于没有人来烦他了,元季年舒了口气,抬手喝完最后一口酒,径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离席了。
  出了殿,里面的声音也被抛在了他身后,夜里倒是安静,随从提着宫灯,紧紧跟在他身后。
  “殿下您走得太快了,等等小人。”身后的人加快了脚步,手里提的灯也随着加快的步子一晃一晃地,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时长时短。
  “殿……殿下怎么了?”看着自己前面瘦高挺拔如青松般的身形忽然放慢了脚步,他也不敢再走,警惕地望着四周黑漆漆的夜,声音有些发颤。
  远处依稀有人声,在安静的夜里听着还很清晰,他们两个不说话,那边的声音一字不落地飘到了两个人耳中。
  “大周都要灭了,裴公子如今在异国,恐怕好日子也没有多久了,对于裴公子这样的美人,本王一向心疼,自然是不肯看到裴公子受委屈。”
  这一道轻佻又放荡的男声,元季年猜着,应该是某个纨绔子弟。
  “我既已在大宋,生死自然不由我定,王爷何必管我区区一条贱命。”回应他的是一道清冷淡漠的声音,声音压得极低,字也咬得很重,明显在隐隐压着不耐,似乎下一秒就要爆发。
  元季年听着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他脚步没停,继续走着自己的路,身后的随从也跟着他的步子走。路过凉亭时,元季年转头漫不经心地也了一眼。
  那么一转头,也看清了远处凉亭下的场景。
  凉亭下站了一对人影,一个身形略显高大,让在他面前的青衣人影都变得娇小。
  高大身影背对着他,元季年看不清,他只能看到那个面对着他这边的青衣人影,借着月光和他在的位置,元季年看清了他的面目。
  那是大周在几年前送到宫里的质子——裴浅。
  刚要从他身上收回目光时,正巧那双淡褐色的眼眸也望了过来。
  裴浅的目光在看过来时,上扬的眼尾带了点不该有的妩媚,但整体一副仙姿佚貌却很好地遮住了那份媚意,只有在目光流转或者唇角轻弯时,才稍微流露出一点。
  他就这么静静地望着自己,没有一点要向他求救的意思,看到裴浅袖子下的手指有了动作后,元季年也知道他根本就不需要多管闲事。
  裴浅没做质子之前,还在大周百万大军之后指挥着大军行动,而元季年则在大宋营里,为宋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做着谋划。
  两方对战那会,元季年在战马上曾远远望过他一眼,那时候他就在想,要能把这人抓来,攻灭大周就如囊中取物。
  可在战场上不是他的计谋被识破,就是敌方的队伍被攻破,两方就这样明争暗斗了好几年。直到某次大周战败求和,送来了裴浅,他也被征召回去做了太子。
  大周皇室只有一个子嗣,其他的皇子早夭得早夭,出意外的出意外,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皇子,也就是太子。
  而大周断不可能会把太子交出去,最后送到宋做质子的便成了将军的小儿子裴浅,听说还是裴浅他父亲裴将军主动提出这事的。
  “若是裴公子肯听从于我,本王会努力保护裴公子的。”说话的那人正捏着他的下巴,两人距离挨得很近。看到裴浅的目光不在他身上,高大人影也转过了头。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