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我老弱病残但是攻(快穿)+番外 作者:吃瓜的瓜

字体:[ ]

  《我老弱病残但是攻(快穿)》作者:吃瓜的瓜
  文案:
  人人都知道季家小少爷美貌惊人,可惜体弱多病,怕是活不过二十二岁,季扶十分坚强地苟到了二十二岁生日那天,然后米狗了。
  他穿成X尽人亡的播种机雄兽,替嫁遭弃的哑巴王妃……光怪陆离的世界,没有季扶改变不了的命运,只不过这些小世界的男人为什么都盯上了他?
  季扶:“我体弱多病,你们别乱来。”
  季扶:“你敢动手,不出五秒我就让你们跪下来求我别死。”
  “我怎么舍得你死。”男人轻笑一声,紧扣住他的腰,“来日方长。”
  *美貌病弱攻X精分偏执碎片受*
  *本文受宠攻,攻受双箭头*
  *攻自带万人迷属性*
  *弱攻强受*
  (排雷:两个世界有一丁点受怀孕生崽的情节)
  看来还是得一条龙标注:谢绝写作指导,谢绝扒榜,谢绝ky,谢绝人生攻击。作者写文只顾自己爽,如果你看得爽我们一起爽,如果你看不爽可以去别人那里爽爽。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扶 ┃ 配角:预收《我傻白甜但是攻(快穿)》 ┃ 其它:弱攻强受,美攻
  一句话简介:今天也是认真做攻的一天
  立意:人生就算拿到了一副烂牌,也要打出精彩!
 
 
第1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一)
  热……
  季扶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整个人几乎要热化成一滩水,口中无意识地发出难受的低吟,迷迷糊糊地想要寻找冷源。
  上天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股凛冽的寒气倏然袭来,如同冬日北风冰冷刺骨,对于季扶来说却是久旱逢甘霖。
  他的脑子空白一片,只剩下了本能,不顾一切地靠近那股冷源,触碰到对方的一瞬间,全身像是“兹兹”过了电,头皮都跟着发麻。
  一股强大危险的杀气骤然炸开,连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起来。
  季扶却是不怕死地抱住了对方,仿佛抱住了一座大冰山,忍不住像是猫儿一样贴脸蹭了起来,口中发出舒爽的喟叹。
  下一瞬,他的后颈像是被什么凶兽狠狠咬住。
  锋利的尖牙穿透脆弱的皮肤,一股霸道强势的气息如同巨网般笼罩着他,充满侵略性,带着恐怖的威压。
  疼痛刺激着季扶兴奋的神经,更是挑起了他体中的暴戾因子和强烈的胜负欲。他想也不想地一口咬了回去,腥甜的味道瞬间蔓延开来……
  蓝天白云,森林绿地。
  灌木丛中的这场血腥暴力持续了很久很久,周围的花草树木都遭了殃,枝残叶败,七零八落,如同袭过一场狂暴的龙卷风。
  ***
  草(一种植物)。
  这是季扶醒过来后的第一想法。
  就在刚才,他不知道和什么东西打了一架,然后就结束了二十二年的处子之身。
  非常突然,而且充满诡异。
  季扶金尊玉贵地活了二十二年,就算是喜欢男人,就算是有一副弱鸡的身体,也从没想过屈居人下,所以刚才他被对方压制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反攻。
  但很快,他感受到对方强大到恐怖的力量,仿佛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捏死,压制他更是轻而易举,季扶原以为今天是栽了。
  可没想到……
  虽然他在下面,但他还是攻了,被迫攻的。
  哪里来的这么野的受!
  季扶真的被他绞得很痛而且一点都不爽!
  然后他们一边做一边打了起来。
  季扶打不过那家伙,最后差点被对方榨干。
  这是一场相当不愉快的经历。
  金灿灿的阳光落下来,有些刺眼。
  季扶躺在绿茵茵的草地上,伸手遮住眼睛,好一会儿慢慢地起身穿衣服。大概是因为运动过量,他全身都泛着酸疼,骨头就像是拆开重组了一遍似的。
  他看了看周围,那家伙已经不见踪影,典型地吃完就扔。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过程中季扶始终看不清对方是什么样子,眼前仿佛隔了一层薄纱般的迷雾,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是个人类。
  也幸好是个人类。
  毕竟这荒郊野岭的……
  等等,荒郊野岭?
  季扶打量着周围充满自然气息的环境,微微一懵,眼中浮现讶异,他记得自己明明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亲亲你好!”一道欢快的机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瞬间打断了他的思绪,“欢迎来到快穿世界,我是你的专属系统,代号猛男,嘻嘻嘻。”
  季扶嫌弃地皱眉,“什么鬼东西?”
  “人家不是鬼东西啦。”系统耐心解释道,“亲亲你在现实世界已经去世了哦,但幸运的是灵魂被快穿轮回司选中,只要完成任务,我们就可以帮助你复活哦!”
  季扶闻言不禁一怔,失去意识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他的确是死了,死在二十二岁生日。
  人人都知道季家少爷体弱多病,算命师曾言他怕是活不过二十二岁,季扶从不信命,十分坚强地苟到二十二岁那天。
  野心勃勃的堂哥往他床上送来几个男人,不知道给他下了什么虎狼之药,他这副赢弱的身体一时受不住,挂了。
  季扶心中自嘲地笑了一声,命么?
  那他这死得也太憋屈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尸体被发现后,外界大概都会以为他是玩男人把自己玩死了,闲时便拿来当作嘲笑季家的谈资,顺便吐上几口唾沫。
  “真的可以让我复活?”季扶语调平静,一字一顿地问道。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